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根尚国际空间设计有限公司——中国室内设计师生存发展调查

NewsDesign2019-07-01 19:24:56

国际家居设计节官方报道:

     近日,由全国工商联家具装饰业商会设计师委员会与新浪家居联合发起中国室内设计师行业生存发展调查,对北上广深等多个城市站的一线设计师以及设计企业进行走访,梳理设计师的从业状态,展现行业真实现状,给设计师的就业选择以参考和指导,同时推动和促进室内设计师行业健康发展。据了解,此次设计师生存调查将会编写成《中国室内设计师发展状况报告》于2017年12月底公布。


    在设计师生存调查的第一站——北京,我们约访了王凤波设计工作室、根尚国际空间设计有限公司、北京舒雅图装饰工程设计有限公司,通过一对一的访谈方式,从性别、年龄分布,从业者构成,薪酬,工作状态,生活感受等多个角度,展现设计师真实工作状态以及未来发展方向。


——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


以下为采访实录:根尚国际空间设计有限公司

王小根

您认为中国室内设计行业未来的发展会怎样?


王小根:我觉得未来发展前景挺光明,但是路途很坎坷,压力阻力都非常大。一方面其实我觉得中国经济的腾飞,伴随着文化的自信,中国设计方面一定要有一些东西出来,包括我们看到有些设计师的作品其实我觉得做的确实挺棒的,跟国际上所谓的大师有过之无不及。


现场看可能还会有一些这样或那样的问题,这里面是因为你整个工艺和整个国家生产工艺的影响,包括整个工期的影响、造价成本的影响,从单纯设计角度来讲,它的理念、设计思路和想法都有中国设计师独特的角度和理念。是中国设计师的不是日本的、不是韩国的,我觉得这是可喜的成就,所有中国设计师都应该觉得很骄傲很自豪。我们吵吵这么多年终于有了自己的思路和想法,这个我觉得非常重要,是一个很好的信号,我觉得我们要做自己文化的东西,只有这样才有出路。


以前我们中国设计师抱着一个金饭碗在讨饭吃,为什么?其实我们有非常丰富的文化积淀,但是我们多数设计师把设计理解为一个画一张图做一个很漂亮的空间而已,没有从文化的深度和角度去挖掘我们自身,对我们起居生活如何界定,重新有一个理解和创造出来。当我们文化觉醒、当我们回头看我们自己的东西的时候,学的过程当中我们学到了别人的东西,一些技巧性的东西,回过来之后发现还有一个这么好的东西,再做肯定完全是不一样的。


您认为中国设计要作有中国文化特色的设计吗?


王小根对。你看现在中国设计师在做自己的东西,它是有世界眼光的,放在世界的角度去看待中国的东西,再重新去深入我们自己的东西去挖掘去结合,而不仅仅说我就中国自己东西就应该是这样的,一定是整个融合世界各个文化先进的东西之后,容纳百川,但是这个容纳不是谁容纳谁的问题,谁是主谁是次,谁是可以补充的、可以修补的、可以修正的,甚至出来的东西可能是一个前所未见的一个东西,实际在它内在的东西,我们讲设计师虚的部分,所谓务虚部分是中国文化最深层次的一个东西,你对自然、对人、对社会的理解,这么一个角度阐述一个设计可能会更有深度,它表现的形式不是像我们说一说这样很沉重,它表现出来可能很轻盈也许很沉重,形式上无可琢磨因为每个不一样,整个内核的东西一定是这样的。

可以分成两个方面。首先从个人来讲,每个设计师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也许会把室内设计作为他终身的职业,也许只不过是他谋生的手段之一。设计师首先要明确自己的定位,你是希望把室内设计作为你终身的职业去追求还是说它只是我众多职业之一,还是只把它作为一个谋生手段来看待,它指向两条不同的人生发展之路。


现在市面上设计师可以分为两,一种独立设计师公司的设计师另外一种家装公司的设计师,他们更偏向于业务,朝着业务方向去做的,您对这个事情是怎样看待的呢


王小根:这个存在是合理的,因为市场需求,这个东西存在也是一个变化的,不是说现实存在就永远存在,它是暂时的一个现象,暂时在这个阶段人们消费的习惯、人们消费的心理,包括人们的经济水平、文化水平的认知,它会呈现出这样的状态。随着时代的变化,它肯定会变化的,但是所谓万变不离其宗,好的东西一定会被留下来,只是说你出现的早晚、呈现的状态而已。所有设计师我觉得最核心的东西还是你自己的作品,你给社会、你给你的客户、创造了什么样的价值,带给人什么样的感受,这个我觉得是设计师最重要的部分。经济的成分我们也必须考虑,设计师也要生存,在不同阶段他可能侧重点不一样,有时候他可能更重视这部分,好像不注重那部分,反而那部分可能会来的更多,有的时候你反而特别注重的你得到的却不是那部分,所以这东西就是舍本逐末的问题了,什么是本,什么是末。本质的东西我们就像所谓的工匠精神也好,我们自身设计的本,就是你的本专业,你要尽一个设计师的职责,你对这个社会有什么样的贡献,你给你的客户创造生活起居各方面非常好的空间,非常有价值的一个东西,你影响的可能是一个家庭,这个家庭可能会带来,它的感受可能会影响它的亲戚朋友,它是以点带面很大的影响。所以我觉得设计师也要有他的不光是从经济角度来说,本质来说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人你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不仅仅是我挣了钱,那是社会对你的奖赏,你正常来的话,你不正常手段那就没办法,可能社会还有惩罚机制在,本质的东西还是要把自己的东西做好,我觉得这个是很核心的。但是这个不像前几年,很多客户的认知慢慢对高品质生活的需求,其实越来越强。之前像传单组合这种慢慢肯定会被淘汰掉的,设计师的分化也好、客户的需求也会分化的很严重,但是有一点是不变的,对高品质东西的追求是不变的,但是你看你做什么,所以说我觉得还是要基于文化的理解和认知,把设计做到一定高度,这个东西跟客户之间的沟通和交流也是蛮重要的,客户的需求这方面我觉得真的是。之前我们做私宅做的少,最近做了有几个,我是感受比较深的,其实你每一个用心、每一个设计的亮点都为客户带来很大的惊喜和满足感,我觉得这个真的是跟以前做样板间的感受不太一样。样板间可能我们没有特定的客户诉求,多数是从设计师本身纯设计角度看待这个问题,这里面两方面是不可获取的,前期这种锻炼也对我们阐述自己设计作品的观念、思路、想法上,我们为什么这么做上,我们可能会更加的自信,逻辑性更强,不是说随随便便来一个组一个的,不是这样的,是一个很强的逻辑的东西在里面,是设计师一个完整的有机的生命体,不是说东蹿一个西蹿一个,像一个模型或者什么样东西,没有一个活力在里面,没有内在东西在里面,是不一样的。


现在抛开设计师的身份,您也是设计公司的老板,在公司发展这么多年当中,您是否有遇到的一些瓶颈?


王小根:设计师的发展有两个途径,一种是标准化的,车的设计也是一样,很多是定制式的,有些是量产的,量产的这种方式一定是在一个平台上、一个基础之上的,虽然是量产,但是整个设计品质包括材料品质、施工品质所有整个是个平台,这个是可以规模化的,这是有目共睹的。还有一种模式虽然也是定制式的,但这种规模是一定干不起来的,没办法,因为一个设计师你最后真正要对一个东西很认真很负责全力做一个事情你不可能同时做很多。


量是肯定上不来的,所以这里面我觉得对自己的定位,做一个有意义有价值的我觉得就挺好的,挺满足的,做规模大,大而不当或者说大而很虚,自己做的很疲惫其实也没有意义,一年流水多少多少,那东西我觉得也是挺虚的一个东西,你给客户创造了多少价值,客户满意度到底有多少 ,对这个环境浪费各方面是不是有什么,这个东西我觉得是需要有一个通盘考虑可能更好一些。设计师这块这几年也是,设计师成长也很快,设计师学习,年轻设计师学习能力有些也非常强,他们进步也是很神速的,也非常快。但是这个东西有的时候我们不能看表面,你会看到说做的也很棒,但是你会觉得这个东西各式各样的影子比较明显,所谓大师的影子都在,好像是所有大师聚会一样。但这个是设计,设计本身是需要有一个过程的,一定不是一蹴而就的,如果是一蹴而就的东西,一定会一蹴而落,起来的多快落下来也会有多快,这东西其实肯定都是对等的。


天下文人是一家,你抄我我抄他,但是最终都会形成自己的东西形成自己的特点。


王小根:因为每个人对一个东西的理解和认知不同,因为网络化这种平台跟之前社交方式不一样,获取资源的信息也会不一样,这时候我觉得对设计公司也会提出很高的要求,你如何能够找到更优势的资源去合作来做,不是像以前是一个独立的设计师,这里面刚才说的就是两种模式,一种是你是所谓特别定制式,可能这个设计师要全程盯这个事情,它的运程各方面其实是蛮高的,其实非常高,这里面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客户资源能不能生存下去,这跟他的心情有关系,不是说你设计好就一定有市场知名度,客户对你的认可、认知度这都是一个很严重的一个问题。所谓设计师本身品牌的经营也是很全面的,去全方位不是说做一个设计就可以,当然设计是我们的根本,在根本之上的如何让更多人了解你,能够更减少在沟通时候信任的环节。沟通过程中觉得老是怀疑、质疑,这个事情前面的东西你还要基础知识,这样你的沟通成本很长,就很多,品牌优势就会把这一部分消解掉很多,这个东西回来之后还要有一个比较好的,应该是有好的设计师资源,能够在一个平台上去做。但是一个出口是需要有一个总体的把控的,我们现在也在探索这样的模式,这个模式有的时候会涉及到很多其他不可控的因素。觉得这个无所谓,我们在网络上可以同时推进,但是具体推进的时候信息传达、沟通只是通过手机,其实有的时候信息沟通是非常不充分的,这个还需要去磨合的,但是这未来是个方向,有能力的设计师觉得我外面有一些小的项目,接下来我一年的收入比那个好,为啥我每天还要那么辛苦去做呢?这种选择无可厚非,这就是市场的选择,我们如何去跟这个市场,既让他们能够有更好的收入,一定的能力提升,还能把自己的价值充分体现出来,同时能够集合更优势设计师的资源,能够把一些好的作品既好还能比较快速的反映跟市场结合,这确实是需要研究的课题,这个课题我觉得设计师去研究有点难度,真的有点难度。很多时候术业有专攻,在这方面下的功夫大,一定在那方面是不行的,一定是这样的,一定知道自己的长处在哪,短处在哪,可能需要运营管理能力比较强的人去综合这方面的资源去做,可能会更好一些。


您作为前辈,对咱们现在奋斗在一线的设计师有什么期望?或者给他们一个寄语吧。


王小根:守住自己的根本,这是我们的立身之本;同时要适应时代的变化,适应时代市场的变化,做有价值的东西,这是我们最根本的东西。

采访对象:根尚国际空间设计有限公司 设计师 

入行年限:7年

年收入:十万+

关键词:痛并快乐着

您现在对于您的工作,您是否满意目前的工作状态?

刘红桃:还好,现在还挺好的。


有没有一些不满意的地方?例如总加班,收入少等。

刘红桃:目前来说这几年行业也不太景气,薪资待遇相对于其他行业,我们属于不是很理想那种。


你们会有压任务这种,像家装公司你必须得卖多少主材之类?

刘红桃:我们没有,因为业务不是我们做的。


您觉得在工作当中,自己有哪方面事欠缺,需要提高的?

刘红桃:我个人感觉业务这方面有待提高。


业务这方面能力需要提高,那设计能力呢?

刘红桃:设计也得提升,都得进步不然就会被淘汰。


贵公司目前接的项目我知道都是以样板间为主,个别还有私宅这种,您自己个人更偏向于做哪一块设计,哪种风格的设计?

刘红桃:对于我们来说样板间可能比较好一些,因为样板间时间周期比较短,私宅一做可能一年、两年这样子,很久很久,来回改来改去。


你觉得样板间这一块能给自己带来好的作品吗?

刘红桃:今年倒也有。往年只要户型大就能出作品,小的户型或者主要根据业主,因为有些人不愿意花太多钱去装修,设计成本上来说我们做设计的时候太考虑成本,可能不会那么出彩。


个人住宅、餐饮、医疗、学校等等,公装、家装比较喜欢做哪一块?

刘红桃:可能是样板间,样板间除外餐饮也OK,那个也好做。


风格呢,喜欢做哪种风格?

刘红桃:比较倾向于现代偏点中式的感觉。


那你希望自己在设计上有哪方面的一些突破呢?比如我觉得自己的中式做的已经有那么一个味道的,但我在欧式方面可能有一些欠缺,我可能想突破这一块的难关,有吗?

刘红桃:突破上来说,可能是一些创意上的东西,风格特性激发的那种。


你用一个词评价下你这些年的设计经历,你会用什么词?

刘红桃:那就痛并快乐着。有时候忙起来加班的时候确实挺痛苦,但是完事以后还是挺快乐的,出作品还是挺高兴的。

   

一般加班到几点?

刘红桃:加班没法估量时间,以前是说10点半之前,但有时候根据项目,特着急的时候我们也加到2、3点。根据项目大小和时间进度,前段时间我们加班了将近一个月一直在加班。


你工作之余的话,你有什么业余爱好?

刘红桃:我们喜欢出去采景,喜欢出去拍照。有时间去看一些北京所谓的网红也好,或者所谓有特色的店里面去看。看别人的设计怎么做。


现在你对目前咱们设计圈的这些设计师你比较喜欢哪些设计大师?

刘红桃:现在我还是比较喜欢葛亚曦和吴滨。他们做的东西还是不错的。葛亚曦的风格更倾向于混搭;吴滨的比较现代,而且里边会有一些禅意的东西,目前来说没有人能超越他那种感觉。


关注国际家居设计节,掌握设计新航向

投稿邮箱  60445405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