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证券分析师(8)

董少说2020-11-24 15:28:34

下午,陆离还在屋里守孝,院子外吵吵闹闹起来,陆离起身出来一看,乌央乌央一大群人,有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农民,也有看上去在道上混的流氓地痞,他们来这里,肯定不是来吊唁的。门口的一些亲戚拦着了他们,但是感觉快要拦不住了。


走到前面,看着嘈杂的人群,陆离大声叫道:都他妈的不要吵,有什么事情过几天再说,不然老子要不客气了!


一个手臂有老虎纹身的混混就站在陆离跟前,蔑笑道:不客气,咋个不客气啊?一边说着一边推陆离,你爸欠我们这么多钱,就这么一死了之了?我们今天来,就一个,还钱!


后面的人一起跟着哄吵:还钱!


陆离嘶吼着,但是声音淹没在人群的嘈杂中,他揪住领头混混的衣领,瞪大了眼睛,一字一句说道:我爸欠的钱,一分都不会少你们的,但是这事得等我爸入土之后再说。今天再这么闹下去,我弄死你!


眼前的这个混混,明显没有被陆离吓住,听陆离说完,也就没再啰嗦,直接一拳挥了过来,当时陆离就两眼直冒金星了。然后,混混大吼一声,给我打!


挨了一拳的陆离反应了过来,正要反击,又被人打了一拳,脑袋嗡嗡作响,没几下就晕倒在地。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的急诊留观室的病床上了。他环顾四周,只看到一些病人和护士,大姐和二姐都不在。


陆离的手上还插了针头,输液瓶里葡萄糖一滴滴的落下,宛如自己的心头在滴血。虽然自己的额头、嘴角、眼角还有身上都有伤,可是他根本顾不及这些,脑袋里飞速思考的,还是爸爸跳楼的事情。

一切就跟做梦一样,昨天他还是一个名牌高校即将毕业的研究生,风光无限,有大好前程;突然一个电话,告诉他家破人亡,欠了一屁股债,自己也遍体鳞伤,仿佛被拖入了万丈深渊。陆离从心底里感觉到了绝望,也有悲伤,他想哭,想逃避,不想去面对这一切,也不想切承担这一切。可是自己不去承担这一切的话,让自己的妈妈去承担吗?让已经出嫁的姐姐们承担吗?


陆离自己心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许该做点什么,但是现在他只能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也不能逃离,也不知道怎么办。


晚饭的时候,二姐过来了,给他在医院的食堂买了饭,他心里是吃不下的,但是身体却很诚实,毕竟两天来,他就只是喝了粥,实在是太饿了,虽然打了葡萄糖点滴,但是完全没有饭菜来的实际。


吃完了之后,陆离执意要回家,二姐不停劝阻,后来觉得也只是皮外伤,就办了手续,两人开车就回家去了。


回到家门口,陆离就看到自己的帕萨特已经被烧毁了,只剩下一个铁框架子,院子里也是一片狼藉,有人正在收拾整理。看着满目疮痍,莫名的凄凉涌上陆离的心头,他真的好想大哭一场。


深夜到处一片安寂,陆离找到了手机,开机后来了好几条短信,都是未接来电的提醒,其中赵江南打了好几次,应该是关于应聘的事情,不过陆离现在已经无暇顾及了,他拨了赵江南的电话,想跟他说一下这两天的遭遇,但是又很快按掉了。


他收起手机,又开始沉思,又好像是在发呆。通过各种碎片化的信息,陆离现在大概知道了爸爸跳楼的前因后果了。起因是爸爸受了别人的误导,买了粒子科技的股票,小赚后通过配资和融资继续增持,也就是向上午那些混混、农民集资了,也可以叫民间借贷吧。但是后来粒子科技的股价开始大跌,没有及时止损的老父亲,看着亏损不停的扩大,妄想着反弹回本,然而事与愿违,最终逼近爆仓线被证券商强平了,浮亏变成了真亏,钱都没了。


现在,钱没了,人也没了。陆离除了痛心之外,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了,也不想说话。这些年来,爸爸做事一向稳健,不会这么激进的,当初从建材生意开始做起时,可以说是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虽然他不曾参与项目,但是都能感受到爸爸的那种扎实。


从赚了一百万到赚一千万,后来跟别人合伙,做到三千万,随后一路做到八千万,现在公司规模已经到了三亿多。正当事业如日中天、稳步上升之时,爸爸却丢掉老本行,去炒股,简直就是匪夷所思,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