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券商分析师排位赛 拉票“花样经”

陆家嘴午餐2019-11-18 13:21:52



号外:现在公众号有置顶功能了,大家把微信更新到最新版本,点开“陆家嘴午餐”公众号,点“置顶公众号”键,就可以将我们置顶了。这样,您就可以第一时间发现我们,在您宝贵的午餐时间,捕捉到最新的午间市场脉络。


文:郭璐庆


是一年“分析师之战”来临。不论是券商密集安排的路演、更高频次的研报,还是基金经理与相熟券商分析师们的“插科打诨”,各投研机构俨然进入了“新财富时间”。


“这几天来路演的分析师很多,新印了几盒名片。不过大家都开玩笑说不够用。”沪上一位公募基金经理与本报记者聊天时谈及,新财富评选也加大了买卖双方的互动交流,“很多人都会过来露个脸。”


尽管是一场高水平的评选,这种投票更多是以基金经理的“主观判断”为基础,为了拉票上演的种种“花样经”,难免折损榜单的公信力和认同度。


如今提起新财富评选,业内也褒贬不一。一方面,新财富在一定程度上造就了优秀的卖方研究员、实现了研究员价值的最大化,但另一方面,券商分析师将心思重点放在“拉票”的现象层出不穷,以至于出现了泳装秀、影星模特助阵,甚至卖方女销售给基金经理送早餐等各式的花样“拜票”手法,却忽略了投研的业务核心。


渴望得到卖方服务


今年的非公募机构投票人资格申请于7月26日开始,《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拿到的一份统计显示,截至8月10日17点整,提交投票资格申请的非公募机构共有1605家,其中私募基金1126家,券商资管70家,保险及保险资管108家,信托35家,券商自营76家以及其他机构190家。


该评选的截止时间是8月11日,也就是非公募机构还有一天的时间申请。若按照8月9日到10日的增速计算,截至投票结束申请机构总数能达到1900家。


去年1个月的征集期期间,共有1600余家机构进行了申请。照此推算,今年申请机构数应该超过去年。


12日,本报记者致电新财富相关工作人员,对方表示最终的统计尚在进行之中。


一位参与申报的私募人士向记者透露:“申请投票资格的门槛不是很高,只要是超过3000万元的资产管理规模即可。每家私募好像是1票,填的资料也不是很多,就是简单介绍一下公司的情况以及资管规模等。”


“听说对这些机构的净资产、交易佣金量等达到多少,都有一些考量的指标。”华东一家上市券商投研人士也表示。


按照规则,非公募机构除了要填写申报材料外,被推荐机构需要联系五家券商作为推荐人。这些被推荐机构包括未成立资产管理公司的保险公司、私募基金、券商资管自营、财务公司、信托公司、QFII、海外投资机构、PEVC等,公募基金和保险资管无需推荐。



*私人洽购、商业合作以及广告推广等事务,请致电 1333-28-77772 联系客服


上述华东上市券商投研人士便认为,这相当于让券商起到对非公募机构的保荐作用。


多位受访人士坦言,希望能得到券商研究分析的支持,这个就是大部分申请投票资格私募的动机。


“现在大家都想去拿一票,因为小的私募从卖方那儿得到服务还是比较难的。它投了一票,会对第二年的投资有一些帮助,所以大家都会积极地拿一票。”上述上海公募基金经理如是表示。


“最近来找我推荐的私募还是挺多的,大多都是希望他们跟我们合作多一些,在平时能给他们一些服务。我这边也会给一些私募推荐,每个券商也会有自己的推荐名单。”北京一位曾多年获得“新财富”第一的分析师亦向本报透露。


分析师密集“拜票”


“各位尊敬的投资人,2016年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投票人征集活动已经拉开序幕,XX证券非常乐意作为您的推荐机构之一。”不仅非公募机构渴望得到券商的推荐,卖方分析师也在努力向各投票机构抛出“绣球”。


按常理推断,这似乎也成了一种不成文的“投桃报李”,就是说卖方提供推荐,将来获得资格的投票机构投票时也要考虑当时的“推荐之恩”。


“或许有这方面的作用,但很多时候基金经理的投票‘关系’只是很小的因素。”一位去年“奔私”私募基金投资总监如是表示。


“一般是这样的,基金经理根据他对分析师的了解,每个基金经理自行投票。有些基金公司则是投资委员会开会确认一下哪些研究所的研究员对行业的贡献比较大,讨论后以公司名义支持,剩下就是基金经理自己支持。然后再进行投票。”该私募投资总监进一步表示。


不止一位基金经理表示,每位基金经理的评判标准不一样,但大多有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对基金经理的投资有没有贡献,对公司有没有贡献。


“所谓的‘拜票’,也就是正常以路演的形式来体现,这段时间的路演会密集一点。可能此前一年的路演也就那么几次,但这段时间会来得频繁一些。有些人也会在这段时间集中过来。其他跟平时路演也没什么区别。也就是过来刷刷脸。”上述沪上公募资深基金经理表示。


“所谓关系好,无非也就是两个人平时沟通交流多,那他的研究对你的帮助和贡献也挺大,这种关系也就体现在这里。不是说有什么私交。就是从他那儿得到的帮助大,双方是相辅相成的。”他说。


该公募基金经理也坦言,这样“刷脸式”路演的用处不大,毕竟基金经理还是会投内心真正看好的研究员。


北京一位公募投资总监便曾告诉记者,上海一位周期行业的研究员平时对他的投资启迪很多,将来新财富投票时会有所考虑。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也了解到,一般情况下公募基金经理有一票,如果纯粹是基金经理没有行政职务的话是一票,如果有行政职务就还有一票。比如投资总监就有2票,因为行政职务本身还有票。所有票数都是累计在一起计算的。


卖方研究员的爱恨


新财富评选始于2003年,现在到了第十四个年头。新入行的研究员们,也将拿下“新财富”作为自己最主要的职业目标之一。


通常,作为卖方的券商研究员们的收入由基本公司、绩效及年终几部分组成,年终奖是其中大头,也是同为研究员却拉开量级差别的主要原因。而年终奖的多少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看其在新财富的排名。


新财富评选对分析师的重要性早已不言而喻,有业内人士坦言,对杀入新财富的普通分析师而言,上榜意味着出人头地、名利双收,“走上人生巅峰”。


“如果是刚入行的研究员,对他个人收入的提升是非常大的。特别对他跳槽之后的影响就很大。”上述上海资深公募基金经理告诉记者。


喊出“党给我智慧给我胆,5000点不是梦”一炮而红的国泰君安前宏观“网红”分析师任泽平在2015年拿下宏观经济研究的第一名,此次其跳槽至方正证券。


此前的2014年,方正还引入了韩振国、王松柏、吴东炬、杨仁文等一大批新财富明星分析师;又譬如近来风头正劲的天风证券,挖人当然优先考虑像徐彪这样的新财富明星分析师。


新财富如此有魅力,引得进入分析师行业的天之骄子们竞折腰。但新财富竞争之残酷也是众所周知。


“新财富评选一共32个方向(2014年是32个行业,到了2015年增至34个行业),任何一个方向都是一堆人竞争。多的如策略每年都是三四十家参评,少的也有十几二十家竞争。假如你是基金经理,能记住这七八百个团队吗?如果把每个参评团队拆开,需要记住的人名一下子变成一两千个,绝对是个令人崩溃的数字。所以卖方研究第一道坎,不是有多正确,而是有多少人知道你的观点。”还在华泰证券任职时,徐彪便曾这样吐槽过参与竞选的分析师如过江之鲫。要在数千人中脱颖而出,难怪有些分析师花尽心思“拜票”“拉票”。郭璐庆/第一财经日报)


版权声明: 「陆家嘴午餐」除发布原创市场投研报告以外,亦致力于优秀财经社会时政类文章的交流分享。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添加LJZ2228微信联系。谢谢!



新常态武财神  有惊无险慢慢牛


*私人洽购亦可致电 1333-28-77772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