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民国时期农村社会调查概况与农村土地问题——《全国土地调查报告纲要》述评之二

农本2020-11-29 09:18:29



二、1935年土地委员会全国土地使用情况调查

《全国土地调查报告纲要》是1935年南京国民政府组织的全国大规模调查的成果提要,并提出了农业人口之疏化,土地利用之改进,自耕农之扶植,租佃制度之改革,土地金融制度之确定,整理田赋与改办地价税,以及防止土地投机与涨价归公的系列结论。下文将从调查机构、调查人员、调查方法、调查进度和成果及调查内容五个方面进行简单地介绍和总结。

(一)调查机构

次调查的负责机构是土地委员会。经193427日南京政府中央政治会议议决,全国经济委员会以及内政部、财政部合组成立土地委员会,目的是调查各省市土地实况,进行为期六个月的系统调查。土地委员会经费由全国经济委员会负担,内政部和财政部则充分给以行政上之便利。1934219日,全国经济委员、内政部和财政部奉国府训令后,即开始筹备。推定全国经济委员会委员陈立夫为主任委员,内政部次长甘乃光、财政部司长高秉坊为委员。于193482日,正式成立土地委员会。

(二)调查人员

本次调查动用人员共计三千余人,主要为调查员、抄写员和计算员,亦包括顾问、专员、各省区督察员及中央或地方直接参加调查或受委托调查研究者。其中调查员分为专区调查员和县调查员。由南京政府中央党部要求苏、浙、鲁、豫、冀、陕、鄂、闽、皖、湘十省党部,全国经济委员会电告省政府,派送符合要求的现任职员,及本会直接选任者,共82人,土地委员会授以短期培训,派赴各省为专区调查员。再由专区调查员,择各县优秀干练党员,训练为县调查员,共986人。研究方面,聘用研究院8人,助理研究院7人,合之向中央党部、地政学院,及全国经济委员会调用者,约共30人。其中计算及抄写人员,除向资源委员会及金陵大学农业经济系调用者外,先后招考三次,共计五百余人。

(三)调查方法

调查方法,采取派员调查方式。同时由于经费、时间、人力的限制,土地委员会尽量应用现有关于土地问题的各种组织,或委托党政机关进行相关简单调查,并派员协助。调查表格主要有五种类型:(1)农家普查表;(2)县调查表,内含土地概况与度量衡制度二表;(3)区调查表,内含农业概况与租佃制度概况二表;(4)农家周年出入调查表;(5)地主田场周年出入调查表。

(四)调查区域、进度和成果

调查区域涵盖二十二省,具体为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南、湖北、四川、河北、山东、河南、山西、陕西、甘肃、察哈尔、绥远、宁夏、青海、福建、广东、广西、云南及贵州,其中十省进行普查。所谓普查,指调查全省所有县的五分之一,而在普查县中,挨户调查全县农户的五分之一。但也有一些非普查省份,进行了农家普查表的调查,不过样本数量没有严格的要求,有些仅两三个县或是县数不足该省所有县的五分之一,有些县也仅收集一两千分农家普查表。

调查至19357月底调查完毕。调查表陆续填寄到会时,即开始整理,至193510月间整理完成,共收得1,810,198份农家普查表、1,047份县调查表、798份区调查表、6,434份农家周年出入调查表和2,067份地主田场周年出入调查表。随即着手编纂报告,分省报告于1215日全部完成,分项报告于同月25日全部完成。至12月底,全部工作结束,土地委员会裁撤。共计支用经费三十万另二千七百余元,各级党部所调查员及各机关调用人员的工资不在内。所编报告,共计四十种,可分五类,例举如下。

1、总报告(1)全国土地调查报告纲要,(2)会务报告,(3)调查经过,(4)研究经过。

2、分省报告共计苏,浙,皖,赣,湘,鄂,川,冀,鲁,豫,晋,陕,甘,察,绥,宁,青,闽,粤,桂,滇,黔等省二十二种。

3、分项报告(1)土地分配,(2)租佃制度,(3)土地金融,(4)地价,(5)地税,(6)土地利用,(7)土地行政。

4、特种问题报告(1)匪区土地,(2)二五减租,(3)盐垦,(4)西北垦殖,前二种委托地政学院调查研究,后二种由本会另行派员调查研究。

5、其它研究报告(1)中国八大都市之地价,(2)各方对土地法之意见,(3)农村调查实况。

以上四十种报告,约共二百余万言。

(五)调查内容

本次调查内容可分为六个方面,分别为土地利用、土地分配、租佃制度、土地与农村金融、地价和地税。在《全国土地调查报告纲要》中,各部分独立成章,每部分配有相关的统计表格,及相关百分比和指数情况,最后对表格中的数据进行对比分析,列出数据反映出的相关土地问题,并提出应注意和改进的方面。下面将逐章介绍各部分的调查对象和主要内容。

土地利用问题。此次调查,关注的是农家土地利用,对城市建筑地、交通用地、军事用地等未加调查。调查的田地种类,分为水田、旱地、山林地、池荡地、荒地、及其它等六类。其中,水田旱地为栽培农作物之地,蔬菜园、果园、桑园等包括在旱地内;山林地包括森林、茶山、竹林、油桐地等;池荡地包括渔塘、藕塘、芦塘等;荒滩、碱场、沙渍、坟墓等无收益之地包括在荒地内;宅地、晒场等列入其它项内。调查得出,土地面积是旱地占半数以上,水田几及三分之一,两者合计达88.33%。同时调查了栽培作物及其它各项利用所占亩数。数据显示,作物面积超过百分之九十,其余各种利用并计不及百分之十。而坟地面积几与房屋用地相等,且大于菜园、桑园、果园、竹园四项面积之合计。谷类栽培亩数多至总亩数之四分之三,豆类次之,纤维类、油籽类又次之。饲料作物栽培面积及放牧地极少。显见粮食自给问题之重要,及畜牧之不发达。此次调查大部限于季风区域,故在此所须注意者有下列四点:(1)耕地占总面积百分之几,即垦殖指数如何,(2)每年收获若干次,(3)每亩产量若干,(4)可耕而未耕之地犹有若干。各省垦殖指数,颇有上下,江苏最高,青海最低,相几达十五倍。除江苏外,耕地面积无一达总面积之半,总计仅及22.34%,而调查省县大都为农业较发达之处,垦殖指数未免过低。之各国,颇有逊色。本章的第三节,计算了农民占总人口数之百分率、平均每户每人摊得耕地亩数、平均每户每人摊得作物亩数,并进行了比较。第四节对经营面积进行平均化的计算和比较。同时根据每户每人平均的耕地面积和经营面积,报告指出我国农户经营的面积过小,且十分分散,不利农户耕种,也不利现代化农具的使用和机器化管理。

关于土地分配,报告分析了每户所有面积与地权集中程度,采用每户所有面积大小各组户数总面积之百分率和各省大地主所有面积相互印证,说明我国目前没有十分严重的土地集中问题。接着分析了自耕与租佃的分布情况,将地主、自耕农、佃农和雇农进行了详细分类,分成十类,比较了各省自耕与租佃面积,同时统计了官用地公用地及团体所有地情况。

关于租佃制度,报告整理地租种类、数额和租期等相关事项,并计算了各省租额占地价及收益之百分率,虽然各省租额相差很多,缴租方式也不同,但仍可粗略看到我国租额一般高。而且存在各种不公平之现象,如佃户除缴纳地租外,有须额外送礼物或听地主使唤服役者,甚者俨然若主奴;其由经理人或经租账房代收者,往往额外侵欺,滥施淫威。又或黠者包租转佃,耕者多受一重之剥削;亦有业佃关系甚为平等,佃户送租,款若宾客者。

关于土地与农村金融,报告分别整理农家收支与负债情况、土地抵押和土地典卖情况,不容乐观。各省农家收入多寡各组户数百分率、各省负债农户数及负债额两表显示,全国负债农户达总农户的43%以上,平均每户负债110余元,负债的主要原因是日常生活维持,可见当时农户生活之疾苦。

关于地价,报告分别整理汇报了乡村地价、城厢地价和都市地价,并分析了各省三种地价历年变动指数,以1930年地价为基数,比较19121931193219331934年的地价变化,各省各类地价变化差异巨大,今人研究可再次利用。

关于地税,报告计算了各省田赋的正附税额比率,并总结了征收方法和实收情况。数据显示,当时我国地方附加税问题严重,各种名目的临时摊派让百姓生活更加拮据,同时压榨中央税收,使得建设中国的资金十分短绌。


农本:转自:《农本》第六辑,中国发展出版社,2018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