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调味品市场一周资讯和分析报告(20180305)

豪业资本2019-05-17 06:07:32

行业资讯

 

一、涪陵榨菜去年实现收入利润双增长

 

涪陵榨菜2月27日晚间公布的2017年业绩快报显示,去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5.20亿元,同比增长35.65%;实现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4.63亿元、4.88亿元和4.14亿元,分别同比增长68.06%、59.49%、61.00%;每股收益0.52元。

 

据了解,去年涪陵榨菜积极应对国内宏观经济下行、人工成本和原料成本上涨等诸多挑战和考验,通过提升产品品质、提高产品价格和销量,实现收入和利润的双增长。报告期内,公司资产状况良好。截至2017年末,公司总资产、净资产分别为24.84亿元、19.28亿元,比年初分别增长28.56%、23.08%。

 

因筹划资产收购重大事项,涪陵榨菜股票已自2017年12月4日起停牌。根据公告,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四川味之浓食品有限公司、四川恒星食品有限公司两家企业100%股权并配套募集资金。其中,味之浓主要经营豆瓣酱、辣酱等佐餐调味品的生产销售,四川恒星主要经营红油豆瓣等调味品的生产销售,两家企业实际控制人均为谭兴惠。

 

二、涪陵榨菜拟2.37亿并购两川企 进军豆瓣酱调味品市场

 

3月1日晚间,涪陵榨菜发布公告,拟向四川恒星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恒星)和四川味之浓食品有限公司(四川味之浓)全体股东,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其100%股权,合计估值2.37亿元。

 

截至预案签署日,四川恒星100%股权的预估值约为17600万元,预估增值率约为95.87%;四川味之浓100%股权的预估值约为3900万元,预估增值率约为695.88%。但经涪陵榨菜综合考虑,交易各方初步协商,四川恒星和四川味之浓100%股权分别作价1.94亿元和0.43亿元,均较预估值上浮10%。资料显示,四川恒星主要销售红油豆瓣酱、火锅豆瓣酱等系列产品,经过多年经营,“恒星牌”产品成为调味品行业的知名品牌;四川味之浓则成立于2013年,主营业务为家用酱类产品、烹鱼调料及火锅底料等调味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上述两家企业均地处于四川眉山。

 

据未经审计数据披露,2017年四川恒星和四川味之浓分别完成营业收入8571.54万元、4026.44万元,实现净利润则为196.37万元和亏损216.63万元。其中,红油豆瓣为四川恒星旗下核心产品,该品类2016年完成营业收入6890.78万元,占销售比重的100%。2017年,四川恒星扩充了部分新产品,但红油豆瓣销售金额仍达到8264.1万元,占销售比重的97.58%。涪陵榨菜指出,四川恒星、四川味之浓虽然目前盈利水平较低,但基于其在生产技术、产品配方、生产工艺等方面的领先优势,以及与上市公司在产品和销售渠道上的互补性,通过收购整合后,其业务层面协同效应将得到充分发挥。结合未来发展战略,涪陵榨菜已组织开展了对榨菜、豆瓣、橄榄菜、辣椒、泡菜、酱类和海带、竹笋、蘑菇、豆腐干等相关产业企业跟踪、分析和考察交流,方才启动了上述收购。

 

涪陵榨菜表示,未来将继续遵循内涵式增长与外延式扩张并重、资本运作与业务发展并重的成长路径,寻求通过兼并、收购、股权投资等方式实现扩张的可能性。围绕“中国好味道”,涪陵榨菜将丰富其产业链结构,并继续深入开展对相关产业研究和整合,增加公司产品广度和深度,为今后长远发展创造良好条件。

 

有行业数据显示,2014年调味品行业销售收入已高达2650亿元,如今市场容量超过340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超过19%。有业内人士表示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在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很难有一个行业有这么快速的增长,这对投资者来说无疑是一块诱人的蛋糕。

 

另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调味品行业市场分析报告》调查显示:近几年,调味品行业的增速一直保持在10%以上。2017年上半年,食品饮料子行业增速普遍下滑到个位数的情况下,调味品依旧实现了11.32%的增速,我国调味品行业未来依旧有至少2~3倍的成长空间。但需要指出的是,调味品产业现状并不乐观,调味品行业普遍规模小,地产地销,甚至每个县都有一个酱油厂、调料厂,很多调味品企业缺乏跨区域甚至是面向全国发展的能力。

 

此外,调味品产业工业化程度低,众多调味品企业设备陈旧、老化,甚至还有大量的手工作坊,这无疑制约了调味品产业的发展。以川派调味品为例,该行业集中度低,前三位的市场占有率都不超过20%。根据某机构对四川调味品企业生存状况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正常经营5648家,倒闭879家,转让兼并227家。正是在此背景之下,2015年涪陵榨菜花费1.3亿元,一举拿下四川惠通食业。需要指出的是,该笔并购交易是涪陵榨菜在酱腌菜行业迈出的重要一步,其业务实现由榨菜到“四川泡菜”的拓展,产品系列得以完善。

 

上述业内人士进一步指出,2017年开始,中国调味品行业将迎来大发展。在国家越来越严格的食品安全管控下,众多小型调味品企业会面临最大的生存困难。由此,根据消费者对高品质调味品的市场需求,如果不升级最终肯定会被市场所淘汰。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和新技术的采用,调味品行业在市场和技术驱动力下,将开始形成若干全国品牌。新希望调味品董事长周贤忠曾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在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市场竞争巨大,小的调味品企业压力很大,处于被淘汰被整合的边缘,但对于规模化的上市公司来讲,现阶段反而是进入调味品的大好机会。2017年,新希望与金福猴达成战略合作,并推出一款火锅底料产品,由此新希望首次正式进军调味品产业。

 

作为生活必需品,调味品市场需求增长较为稳定,相关上市公司业绩良好。其中,调味品第一股海天味业(603288)2017年前三季净利润达到25.39亿元,同比增长24.49%;恒顺醋业(600305)预计2017年净利润0.85亿元~1.19亿元,同比增长超过50%。目前,千禾味业(603027)、涪陵榨菜都已发布2017业绩快报,两者将分别实现净利润1.45亿元和4.14亿元,同比增幅达到44.76%和61%。

 

三、新零售搭台,调味品唱戏

 

近日,一则收购消息炸开了锅,有报道称阿里即将全面收购饿了么,双方已签排他性协议,且阿里将在3个月内按95亿美元(每股0.6517美元)现金收购饿了么全部股份,此次收购如果成功,阿里就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形成“饿了么+口碑+盒马生鲜+支付宝等流量支付入口+新零售业务”多平台协同的格局,覆盖本地生活全服务消费场景,这将是阿里巴巴在“新零售”领域的又一重要布局!

 

新零售的核心就是从线上服务、线下体验、大数据、现代物流四方面将互联网技术与传统零售行业进行深度整合,思维方式转变升级与渠道整合创新,正是所有传统行业融入互联网+、融入新零售的必修课。同样是传统行业和终端消费品,调味品行业在稳健发展的同时,整体上也面临着渠道优化整合、品牌扩张与提升的问题,尽管行业内也有不少品牌试水互联网营销,或开设网上旗舰店或自建电商平台,但实际效果却是不温不火,业内对互联网营销思维的认识、理解、应用水平还较低,整个行业的互联网+趋势并不明显。新零售强调用互联网思维改造传统营销模式,主张打通线上线下全渠道,将传统零售的优质经验导入网上平台,以线上互联网营销指导完善线下零售体验,实现线上线下呼应和联动,这恰恰是目前调味品行业深度触网迫切需要的升级锦囊。

 

一直以来,中国调味品协会为推动调味品与互联网、与新零售的深度融合做了大量的的工作,不仅在行业内大力宣传科普、引导帮助企业建立互联网思维,也通过组织各项培训、展览等落地活动引导企业以新零售营销模式进行市场实战演练。

 

“味动中国”2018调味品行业全国大型巡展正是调味品拥抱新零售的一次重要尝试,此次巡展活动既设有新零售体验专区,又有与阿里口碑的线上联动营销,还有有关理论、实操相结合的新零售专场交流培训会议。活动以打通行业全渠道、智造美味新生活为宗旨,运用互联网思维和新技术,邀请品牌商、渠道商、互联网平台、新媒体及投资人等重磅力量深度参与,将渠道和内容进行完美整合,帮助传统调味品行业及品牌商实现逆袭!


如果饿了么与口碑并合,阿里新零售的“三公里理想生活圈”将持续扩大覆盖范围,新零售速度和效能将进一步提升,百姓群众的生活品质和生活方式将再次获得飞跃式提升;同样,“味动中国”巡展的愿景是成为行业垂直领域线上线下全平台,服务万家企业,真正实现多滋多味进百城,让一亿消费者享受美味新生活。很显然,两者从事领域不同、做事角度不同,但最终都将积极改变和提升百姓大众的生活方式,为人民群众带来优质、便捷、愉悦的消费体验和美味品质生活!据悉,“味动中国”2018调味品行业全国大型巡展将走进华中、华北、东北、华南等四大地域,辐射全国消费市场,搭乘新零售顺风车,味动中国首站定于5月郑州,开年大戏即将上演!

 

四、百味斋与道口贷达成合作 发展调味品行业普惠金融服务

 

日前,四川自贡百味斋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味斋)正式与北京道口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道口贷)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在烧菜调料、火锅底料、调味汁及香辛料等调味品行业市场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通过百味斋的自身实力与信用,为其上游供应商提供普惠金融服务。

 

百味斋成立于2001年,是以生产及销售各类型调味品为主营业务、冷吃熟食为附营业务的食品生产企业。公开资料显示,百味斋遍布全国各大商超,同时,还远销新加坡、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欧盟、东南亚等地,深受国内外市场青睐。目前,“百味斋”已拥有国内注册商标35件、国外注册商标6件、申请发明专利及试用新型专利共计11项。

 

市场研究显示,调味品行业的盈利能力主要来自于较高的利润率、较稳定的消费量增速以及较快的周转速度。利润率和周转速度较高主要来源于调味品的工艺特点,消费增速较稳定主要原因是调味品在中国饮食习惯中的地位以及在外就餐比例的提高。从调味品过去10年的发展情况来看,行业维持了持续的较快增长和较好的盈利能力。

 

百味斋董事长甘丘平表示,百味斋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1989年。起初是以调味盐为基础的加工坊,经过30年的潜心发展,逐步成长壮大为复合型调味品生产企业。他说:“我们在云南鲁甸、甘肃、广西、四川等地建立了6万亩种植基地,这些处在大山深处的基地,生态环境绝佳,源源不断地为百味斋提供纯天然无污染农产品,从源头上保证了产品的质量。同时,我们还积极促进科研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推进产品转型升级。”据了解,百味斋已于2015年成功挂牌新三板。道口贷是清华控股旗下普惠金融平台,依托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研究成果创办。道口贷与优质核心企业建立战略合作,通过对供应链数据的充分披露,建立起不依赖传统抵押担保的金融服务信用体系,让核心企业的信誉产生信用价值,让金融服务更有效率。

 

此次双方的合作,百味斋将凭借自身的实力与信用,为其上游供应商提供便捷方便的供应链融资服务。这不仅加强了百味斋对现金流的使用,更使得其上游中小微企业可以及时获取低成本融资,用于生产周转、扩大经营等。

 

几年来,道口贷通过创新的风险定价模式,充分发挥金融科技的根本作用,支持了在实体经济一线的2400多家中小微企业及个人,使它们获得了更便利的金融服务。数据显示,截至3月2日,道口贷已合作63家核心企业,累计成交额超80亿元。

 

五、盼盼食品准备进入调味品项目

 

据《漯河日报》市委书记等市委领导带领相关部门负责人,赴安徽省、福建省、上海市拜访4家企业。其中,在拜访福建盼盼食品集团时,漯河市委书记蒿慧杰全力推动盼盼集团新上调味品等产业链项目快速落地。

 

在去年3月的一篇媒体采访中,盼盼食品集团董事长蔡金垵就曾透露:目前盼盼已经跟台湾当地企业合作,创立调味品、休闲食品公司。

 

食品商业观察(FBC)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早在2014年6月,盼盼集团就注册成立了福建省龙岩盼盼调味品有限公司,注册资金300万元人民币。其法人代表即为蔡金垵。注册地址为长汀县腾飞经济开发区(福建省长汀盼盼食品有限公司内)。公司主营业务即为:制造销售调味品。

 

2月23日,盼盼食品集团高层向FBC记者证实,目前,盼盼确实已在小范围生产调味品,主要满足企业自身产品生产需求。至于为何要进军调味品市场,该内部人士介绍,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是为了更好的掌控产品质量,同时,可以通过调味品创新来带动盼盼食品产品的研发创新。

 

上述盼盼集团高层表示,未来等时机相对成熟,不排除将会生产面向C端消费者的调味品。

 

行业分析

 

一、盐改首年“成绩单”出炉

 

2017年1月1日起,食盐出厂、批发和零售价格被放开,由企业自主确定。同时政策放宽到食盐生产企业可以自己卖盐,省级食盐批发企业可以跨省卖盐。盐改政策的实施,标志着中国所有盐产品价格的全面放开。近日,云南能投、兰太实业、井神股份纷纷披露了2017年的业绩快报。

 

兰太实业,内蒙最大的盐业产销公司,2017年经历了技术改造、产业链延伸、收购大股东资产解决了同业竞争的问题,预计2017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加12737万元左右,同比增加152.95%左右。江苏最大的井矿盐生产企业——井神股份,预计2017年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加1.5亿元到1.59亿元,同比增加653%到693%。

 

同行不同利,可以看出,兰太实业和井神股份的业绩2017年都呈现了爆发式的增长,尤其是井神股份更是增加了近乎七倍的净利润,但是另一家上市盐企——云南能投2017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不升反降,而且是双双下降。云南能投预计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44694.74万元,较上年降低0.5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223.88万元,较上年降低39.94%。

 

对于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双双下降,云南能投如此解释,受盐改影响盐板块收入及利润低于上年同期。盐改实施后,食盐的销量虽然较上年同期增长,但受盐改导致市场竞争激烈的影响,食盐综合均价同比降幅较大,毛利大幅下降。

 

云南能投的解释很清楚地说明了盐改以来,盐企发生的两大变化:第一个就是跨区域经营,使得盐企的销量与往年相比发生了变化,另一个是食盐价格大幅下滑。

 

食盐可以跨省经营,使得原来设在地区之间的防护壁垒被拆除,很多盐企纷纷开始跨省竞争。

 

这也导致了价格战。比如2017年,位于广州佛山的海天,为了压低食盐进价,面向全国招标,最终把原本800多元一吨的生产用盐,用400多元的价格就拿到了,大大压缩了用盐成本,而湖南盐业就是这场招标的中标者。食盐价格的大幅下降,使得很多盐企的毛利率跟着下降,2016年,湖南能投的毛利率是59.97%,而到2017年年中就已经降到了42.52%,其中盐硝产品的毛利率相应地从69.76%跌落到54.45%。受盐改影响,兰太实业涉及盐产品的毛利率同样出现了回落,由2016年的48.02%降至32.17%。

 

相反的,井神股份除了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增长之外,毛利率也有所上升,2016年尚为27.65,到2017年年中就已提升至31.22%。出现这种差异的主要原因就是云南能投本和兰太实业本就是产销一体化的盐企,而井神股份原来只是一家产盐企业,没有销售资格,而盐改之后可以销售食盐,销售环节成为利润来源的大头。

 

一般情况下,食盐定点生产企业的食盐出厂价往往在600元/吨左右,而经过流通环节后,食盐销售企业最终卖给商超等终端的价格却在3500元/吨左右的情况,中间巨大的利润都被食盐销售企业获得。2017年的盐改对于产盐企业来讲可以说是构成天大利好,井神股份也可以获得流通环节的高额利润,这也直接提升了井神股份2017年的利润。

 

而这次盐改对于纯销区贵阳来讲,则形成致命伤害。以前,贵盐集团每年主要从湖南、湖北、云南还有四川多个地方进盐,而现在这些盐企都可以直接进入贵州进行销售,贵盐的盈利空间被大大压缩。为了谋求生存,只能和打算进入贵州的盐企在业务层面进行产销合作、市场层面区域合作,以及战略层面股权合作。贵州盐业的名字就赫然出现在湖南盐业的股东名单上,作为交换,湖南盐业就可以把盐卖到了贵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