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深度报告 - 机械 德国工业4.0产业链调研报告:“执着前行”,探求德国制造的强悍基因

华泰证券研究所2020-06-29 16:58:37


新财富恳请投华泰机械第一,您的支持对我们非常宝贵和重要!我们将一如既往以最勤勉态度、做专家级研究及平台型卖方,拜谢!


核心观点

实地拜访,探寻和感知德国制造能够如此强悍的四大内在基因

总结德国制造的四大独特基因:1)执着、追求完美、严谨的民族性格;2)职业教育及工会组织,培育和守护优秀制造业者;3)悠久研发体系及家族企业;4)硬件自动化+软件信息化,率先进入工业4.0时代。“不忙碌”,是对德国企业和产业工人的第一印象,但效率惊人,以宝马工厂为例,对外宣称60秒下线一辆宝马7系轿车。

 

对中国制造的启示一:工业4.0是抢占未来工业制高点必须经历的“科技竞赛”

基于硬件自动化和软件信息化,已完全实现柔性制造,德国率先迈入工业4.0(即智能制造时代)。强调的是依托信息物理系统CPS,通过纵向、横向、端到端的三大集成打通企业内、全产业链上的信息流 ,运用工业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3D打印等关键技术使得整个工厂、生产、物流、服务智能化,全面提升制造业的竞争力。谁掌握了智能制造的标准,完成需求和制造的智能匹配,谁就抢占了未来工业制高点。

 

对中国制造的启示二:未来5年将是对德国并购的好时机,或弯道超车

原因包括:中国本土的巨大市场、家族企业提供潜在并购机会、国内资本市场的相对高估值和市值。中国已成为对德国投资最大国家之一,主要在汽车制造、机械制造、电子类及传感器产品、生物医药等。同时,德国制造企业历史也表明,高端制造特别是在信息化、数字化制造方面,并购成为了有力的扩张手段。举例来说,西门子集团在过去170年不断通过并购、剥离、合营等手段调整主营业务,形成目前覆盖工业、能源、医疗、基础建设与城市四大业务领域的庞大业务链。

 

“制造2025”是中国的首个十年规划,工业化和信息化战略将得到持续投入

过去30年的改革开放历史,从装备制造行业的角度就是一段持续的“进口替代”历史,中国制造从最初的纺织服装行业,到后来的简单工业品,再到高铁、核电、航空、航天产业尖端制造,经历也许是人类历史发展最迅速的扩张,但也看到了未来进一步进口替代的艰难,因为我们将要挑战的是欧美日等国在军事新技术、大飞机等顶级制造领域。此外,新一轮的工业革命的本质是主导未来世界的工业标准之争。美国互联网和软件业发达,提出工业互联网标准,试图从软件出发打通硬件;德国拥有强大的机械制造业,希望从硬件出发打通软件。作为拥有巨大市场和制造业、互联网基础的大国,中国企业也开始加速投入制造、储存、物流等核心环节的自动化和信息化。

 

智能制造是未来3年的结构性机会,三大领域最具成长潜力且将相互融合

我们认为,尽管经济预期不佳,但未来3年智能制造的需求仍非常庞大,也出自中国制造企业的本质动力,即对冲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压力、进一步提高生产效率来增加盈利能力。以下三大领域最具成长潜力且将相互融合:1)“云”:工业大数据及云计算。对数据进行采集、反应和预测,形成可行为的大数据;2)“网”:工厂内物联网及产业链整体互联网;3)“端”:智能生产终端是核心,包括智能机床、机器人、传感器、机器视觉、AGV等智能生产及物流设备。关注公司包括:机器人、巨星科技、日发精机、万讯自控、华工科技等。当前结合市值和成长潜力,重点推荐音飞储存(智能储存和物流集成业务)、华昌达(工业机器人集成业务)。

 

风险提示: 国家政策支持力度低于预期,核心技术突破迟缓


报告全文

1
实地探寻和感知德国制造强悍的四大基因

提到德国制造,我们想到的往往是耐用、实用、优质。德国工业产品以品质优良、技术领先、做工细腻在世界享有盛誉,这种口碑源于德国严谨、理性的工业精神和工业文化。从德国常见的姓氏舒马赫、施耐德、施密特、穆勒、施泰因曼来看,在德语里,它们都代表一门手艺:制鞋匠、裁缝、铁匠、磨坊主、石匠。从中世纪开始,老师傅带几个学徒做手艺,就成为德国人的职业常态。时移势易,工业化取代了小作坊,但“手艺人”的基本精神没有变。这种精神就是工匠精神。

德国制造强国的形成与其对工匠精神的重视密切相关。近两百年来的德国现代化道路,从“面子”看,是一条技术兴国、制造强国的道路;从“里子”看,工匠精神是其强国之路的重要内在支撑。德国人素以严谨细致的工作态度而著称,德国的企业家首先将自己定位为一个以技术改变世界的工程师,其次才是商人。在他们眼中,技术、工作本身的意义高于经济利益,有时他们甚至愿意为了追求精品而不计成本。德国的工人以被称为优秀“工匠”为极大荣耀。

据科隆大学学者罗多夫的总结,德式工匠精神具有三大特点:第一个特点是“慢”。也就是慢工出细活,对德国人来说,“欲速则不达”——稳健第一、速度第二。第二个特点是“专”。德国约有370万家企业,其中95%是家族企业,不少是世界某一工业领域的“隐形冠军”,共同特点是“专”,专注坚持于某些单一产品,并做到极致。第三个特点是“创新”。在德国,即使一些小企业也有自己的研发部门。长期以来,工匠精神已经成为德国文化的一部分。德国的“双元制”职业培训体系,也成为德国工匠培育体系的重要支撑。

工匠精神,使得德国工业发展至今依旧焕发着强大的品牌魅力。德国一如既往坚持的工匠精神——专注、坚持、精准、务实,就是一名工匠要有良好的敬业精神,对每件产品、每道工序都凝神聚力、精益求精、追求极致,即使做一颗螺丝钉也要做到最好。有着以“工匠精神”为代表的严谨、踏实、理性的工业文化做支撑,德国工业在进入工业时代以来一直稳步发展。

带着以上这些对德国制造的印象,我们实地拜访各类专家学者、企业及政府官员,探寻和感知德国制造能够如此强悍的内在基因。

 

  • 基因1:执着、追求完美、严谨的民族性格

德国的匠人并不是与生俱来的,他们也曾被世界嫌弃。德国人进入工业化后也经过“山寨阶段”,向英、法学习,偷人家的技术,仿造人家的产品。为此,英国议会还特别在1887年8月23日通过对《商标法》的修改,要求所有进入英国本土和殖民地市场的德国进口货必须注明“德国制造”。“Made in Germany”在当时实际上是一个带有侮辱性色彩的符号。

为了改变“德国制造”的形象,德国人改革创新,锐意进取,通过对传统产业的技术改造和对产品质量的严格把关,大力发展钢铁、化工、机械、电气等制造业和实体经济。

借力第二次工业革命的东风,以电能、内燃机和化学为代表的“德国制造”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如雨后春笋般迸发盎然生机,征服了全世界。一些享誉世界的名牌开始出现,如汽车领域的奔驰、电气领域的西门子、化学领域的拜耳等。过去那种质量次和精度低的形象开始被优质和高精度的形象所取代,“德国制造”脱颖而出,其含义也大为不同,并从此确立德国在机器设备制造领域的领先地位。

德国人从来不相信物美价廉,这也正是如今为何德国品牌在市场中价格偏高的原因。无论从原材料的选择还是工艺上的精益求精,德国企业一直把产品质量视为企业的生命线,并适用于适合区域。

“德国制造”的优势在于它的质量,解决问题的专有技术以及优秀的售后服务。德国企业发展的一般产品都是具有世界领先水平、高难度,别国一时无法制造出来的产品。这是由于在企业竞争战略上,德国企业往往不是选择成本领先,而是选择产品分层化,专注于小众市场(niche market),在制造业(特别是装备制造业)中的某一个细分领域深度耕耘。这些机械工程领域的小众市场的壁垒通常是比较高的,进入这些小众市场需要比较复杂的技术和生产能力。并且,小众市场的顾客一般比较挑剔,对于产品质量要求高。德国30%以上的出口商品,在国际市场上都是没有竞争对手的独家产品。德国人生产的工业制造品,大到挖地铁的掘进机,小到文秘工作中的订书机,从质量上讲都是世界第一。

相当于“性价比”,德国企业更追求的是生产出质量最好的产品。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德国制造的产品在国际市场上能够占据高端市场的领先地位。

 

  • 基因2:职业教育+工会组织,培育和守护优秀制造业者

德国的职业教育涵盖各个专业,包括超过三百多个职业岗位。从小学毕业起,学生就开始分流,其中的一部分学生进入职业教育的轨道。本着在社会中磨炼、实践中成长的原则和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的目的,德国职业教育为本国各行各业输送了大量专业人才。

他们如同分散在德国社会各处的“零件”,组合成德国经济发展的“秘密武器”,打造出一个又一个“世界一流”。德国的总体教育教学体系当中所包含的职业教育培养出了世界上最高质量的生产力和劳动力。其中最明显的是职业教育体系和工厂里的学徒制。德国的高等工业专科学校和工业大学,一百多年来培养出一代代卓越的工程师。

在德国,每一名接受职业教育的学生都必须要经过三年的学徒训练,必须要在工厂或其他任何产业实践基地进行三年学徒计划。这样可以帮助年轻人在完成学业的同时能够迅速就业。从1880年开始,这种双轨制的教育体系成为德国工业发展成功的关键。当然,这个架构也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建立起来。

同时,德国有保护和支持家族企业的各种协会。这类协会中,有传统机构,也有最近组建的组织;有的协会需强制性加入,有的则是自愿加入。在德国主要有五种协会组织:1)辅助性政府机构,比如德国工商会;2)由特定行业的公司构成的行业协会;3)专注于社交活动和为同道提供会面机会的协会;4)重在分享经验以及了解研究成果的协会;5)在公共领域代表家族企业及其所有者利益的协会。

德国工商会在地方以及全国代表公司的利益,他们是中小企业组织的基础,同时代表中小企业的利益。法律规定,每家企业都必须成为地区商会的会员。这些商会在“双元制职业培训系统”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这个培训系统是德国工业一个无可争议的重要优势。该培训系统可以为几乎所有的企业活动提供各种培训课程,比如创建企业、会计、营销等,他们甚至还为小企业探寻数字化带来的机会提供咨询。另外,所有全国性德国商会都有一位与政府机构、工会和其他利益相关者组织相对应的代表。

此外还有很多企业自愿加入的行业协会。几乎所有开展工商业活动的企业都是这种协会的会员。德国很多著名的“隐形冠军”企业就是“德国机械制造和工程公司协会”的会员。从根本上来说该组织是一个服务性组织,协会通过范围广泛的出版物、经验交流活动和培训项目为其会员提供支持服务。

 

  • 基因3:悠久研发体系+家族企业,工匠精神的土壤

“不忙碌,但效率惊人”成为了我们对德国制造企业和产业工人的第一印象,所有的流程都是经历数十年研发固定后程式化的,流水线上还播放着舒缓的音乐,但是效率却惊人,以宝马工厂为例,对外宣称的是60秒就能下线一辆宝马7系轿车。

深入探究德国企业的另一个重要的关键词即为“家族企业”。工匠精神是当今社会非常稀缺的品质,而优秀的家族企业是培育工匠精神最适宜的土壤,东西方皆是如此。因为家族企业成功传承所遵循的价值观与工匠精神是一致的,它们共同的敌人是浮躁的心态。所以没有家族企业传承,就谈不上什么工匠精神。

在德国350万个企业中,90%由家族经营。德国最大的100家家族企业,平均年龄超过90岁,皆是名副其实的百年老店。

这些家族企业信奉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经营哲学——“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因此他们中的一部分企业不纯粹追求利润,也不擅长资本运作,更是从来没想过上市,而这也进一步加剧了德国股市的不发达,全德国不过800家上市公司。不过,也正因为资本市场不发达,许多德国企业,尤其是家族企业,都会老老实实地把产品做到最好,把管理做到最好,反而让德国的实体经济变得特别强大。不轻易急速扩张、稳健经营,与其说是德国家族企业的特点,不如说是德国企业的普遍特点。当然稳健不意味着守旧,德国的家族企业平均将销售额的4.6%投入研发。根据欧洲专利局统计,德国的人均专利申请数量是法国的2倍,英国的5倍,西班牙的18倍。

目前,对中国企业影响最大的可分为美国模式和日德模式。美国模式以连锁模式和互联网模式为主,做快做大,上市扩张,以尽快占领更多市场份额为目的,手段是价格战、营销战和资本运作。与此相对的是日德模式,与其家族企业和民族性高度相关,本份、执着、技术控、完美主义,区别于美国的高速扩展模式、上市模式,因此日德鲜有超级互联网公司诞生。美国模式对中国企业影响甚巨。集中的表现就是“唯上市论”,导致的隐忧正在成为问题。好像一上市,企业的问题就一了百了。对照当前上市的浮躁之风,日德家族企业步步为营的作法更有借鉴意义。

此外,德国企业极度重视产业转型和新技术,但强调技术的原创能力。我们拜访了法兰克福的一个生物制药产业园,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该地区制造业的一段转型历史,二三十年前法兰克福当地以化工产业而著名,但后来化工行业不景气,大量企业倒闭或迁走,当地政府牵头开始组建扶持基金及产业园向制药业转型,但整个过程当地企业和政府极为重视的技术原创性,依靠毗邻的法拉克福大学建立起了很多后来发展壮大的初创企业。对我们的启示是:对技术的原创能力的执着,或许是未来判断中国制造企业是否转型成功的重要指标之一。

 

  • 基因4: 硬件自动化+软件信息化,德国已迈入工业4.0时代

自动化制造已成为德国大型企业的“标配”,并开始转向信息化和柔性制造,不同程度地迈入工业4.0(即智能制造时代)。现代工厂信息化发展的新阶段,是在数字化工厂的基础上,利用物联网技术和设备监控技术加强信息管理和服务;清楚掌握产销流程、提高生产过程的可控性、减少生产线上的人工干预、及时采集生产线数据,合理的生产计划安排,加上绿色智能的手段和智能系统等新兴技术于一体,构建一个高效节能、绿色环保、环境舒适的人性化工厂。涉及整个企业的生产物流管理、人机互动以及3D技术,应用在工业生产过程中,对整个生产流程进行监控,数据采集、分析,形成高度灵活、个性化、网络化的产业链。

工业4.0将在制造领域的所有因素和资源间形成全新的社会-技术互动水平。将使生产设备、机器人、传送装置、仓储系统和生产设施形成一个循环网络,实现柔性生产,这种端对端的工程制造不仅涵盖制造流程,同时也包含了制造的产品,从而实现数字和物质两个系统的无缝融合。智能工厂将使制造流程的日益复杂性对于工作人员来说变得可控,在确保生产过程具有吸引力的同时使制造产品在都市环境中具有可持续性,并且可以盈利。



  • 未来5年将是中国对德国的并购正是好时机,或存在弯道超车的机会

中国已成为对德国投资最大国家之一,以巴伐利亚州为例,目前共有大约300家中国企业在该州投资,过去五年在该州的投资项目排名除本土以外所有国家的前三位。投资的领域主要集中在汽车制造、机械制造、电子类及传感器产品、生物医药等。




德国制造企业的历史也表明,高端制造特别是在信息化、数字化制造方面,并购成为了有力的扩张手段。举例来说,德国本土工业自动化巨头——西门子在过去170年中就采用了大量的并购,来快速布局工业信息化,为工业4.0战略的提出和实施奠定了坚实基础。



未来5年将是中国对德国的并购正是好时机,或存在弯道超车的机会。我们总结起来有以下原因:1)中国本土的巨大市场,到今天为止德国仍有许多优秀的制造企业难以开拓中国市场,需要通过与中国企业的合作才会顺利局面;2)由于家族企业的原因,许多德国企业难以继续做大或者后继无人,因此存在潜在的优秀企业并购机会;3)得益于国内资本市场的相对较高估值和市值,中国上市企业在德国境内的并购力度正处于加大趋势。


研究员简介







欢迎关注华泰证券研究所官方微信平台!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PDF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