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树泽:能源行业深度投资分析

树我直言2020-11-19 16:47:32

导读

本期数据量较大,慎入。


上一次,我们讲到了一个重要规律,推动人类文明历史进程的,就是两股非常基本的力量:能源和信息技术。



上期回顾



树泽:推动人类历史进程的两条投资主线

 


今天我们展开,具体讲能源。

 

1882年,世界上第一座商业发电站在纽约投产使用。点着油灯的大堂,突然电光火石亮起的瞬间,是人类文明的一个伟大时刻。


那个时刻,照亮了两个人的脸庞:一个是爱迪生,是他带来的技术,这家公司的名字就叫爱迪生电气。另一个人,是爱迪生的天使投资人,大名鼎鼎的JP摩根。


小摩根不想一辈子活在老摩根的身影下,于是他把所有的赌注下在了爱迪生的身上,他获得了巨大成功,这家公司后来演变成了大家今天所熟知的美国通用电气。

 

我们选择电这样一个切入口来讲能源,原因很简单,能源为经济生产生活提供基础能量,任何能源都要通过转化成电来进行流动,它的原理就像货币在经济中的流动一样——它需要一个一般等价物一样的中介载体,而电恰恰就是这样的一种存在。


无论煤炭风光核,它都要转化成电。往后看10年,这一基本原理不会被动摇。未来的变化和竞争在于,谁转化成电的效率最高,谁更环保,同时谁的经济成本尽量低。



那么,未来需要多少能源呢?

 

供给是由需求决定的,所以我们先从需求端观察,看一个经济的用电量。用电量的变化,大体上和GDP是正相关的。2000-2009年十年的中国数据显示,上一季度用电量每增加1%,GDP增加1.77%。美国1973-2012年的数据,也基本上呈现这种相关性。在这40多年的数据中,美国唯一一次连续六个季度用电量下行,也对应了唯一一次的GDP连续六个季度下行。

 

因此,我们可以大体得出初步结论:在全球没有一个新的超级经济体崛起的情况下,在全球新的超级经济周期还没有到来的情况下,无论中美,用电量的增长,都应该是随GDP逐渐平稳甚至略有回落,而不再是过去那样高增长了。

 

然后,我们观察供给一端,以中国为例,我们现在的电力装机总量还在非常高速的增长,2016年的数据达到了8.3%,按照我们上面的结论,这显然是高于用电量的需求的(同期GDP7%左右)。这里面出于环保的考虑,大力发展风能、水力和太阳能等清洁能源,提高环保装机量,这是非常有必要的。美国2014年的时候煤炭发电量全美占比已经降到了39%以下。但是截止到去年底,我们煤电是70%,水电核能风电一共只有17%。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传统烧煤的火电的装机量增长率仍然高达5.3%,水电装机量同期只增长了3.9%。于是它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机组利用率下降,火电利用小时降到了4165小时,这是1964 年以来的最低值。

 

由此,我们能得出一个基本的分析判断:未来能源供需格局是偏松的,能源价格长期趋势应该稳中有降。在这其中,火电产能最为过剩,同时,它要面临来自水力、风能、核电和光伏,四种清洁能源的竞争。



火电如果想要赚钱,它大概需要以下几件事情发生:

 

首先,供给侧改革,通过淘汰自身落后产能,改变过剩的供应,让活下来的人赚钱(效果参考当今煤炭水泥钢铁);

 

第二,寄希望于煤炭价格下跌,或者自己参股投资煤炭企业,主动降低成本。

 

火电和新能源相比,唯一的竞争优势就是便宜,如果煤炭成本压不下来,只能亏钱。


我们做过一个测算,大型火电央企,煤炭价格在800块以上,大概率亏损;


煤炭价格在600块左右能打平,或者赚点小钱;


如果煤炭价格能降到400块以下,火电厂开始大赚,净资产回报率能达到20%。


我们初步计算,煤炭的成本价算上运费在350元左右,一般来讲,这种地板价的时间窗口,不会特别长。

 

第三,自己转型变成多元化能源集团,积极进军投资新能源。

 

我们提供一个参考对象,美国南方电力。这是美国行业前三,也是全球排名第16的电力企业,它虽然传统能源还是大头(有31座化石能源电站),但同时它有33座水电站,16座太阳能电站,还有3座核能电站和风力发电和生物能源发电,它基本做到全能型选手。他长期的净资产回报率基本维持了10%的水平,也就是每年给股东带来10%的回报。

 

最后总结,能源行业是命脉,也是经济的刚需,其中的公司,如果能够有效经营,还是能在未来给投资人带来积极回报的。

 

数据来源:Wind,统计局,美国能源信息署,中美上市公司财报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