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观察 中美券商分析师不同的一天

CareerFrog职业蛙2020-07-02 16:29:31

本文希望通过一种幽默诙谐的方式向大家阐述中美资本市场之不同,中美券商分析师不同的生活。文章中的名字和公司也纯属虚构。

上海:

王小军是大牛券商中的TMT分析师,覆盖互联网行业。早上七点四十,王小军来到了公司办公楼的食堂,买了两个包子,一碗豆浆,一共才6元人民币。公司有自己的食堂,并且以比较低廉的价格在上海房租最贵的陆家嘴提供一日三餐一直是大牛券商的福利之一。而且每个月都会给王小军的饭卡中充个400元。

吃完早餐,八点左右王小军就来到了公司的会议室开始晨会。类似于小礼堂的会议室已经坐满了人,大约有40-50人左右。大牛券商拥有超过150名分析师,规模在国内只是中等。过去几年券商都大规模找人,不少券商分析师人数已经达到200,甚至300人了。

晨会的发言顺序从重点报告点评,到普通点评。顺序会由领导在前一天先定好。王小军今天也有一个点评,一家房地产公司收购了国内一个不知名的互联网门户网站,开始转型进入互联网行业。王小军的点评是“公司转型态度积极,打开长期成长空间。公司今天复牌,给予30%的目标价空间。但并不排除市场对于此类型公司追捧过热,超过自己的目标价。”然后销售问了几个关于并购互联网门户网站的问题,包括流量,收入占比等,不过他们似乎也很认同,复牌以后的房地产公司应该会出现大涨。

纽约:

早上七点,Mike来到了公司楼下的AuBonPain面包店买了羊角面包和双份的Espresso咖啡。这家店Mike几乎每天都去,在曼哈顿有着大量的分店。每天他都需要双份的Espresso咖啡来Kick off the day。

到了办公室,Mike快速把今天自己要在晨会上的发言再看一遍。他是Beta券商的互联网分析师。今天有一家地产公司转型进入互联网行业,收购了美国一个小型的社交门户网站。虽然Mike并不覆盖地产,不过作为互联网分析师也对这个写了一个点评报告。

早上七点半,全球的晨会就开始了。有全球各地办公室的同事通过视频或者电话拨入。晨会的顺序往往从宏观,策略开始,再到行业和公司。公司的办公室里也做了大约20个同事,包括有5个销售。Beta券商属于美国中等规模的券商,在美国拥有大约30名分析师。轮到Mike发言时,他很快做了点评“公司转型进入互联网行业是否成功并不清晰,但多业务线发展会牵扯管理层精力。而确定的是公司主营业务不行了,新业务又看不清楚。建议卖出。”然后销售问了几个对于公司今年盈利预测的问题,不过他们似乎也很认同公司的股价会出现下跌。

上海:

早上9点,晨会结束后王小军回到自己的座位,还没坐定。基金公司(买方)的对口研究员就打来电话了,讯问王小军对于今天这个地产公司转型的看法。王小军很乐观,公司收购的新业务会非常不错,目前估值又很低。但是他认为会有几个无量涨停,打开的时候可能估值有些高了。就这样,接了几个电话,很快九点半市场开盘了。

早上9:30,一天的股票交易又开始了。果不其然,这家转型互联网的地产公司被稳稳地封在了涨停板,几乎没有任何抛盘,下面还挂着几万手的买单。王小军的判断没错,公司的股价看架势会有几个无量涨停。

王小军最近还写了一个车联网的深度报告,随着特斯拉汽车的推出,汽车上网似乎成为了下一波革命的主流。于是王小军打开通讯录,开始给里面的重点客户一个个打电话。王小军先从和自己平时关系比较好,管理资产规模比较大,以及级别比较高的客户开始打。从深广基金的对口研究员,到上海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王小军一个个打,和客户交流自己的观点,提示他们关注车联网的投资机会。在这里,研究员就是半个销售,有一半的时间在打电话,见客户,而另一半时间才能好好做研究。

纽约:

早上8:30分,Mike开完晨会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他先迅速看了一些谷歌公司的模型。今天在上9点,销售给他安排了和富达基金互联网分析师的电话会议,对方想询问他对于谷歌的看法。9点钟一到,客户准时打入电话。一番寒暄之后进入正题。客户询问地非常细致,从谷歌最近三季报的看法到公司广告收入增速,以及长期看如何通过其安卓系统货币化。客户还询问了最近谷歌新推出的当日送达的网络电商服务前景,以及是否会冲击亚马逊等。很快,一个小时的深度电话交流就结束了。客户似乎很满意。而Mike在深度交流后,感觉自己也收获了很多。

9:30分,美国股市一天的交易也开始了。Mike看到和研究部隔着一道玻璃门的销售交易部同事又开始了热火朝天的工作。此时,他看了一下今天早上点评的转型互联网的地产公司。果然如同他早上所说,股价开盘暴跌20%。。。海外投资者对于这种新业务转型都比较反感,认为公司管理层不务正业。而许多长线资金也似乎更愿意等待公司的转型成功后再开始买入。

到了十点,Mike继续调整他谷歌的模型。最近是分析师最繁忙的Result Season。公司的业绩可以说是对其过去一个季度发展的考试。通过表面上高于或者低于预期的业绩,以及管理层的电话会议沟通,可以重新整理自己对公司发展战略,以及之前自己核心假设的观点和思路。而对于华尔街像Mike这样的互联网分析师来说,需要做的工作不仅仅是把现有数据填充进去,然后拉一下模型。而是通过模型的调整整理一些思路。Mike就这样沉浸在数字的海洋中。。。

上海:

十一点一过,王小军的座机响了。原来是销售打来了,给他临时安排了一个午餐会,问他有没有时间。王小军一听,是上海的某大型基金的几位基金经理想沟通一下目前对于互联网教育行业的看法。和大佬吃饭当然有空啦。王小军二话没说就开始为午餐会准备。打印了几份自己最近的报告,穿上西装外套就和销售员出门了。

十一点三十分,来到午餐会的地点。刚刚入座,客户就一个个来了。销售一顿简单寒暄后,王小军就开始阐述自己对于互联网教育的看法,从行业开始,一直到看好的个股,公司的具体情况等。最近许多一级市场的PE也投了不少在线教育公司,有些估值甚至堪比二级市场的公司。一时间成为互联网的下一个风口。客户也是听得津津有味,不时和王小军交流自己的观点。而王小军也趁着客户提问间隙,猛吃几口菜。

纽约:

十二点,等Mike从模型中的数字海洋中稍微喘口气的时候,就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了。美国股市中午是没有休息的,不过由于许多人都会在这个时候出去吃饭,交易量会清淡很多。今天Mike中午没有约人,一时间也懒得出门买吃的,于是走到交易大厅和留守岗位的交易员一起点了外卖。今天他点了一个Chipotle的墨西哥鸡肉卷,据说非常好吃。这不,人家股价也涨十倍了。趁着外卖还没送到,Mike和交易员聊着对于市场的看法。前几天Netflix的业绩小幅低于预期,但是股价暴跌26%。Mike认为市场似乎反映过度了,Netflix长期还是有壁垒的公司。不过交易员从技术面上告诉Mike,美股的调整似乎还没结束呢,今天客户又是sell into rally。

上海:

下午,王小军开始着手写互联网O2O的深度报告,已经拖了N久的报告似乎永远完成不了。席间,王小军又不断接到客户的电话,讯问各种目前互联网公司的发展趋势,已经转型互联网公司的观点。这种电话不断打断王小军写报告的思路。聊着聊着,王小军开始感到一丝喉咙的疼痛。不过旁边的交运研究员拍拍他说“电话多说明你受欢迎嘛。目前互联网可是当红炸子鸡。像我们交运研究员已经好几个月没人给我电话了。。。”

一转眼,三点半了。王小军匆匆赶往另一家上海大型基金的会议室。今天,王小军安排了一个互联网教育的专家单独上门交流行业格局。像互联网这种不断变化的行业,客户已经不单单满足于分析师的上门交流了,更希望能够听到行业从业人员和专家的观点,很多时候比分析师的研究更加深入。

纽约:

到了下午,Mike开始给客户的需求回信。在华尔街,大家似乎更喜欢通过邮件的方式来交流,包括客户需求,提问等。而Mike早已习惯管理和处理各种邮件需求。每天,Mike的邮箱会收到几十封的邮件,其中80%是和自己相关度不高,但属于抄送列表的邮件。在外资行,各种信息和需求都需要抄送一大批人“keep everything in the loop”。而Mike也需要快速浏览各种邮件,保证那些需要自己行动的邮件不要错过。

下午四点,收盘后又有几家互联网公司出台了三季报。最近的Result Season,Mike可没时间去客户这边上门路演交流了。需要将更多的精力花在写季报点评,调整模型,并且重新思考自己对公司的看法。特别是有些大幅低于或者高于自己预期的,Mike可能需要调整评级。而每一次重大评级的调整,Mike都需要说服公司内部的报告审核员。这里的报告审核员可不仅仅是查看逻辑,他们许多都是资深分析师,更多会从观点上挑战分析师。

上海:

晚上6点,王小军回到家简单吃完饭后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在忙碌了一天后,他终于可以一个人安安静静写那篇似乎永远无法完成的深度报告。当初刚入行的时候,王小军也是带着对于研究的热情。然而工作了几年发现,销售技巧似乎也同等重要,还要和上市公司维护关系。下周王小军在深圳组织了一个互联网的论坛,他希望在论坛开始前,把深度报告完成。一眨眼,到了晚上十二点,王小军感到再也写不动了。简单梳洗一下上床睡觉了。今天又是疲劳的一天,但还是挺有效率。对了,最近客户要派点了,明天可要跟客户提醒一下。每天的忙碌,还不为了这个嘛。。。

纽约:

Mike在纽约的办公室也忙到晚上十点。当然,主要工作是敢报告。对于华尔街来说,时效性永远是最重要的。如果报告晚于高盛,大摩什么的,对于客户就意义不大。而如何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写出和市场观点不同,有些深度的快速点评呢?这也让Mike感到头疼。好在干了十年互联网分析师的他对于覆盖的公司还是有些了解。在经历了不断的沟通后,Mike终于在晚上十点把报告改好,将作为第二天的晨报发送给客户。最近两天Mike连续上晨会也忙地够呛,还好早上的Double Espresso总是能给他带来额外的能量。Mike通过Car Service叫了出租车,终于踏上回家的道路。由于报告系统的缘故,在公司加班远远比在家工作方便。Mike已经好久没有和五岁的儿子讲故事了。好在忙完一个月他就要开始两周的休假了,这次他准备带儿子去西班牙转转。

总结而言,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卖方分析师都需要有着长时间和高强度的工作。其核心还是通过服务买方获得佣金。然而,中国的卖方分析师需要将大量精力投入到向客户销售,以及上市公司维护中去。可以说,中国的卖方分析师有一半的基因是优秀销售。他们甚至需要自己安排路演,以及给客户预约专家上门交流,和安排小型行业研讨会。相比而言,美国的卖方分析师工作单纯一些。主要精力在于对公司的分析和写研究报告。他们更在乎对于公司盈利模型的预测。这也是因为美国的市场更加理性(EPS驱动),中国的市场更加感性(PE驱动)。而和客户交流上,中国的卖方分析师需要随时接客户电话,做大量的沟通。美国的卖方分析师往往会有销售提前很早安排好电话会议,并且更多通过邮件来处理和客户之间的沟通(这也是华尔街分析师总是时刻不离黑莓)。无论如何,中国优秀的卖方分析师更需要成为多面手!


来自:点拾


CareerFrog Events


线下公益Mock,回复“mock”查看报名

获取校招动态,回复“校招”(10.11更新)
近期咨询公司校园宣讲会,回复“宣讲会”

查看历史消息,回复“历史”
职场先锋·11月伦敦营,回复“伦敦”
了解职场导师一对一,回复“一对一”
进一步沟通,请加微信客服careerfrogangel


CareerFrog! Your Lifetime Career Men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