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可行性研究报告的中国野史

向洋看世界2020-06-29 15:30:55

我朝建政初期上项目是不要做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急迫渴望国家现代化的毛爷爷曾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大手一挥:这要一眼望过去上百个烟囱该是多么壮观啊!幸好当时财力有限加上毛爷爷后来忙于革命忘记了督办,否则我帝都人可早在1960年代就能吸上雾霾了。新中国北京的十大建筑是为改变国家一穷二白面貌的而起,似乎也没有必要做什么可行性研究报告了,苏联援建的151个工业项目也都是按照计划经济的思路,从布局、建设基础条件等都来不急仔细论证,老大哥给个啥就是啥,反正咱家也没有,倒是毛爷爷后来提出的要“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有点那么注重项目可行性的味道。

中苏关系紧张后,来自边境的苏联军事压力成了很长一个阶段建设选址的重要条件,所谓三线建设就是要在敌人侵略进入国土的前提下保存一个战略后方,为预防以苏联空袭为主要的建设思想“山”“散”“洞”是其集中体现。钢铁是军事工业的基础工业,围绕攀枝花建设钢铁基地成为了三线建设的样板。初选的厂址一是酒泉,二是攀枝花,但是酒泉在苏联空军一小时就能到达的轰炸线内,因此决定就在攀枝花建设。攀枝花有矿、有煤可是地处攀西裂谷没有展开钢铁工业的平台地形,周总理听到后说:弄弄不就平了嘛。这个渺无人烟的地方有了名字叫弄弄坪。生产出钢材运不出来,很好,建一条成昆铁路就是了!没有钱?毛爷爷说了:可以用我的稿费嘛!那个火热的年代,搞建设一靠领导人的远见卓识,二靠人民的冲天干劲,反正什么都是短缺的,也没有进行可行性研究论证的必要。

擦干悼念毛爷爷的眼泪,英明领袖为鼓足全国人民建设四个现代化的热情,加上只争朝夕的迫切愿望,提出建设“十个大庆、十个鞍钢、十个一汽”。说心里话,那时候不仅是英明领袖着急,我都着急,因为距离“本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就剩23年时间啦!遗憾的是这些项目都没有可行性研究报告,确实也受到国家财力的严重制约,后来这些“洋跃进”也成为了英明领袖黯然离开的重要错误之一。心里ps:那时的国家计委给领导下巴着实垫了不少砖。

小平拨乱反正后,反复强调要学习国外先进科学的管理,项目必须经过论证,可行性研究报告成为项目决策的必要条件。

可行性研究报告!听着名字就新鲜,该写点什么呢?研究点啥呢?那时候谦虚的中国人在国家计委的组织下,从美国的咨询公司请来专家,培训如何做可行性研究报告,有趣的是来自美国的专家以案例讲解,使用的案例就是巴西CST钢厂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国家计委从可研报告的内容分析,原隶属各工业部的设计院成为了编制可研报告的主体单位,承担起了咨询公司的角色。从时间上看,冶金工业部下属的设计院由于宝钢的建设再次成为编制可行性研究报告的先行者,宝钢一期的引进是小平参观新日铁君津厂时金口玉言“我,就要勒个!”而没有可行性研究报告的过程,到宝钢二期、三期,项目建设前提进行充分论证,编制可行性研究报告成了标配。从此中国进入了凡是建设项目必有可行性研究报告的历史阶段。

中国的可研报告自然带着浓厚的中国特色!特色之一是:可行不可行领导早就想好了、决定了。可研报告就是履行政府审批的必要文件。特色之二是:注重技术方案的论证,对项目存活至关重要的市场分析、财务分析普遍偏弱;特色之三是:设计院为自身下一步争取EPC处于有利位置,在技术方案的比选中多预先“挖坑”;特色第四是:业主方不尊重咨询的价值,不愿为可行性研究报告付费,或以下一步给项目利诱,或以要维护以业主的关系威胁。缺乏“独立、公正、第三方”的立足点,为国家健康发展作出重要贡献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及咨询行业始终没有得到健康的发展,权力话语下的专业咨询服务水平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国际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