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道本观察 广州餐饮市场调查报告:餐饮企业如何绝处逢生?

道本商业观察2021-11-21 11:42:26

广州人每年要花多少钱在餐饮消费上?超过6000元!广州市社科院发布的广州商贸蓝皮书显示,广州餐饮规模继续领跑全国各大城市。但最近,广州的餐饮企业却叫苦连天,不少老牌酒楼也关门大吉,广州餐饮市场究竟怎么了?


觅食广州


“食在广州”,众所周知。但是,广州餐饮市场的现状如何?广州餐饮业态分布是怎么样?道本商业地产策略中心特意走访广州各个角落,摸底广州餐饮市场的基本发展状况。


1、网点分布


各行政区餐饮店铺分布数量(单位:间)


广州餐饮业态分布


在网点分布方面,形成了以中心城区为主,向周边城乡结合部辐射延伸的新格局。商务中心区集中了高档次餐饮企业,老城区供应广州风味饮食的餐厅众多,近郊地区则汇集了各种特色餐饮。餐饮网点这种既集中又分散,点、带、片联合的分布格局充分满足了消费者多种多样的餐饮需求,体现了广州餐饮业的活跃与繁荣。


2、餐饮业态


广州餐饮业呈现多业态的特点,宾馆餐饮、特色餐馆、快餐送餐、餐饮食品等多种业态按各自的市场定位快速增长。传统的中式正餐型服务方式仍占主要地位;以广州本地特色的茶餐厅数量众多,快餐业发展飞速,小吃、茶馆、酒吧、咖啡馆等其他经营业态品种繁多。


在广州,既有蔷薇、名典、加州红等年轻白领钟爱的西餐厅,也有众多老广州人必去的茶楼,百花齐放,好一片热闹之景。餐饮行业发展日趋多元化,多层次、多业态的发展极大丰富了广州的餐饮市场,“食在广州”的饮食文化得到了充分体现。


广州餐饮企业众生相


珠江新城内的餐饮旺铺正低价转手求租,主打街坊生意的酒楼悄悄装修将包房变成大厅……广州餐饮企业在绝处求生!


珠江新城:空置旺铺求顶租


提起广州的高端餐饮市场,首屈一指的便是珠江新城一带。然而,自2013年开始,这一带的高端餐饮市场经历了大洗牌,关门大吉者十有八九,剩下的企业也是苦苦支撑。



潮新观园已经结业


走访珠江新城可以发现,原有的名潮新观园、鱼翅城酒家、后醇金宴会、潮膳宫宴、富潮轩等多间人均消费300元以上的中高端餐厅均先后关门。


“提起珠江新城这块地方,是不少餐饮老板的噩梦。”市内某地产中介杨经理告诉记者,他手上三四家珠江新城的餐饮旺铺,均在苦等租客。“珠江新城华夏路大面积商铺,二层共计1010㎡,每月48万租;兴盛路餐饮旺铺400㎡实用面积,每月24万租。”杨经理表示,以后者为例,400㎡的面积,加上里面的装修,其实24万元/月已经是超笋价格了,“只是现在餐饮生意不好做,老板们都害怕被套住,不敢轻易顶租。”


平价酒楼:拆了包间做大厅


更有精明的企业去年就已经取消包厢,专做大众生意。在西城都荟商场内,记者看到,新开业的九毛九面馆就取消了包厢。“我们只有大厅位置,如果人多的话,可以坐在靠墙的那一排,每围可以容纳六至八人。”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分店内的布局非常紧凑,除了靠墙的一排软皮座椅可以容纳多人(6人以上)聚餐外,其余全是两人、四人桌。


位于芳村增南路口的竹溪酒家,也悄悄拆了包间。周边的居民告诉记者,装修后包间少了一半。“之前有两个包间,两个大厅,现在三个大厅,一个包间片区。不仅装修后风格发生变化,就连菜式价格也有了变化。”住在附近的张小姐说,“装修后的菜式有一成是新的,新菜式价格普遍贵一些,以前十几、二十元还都有荤或者荤素搭配的菜了,现在荤菜基本都在40元以上,并且特价菜感觉少了。”


商家甘苦谈:“卖一只白切鸡,一条腿要用来交税费!”


广州餐饮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甚至面临生存的危机,不少餐饮店铺关停运转,餐饮企业为什么活不下去?道本商业地产策略中心认为,主要是以下三个方面原因:


1、三公消费受限,倒逼高端餐饮企业转型


自2013年起,广州餐饮市场格局发生剧变,从公款撑起的攀比式的高消费转入中低层次的理性的大众化消费。随着“八项规定”倡导的节俭新风盛行,从前鲍参翅肚比排场,人均800元是常事,一桌数万也不少见。但“八项规定”人均消费跌至200元。以往“虚胖”的高端餐饮面临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关门,要么转型。


但是转型可不容易,菜式高端变低端,可运营成本是不变的。如某酒家共两层楼,面积约4900平方米,一个月的租金就70万元。珠江新城近年新开张的高端酒楼,更是动辄就接近每平方米200元的租金,但实用率往往只有5至6成。高租金加上人工高、水电费高、原材料成本高的冲击,让很多酒楼熬不过转型期。


2、租金、人工等成本上涨


“人工成本和房租等费用每年上涨10%~20%,导致我们现在做饮食的利润很低了。”餐饮企业老板坦言,每100元的营业收入,利润仅仅为3元到5元,行业内纯利普遍低于5%。原材料、人工、租金成本的增加,整体餐饮业的利润率在下降。



据广州市房地产租赁管理所越秀、荔湾、天河等商业繁华路线进行实际调查,发现中心城区商铺租金年递增一般为5%左右,外围区域年递增1%~3%之间。近几个月,天河体育中心、北京路等商圈商铺价格稍有回落,但租金依旧高昂,每月租金动辄1000元/平方米。


3、餐饮业税费高企




居高不下的税费也让餐饮企业苦不堪言。据广州市餐饮业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饮食企业普遍承担了50项税费,包括税收13项,总额占企业营业收入的6.5%~8%;社会保障金8项,总额占企业营业收入的2.5%~3%;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指定项目收费29项,总额占企业营业收入的1.5%~2%,所有税费总计占企业总营收的12.5%。有业内人士形象地比喻道:“这相当于在酒楼点一只鸡,在享用前,鸡的一条腿已被税费分‘吃’掉了。”


食在广州:餐饮业在广州从来不缺市场


近年,随着三公消费的减少,加上人工、运输等成本增加,不少餐饮业业内人士表示,餐饮业已进入低利润时代,日子也越发难过。有人甚至担忧,广州餐饮业将一蹶不振。其实,餐饮业在广州从来不缺市场!看看文明路的百花甜品店前排队的人龙吧,“食在广州”可非浪得虚名,我们何必杞人忧天?


其实,广州餐饮业的低潮正是高端餐饮盲目扩张的结果,餐饮企业忽略了广州人的实际消费能力以及广州文化才导致今天的恶果。广州人务实内敛的性格也体现在吃上,卫生再麻麻,地段再山旮拉,只要味道好,照样排队排到飞起。穿衣不求名牌,吃下肚子的一定要是好东西——生蚝够新鲜、啤酒够爽口,这份对吃的讲究和挑剔,这才是“食在广州”的底蕴所在。


责任编辑:witness



(道本原创声明: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道本商业地产”。请尊重原创文章,道本所有原创文章具备法律责权权利,抄袭必究!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