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币圈暴富了一群骗子:李诗琴跑路事件调查报告:eth数额真相

币然有戏2020-07-31 15:15:23



这阵儿币圈不太平。


熊市不停,上线破发,空气币归零......这些都算了,毕竟投资盈亏自负,市场里亏的钱,都是决策时脑子进的水。


最恼火的大概是:求爷爷告奶奶地投了个项目,满心怀喜等着大赚一笔呢。


结果钱没了,币也没拿到,人还不见了!


01

今天有个朋友给小编哥发来一张图,说他是之前“90后黑心代投李诗琴卷走7亿跑路”事件的受害者之一。


李诗琴事件很有名,过程就不赘述了,大体就是一个黑心代投骗了140000个ETH跑路了,投资者血本无归的惨剧。


其实就是个电信诈骗级的骗局。


现在,被骗的投资者们建了群,期望能够发起维权,抱团取暖。


而联系我的这个老铁呢,不一般。他不是直接被“李诗琴”骗的,而是她的下线——二级代投。


看到“下线”就知道有多不靠谱了吧?完全没有对接项目方,而是以一环套一环的方式,套住了你。


图片长这样,内容呢,是老铁的“二级代投”面对维权的态度:

 


恶劣的嘴脸可见一斑了吧。


虽然这些代投有的也很无辜,在这种上线跑路的情况下,他们也很无奈。


但到后期,大量的受害者和资金无法解决的情况下,这群二级代投们,会不会也逐渐被动跑路?


另外小编要叹一句恨铁不成钢的了,老铁看到可能又被扎了一刀:谁让你们这么好骗的?


人都没见过,就给人直接打币,和在银行给骗子汇款的大妈有什么区别。


02

当然,币圈不只一个李诗琴,还有近期由于OKb发币所带来的,OKb的带头人跑路的事件等等。


我们逐渐发现,代投的不靠谱性太大,进而对币圈产生信任危机。


代投圈门槛低,还鱼龙混杂,一个微信号就能起步。


第一步。


黑心代投要擅长社交,混迹于各个微信群里,频繁私加好友。添加理由无外乎:币圈交流、项目分享、结交好友等等。


韭菜行走在币圈,无知又无助,眼红又焦虑。而且时常本着“多个朋友,多点消息”的心态,一般也会通过。


第二步。


你的好友本着“共享资源”的理由要拉你入群,你感激不已地接受邀请,踏入的还不知道是个乌托邦还是修罗场。


第三步。


一进群,好像发现了一个美丽新世界。群里的人老牛逼了,投的项目又多又好,比你之前进的群厉害多了,谁不心痒?


但你这时候,也是有些理智的,听过很多次“不要轻易被骗”的理论。


咬牙拒绝——不了不了,没子弹了。


第四步,重头戏就得发力了。


饥饿营销,同样适用于币圈


“求而不得、投上稳赚”成为项目被代投们贴上的标签。


群主吆喝:这个项目投了就是赚了,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错过了别怪我。


你一听,坐不住了,去找你的“好友”合计怎么办。他说很看好啊,不说百倍币,十倍币没问题。


你立马跟上,梭哈。


群内的洗脑式传播和一唱一和的双簧,你跟着跟着,钱就也跟着别人走了。


可是有几个人能想明白,在利益面前,人性太脆弱了。


10个ETH不骗,100ETH不骗,但是1000个呢,10000个呢?


监管不严,“犯错”成本低,这就像每天都有个小妖精在你眼前晃,几个人能做柳下惠?


03

没有哪个人搭上代投的那天,想过自己是不是已经走在了别人的套路上。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市场不规范,多的是空子可以钻。


而且,很多时候,即使你信任的代投个人没问题,却没办法保证他的上游渠道是否安全。


而一个环节出问题,基本都会出现连带效应。


更重要的是,事实上出了问题后,一堆人说联合报警,很多后来也没什么动静了,维权很难,骗子才这么嚣张。


今天这位老铁最后跟小编说,他已经不知道有哪些靠谱代投平台了。


只是觉得" 靠谱的都是不跑路,如果投不上就退币就是靠谱的。"后续不敢找不认识的人搞代投了,代投靠谱的渠道太难找了。"


其实小编觉得,说到底还是太贪。希望大家都能正确地在投资者认识到风险,智商税太昂贵了,不要贪心有余而头脑不足。


众人皆在苦海,捞出一个是一个。


04

还有,近日,美国FinTech4Good 创始人张晓晨透露,他收到某些区块链项目大讲解决全人类问题,但企划书里连团队的名字都没有,在中国竟然可以融到钱这让他觉得费解。他类比互联网早期阶段,认为区块链技术正处于类似的鱼龙混杂阶段。




基于这种情况,有人甚至恶搞了名为foolcoin(傻币)的网站,用以讽刺那些毫无技术,仅仅推出白皮书或者概念来骗取投资人钱的公司。



原本,网站创建者的初衷仅仅是想破除人们对区块链项目的迷信,让大家能够理性的对待区块链。但可笑的是,竟然有人冒用傻币的名义去众筹,而其假冒的私募群已经有1000多人加入。



05

除了这些炒币,代投的,还有做培训的也瞄上了区块链,小编发现,网上关于区块链的课程,一节课时最便宜的收费500元,最贵的共6天课程达到19800元。值得一提的是,有些所谓的区块链讲师,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愿意透露,而教学的内容,大都可以在网上找到。



另外,据媒体调查发现,某些所谓的区块链讲师,是通过3天2夜的培训出来的,很难想象三天时间能够学到点什么,但不妨碍该培训学校发讲师资格证书并拍照留念。



“野蛮生长”是一个新生事物从诞生到成长必须要经历的阶段,这是市场的天然属性之一,互联网如此、股市如此、区块链也是如此。虽然乱象丛生,但也充分说明了区块链的想象空间之大。


相信,随着各国对于区块链与数字货币的市场监管制度日渐合理,区块链将促使各行各业的发展,在未来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文章来源:币圈收割机  ID: biquanshougeji


李诗琴跑路事件调查报告:eth数额真相


我们知道区块链是不会撒谎的。

记者通过夜色提供的地址对李诗琴跑路涉及的eth数额做了详尽的调查。

在本文中你将看到:

一、李诗琴跑路事件概述

二、eth数额真相

由于本文篇幅过长,且存在大量论述过程,可能会影响您的阅读体验,金钱报记者将论述内容简化成了图片,请在文末观看。


李诗琴跑路事件概述


李诗琴跑路的导火索是refum项目。3.2号refum上线OK交易所,但是在李诗琴手上投refum项目的投资者并未收到refum代币,李诗琴以各种理由延迟发币,直到3.12号李诗琴承诺发币的最后期限,夜色在李诗琴的要求下下载"官方收币钱包",随后夜色手机中病毒微信无法登陆,李诗琴携币跑路。截止目前,李诗琴跑路事件涉及的核心人物夜色,刘星国均已失联。
关于李诗琴跑路涉及的eth数额,网上有多家媒体报道,1.5万、8万、14万、15万众说纷纭。近日,金钱报记者通过公开的资料调查发现李诗琴跑路涉及的eth并非如报道所云。
仅以此调查,愿还大家以真相。



Eth数额调查


李诗琴,在早些年做九洲邮币卡时与筑梦结识。

筑梦,内蒙人,与夜色为朋友关系。

夜色,从事代投较长时间,在筑梦的引荐下结识了李诗琴。

据夜色提供的信息,李诗琴有如下几个地址:



打开地址A,只有一笔转入七笔转出


 

查询最大的一笔转出

【B】0xaC2847841b9e1D286A3b72eEdADCAF73c1E11af



发现其所有转出都指向同一地址。

【C】0x05EE546c1a62f90D7aCBfFd6d846c9C54C7cF94c,继续打开C地址。



其地址内存在大量eth,共计产生75万笔交易,应为某交易所地址。继续打开开头提到的投current,refereum的地址D。



可以看到此地址共有13笔交易,夜色向此地址汇款4笔,共计440,至于第一笔转入1000的交易暂且不提,下文会提到,其中地址D共计向地址

【E】0xd766C5dF01F0177Fd3b543D5E6cc7CD2d5b9Cb8C

转入1200eth,继续打开地址D。



可以看到地址D中的eth最终流入了地址

【F】0x0fD081e3Bb178dc45c0cb23202069ddA57064258

打开地址F。



可以看到地址F共计产生9万笔交易,记者判断F为交易所地址,重新回到地址D,D向另外一个地址

【G】0x6F109CCa7D516B7B6649E0A3F8ce0b1fc574a342

转入188个eth,继续打开地址地址G。



地址G只有6笔交易,所有汇入地址G的eth最终流向地址

【H】0x925d9Eb4DC8d9525eF5D2A1bB819D89410d4C43d

记者继续查询地址H。



H地址共计交易15笔,eth最终汇入地址

【I】0xffCd95D059bA265194CEc9b1FB6609bf2aA6B436

继续打开地址H。



I地址内有五千多eth,产生过5千笔交易,但是近期交易很少,借着记者打开地址I 交易记录的最后一页。



发现其第一笔交易产生于1月16日,而且初期交易类似软件洗币形式,地址I内三千多交易量大都是早期由这种情况产生,因此记者无法对此地址性质做出判断,继续打开文章开头提到的投keep的地址。

【J】0xd0219454ee78d4d7f9c4169c29549c210f59dc64



可以看到地址J内的eth最终汇入我们之前提到的地址H,地址H内的eth最终又流入地址I,继续打开文章开头提到的投mainframe的地址K。

【K】0xa26c879cd4450878410530bdf1f130fa5ab69b67(投mainframe)


发现夜色汇入地址K的1735个eth目前还没有被转移,接下来打开开头提到的投mainframe的地址L。

【L】0x3Ca706F24CC734038B9A66BF16aF7f56fb182C88(投mainframe



夜色向这里转入840,其中479个eth转入了我们上文提到的疑似交易所的地址H,另外有一笔向开头为0xef34转入的479个eth的交易,但是不久后被此地址退回,因此这两笔交易忽略不计。此地址还向地址【M】0x9C9A879d46804e273fEdb285971BeFE7d2B98BC4转入200eth,继续打开地址M。



此处200个eth转入以后还未被转走

另外,L地址还向地址【N】0x8D1fE9b64879CA690881dEa80Ce2c5FB86CF2288转入100eth,继续打开投iotex的地址。

【O】0x16937e8afd6880de82ec98fd10a1d099b53e34a6



O中的eth被转向地址

【P】0x059526A304Adb106a2B5aDD2500ad83760Aa8667

而P中的eth被转向我们上文中提到的地址F,再打开投lino的地址。

【Q】0x34a2155556b3e20921828fb94734ccbc03da5b4d



夜色共计向此转入eth113个,其中100个eth被转向上文提到的地址B,B中所有的eth最终被转入交易所C,继续打开投cortex的地址。

【R】0x1cc207ecda67cee29051ff8d08c354bf06571d59



夜色向此转入eth434个,其中430个eth被转入地址B,再由地址B被转入交易所C,继续打开投akasha的地址S。

【S】0xd76f7a8c4fffeac93f0c629e335159c764fe9ef1



夜色共计向此转入1717eth,其中717eth被转入H,由地址H转入地址I

另外1000eth被转入地址

【T】0xEe53F5de897304153D2C8ce69C05633A3542060c



由地址T转入疑似交易所的地址F,继续打开地址投iotex的地址。

【U】0x1650090c0b7ba7780974a3bc5fec0563204b8a4a



夜色共计向此转入eth  5031个,随后被转入地址H,再由地址H转入地址I。 

继续打开投bee ,arcblock的地址。

【V】0xf7ef66e5e27deae1aa6411632f171173f18cb555(投bee ,arcblock)



此地址可能为李诗琴常用地址,经过记者统计,夜色共计向此转入eth  3739个,其中140个转入地址E,由E转入疑似交易所的地址F。400个eth转入地址G,由G转入H,由H转入地址I。1960个eth转入地址

【W】0x76C75548f80297cEC952b0C8065b24789f6D1099

打开W。



在地址W中,500 eth转入地址G,1000 eth转入地址D,140 eth转入地址

【X】0xE0FEdA93B9aa8bD54dcbF5DED2879017eaf175D3



另外X地址中还包含由地址V转入的720个eth,此后X将所有eth转入地址

【Y】0x56F45dAB43742bFCF4E84908b3080Ec7f702490E

打开地址Y,记者发现这又是一个交易所的地址。


综上所述,记者在对地址的调查中得到以下结论

  1.   夜色共计向李诗琴汇去18662个ETH

  2. 记者共计查询到18102个ETH的流出方向,其余560个eth因为转账过于零散无法查询。

 

在记者查询到的18102个eth中

  1.   1735个现存于地址【K】0xa26c879cd4450878410530bdf1f130fa5ab69b67

  2.    200个现存于地址【M】0x9C9A879d46804e273fEdb285971BeFE7d2B98BC4

  3.  另外9815个ETH转向地址 【I】

0xffCd95D059bA265194CEc9b1FB6609bf2aA6B436【I】地址内有五千多eth,产生过5千笔交易,但是近期交易很少,接着记者打开地址I 交易记录的最后一页


发现其第一笔交易产生于1月16日,而且初期交易类似软件洗币形式,地址I内三千多交易量大都是早期由这种情况产生,因此记者无法对此地址性质做出判断。

4.     4327个ETH转向交易所地址【F】

0x0fD081e3Bb178dc45c0cb23202069ddA57064258

5.     1085个ETH转向交易所地址【C】

0x05EE546c1a62f90D7aCBfFd6d846c9C54C7cF94c

记者查证其地址为比特儿交易所


6.     840个ETH转向交易所地址

【Y】0x56F45dAB43742bFCF4E84908b3080Ec7f702490E

7.     100个ETH转向交易所地址

【N】0x8D1fE9b64879CA690881dEa80Ce2c5FB86CF2288记者查证其地址为idex交易所




李诗琴跑路事件错综复杂,网上关于她的各种信息亦真亦假,希望读者对于网上的各种传言能理性看待。金钱报记者在得知李诗琴跑路消息之后,身赴内蒙、山西两地对整个事件进行了大量的采访和调查,我们将在合适的时机公布调查报告。


我们坚信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感谢调查过程中那些给我们以支持的人们,愿真相大白于天下。

 

本文共涉及到地址25个,列表如下:




上文来源:金钱报公众号

对话框输入:“进群”,币然有戏官方群期待你的加入


币然有戏


盘点币圈热点话题

关注币圈风云人物

带你走进区块链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