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从三个历史故事看如何研究企业

证券时报网2020-08-06 10:24:08

中国历史上有一个著名的故事,叫“丙吉问牛”。说的是汉宣帝时,有一次丞相丙吉外出,遇到路上有人斗殴导致死伤,他不管不问径直走过,但却在一头喘气冒汗的牛边上停下来,问车夫“你的牛走了多远啦,怎么会喘气呀?”之类的问题。

丙吉的下属不解,问您怎么问畜生、不问人命呢?丙吉答,我是宰相,“宰相不亲小事”,斗殴死伤自然有地方官管理。但是,现在刚刚是春天,牛走路不应该喘气冒汗这么厉害,“此时气失节,恐有所伤害”,我担心气候失调、农业受灾,这是宰相应该管的事情,所以要问。于是属下叹服,“以吉知大体。”(典出《汉书·丙吉传》)

可以看到,丙吉在路上调研民情的时候,抓住了大方向,忽略了小问题,这也是他成为一代名相的原因。其实,在分析企业、调研行业时,我们也需要遵从这样的原则,寻找会影响企业长期发展、竞争力的大原则和大方向,避免以弄懂一些细枝末节的小知识而沾沾自喜,或者用在调研中学习到的、平常不知道的知识而作为炫耀的资本。

不过,由于寻找大方向、大原则是一件比较痛苦又无聊的事情,而炫耀一些新学习的小知识,既来的方便,又有趣有意思,还能显示自己与众不同的“专业性”,所以不少人在调研的时候,喜欢把注意力放在一些细枝末节的小知识上,却忽视了可能影响企业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发展的关键因素。

比如说,我有个朋友,去调研乳制品企业以后很高兴的问我,你知道奶牛有几个品种吗?还有朋友调研了酱菜企业,回来跟我嘚瑟,她知道了酱菜有几种做法。也有人去调研了白酒企业,之后号称知道了白酒生产线有多少个具体组成部分,每个部分又是具体如何运作。还有人调研了银行以后,抱回来一张银行的招聘审查表,说自己搞清了银行在人员录取时,审查性格的方法。

以上这些,都属于看似专业、其实对判断公司和行业并无多少作用的微小技术细节。对于投资判断、企业长期竞争力判断来说,奶牛有多少品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怎样的企业,可能会拥有更好的奶源。酱菜怎么做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中国人的食品分配里,这种起源于蔬菜不足、尤其是冬季蔬菜不足的食物(韩国的例子尤其明显),未来的发展方向可能会如何,如何可能适应到人们日益挑剔的食品需求中去。白酒企业如何生产白酒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中国的酒文化中,白酒给人们带来的印象好坏导致了价格高低,而未来价格改变的可能性,又来自印象的改变。银行在最近的招聘中如何考核性格其实并不重要,要知道一家银行少则有几万员工、多则有几十万,在充分市场化的情况下,员工的整体素质往往与银行开出的薪酬和考核机制关系更大。

在清朝史料《啸亭杂录》一书中,曾经记载了一段岳钟琪对傅尔丹的评价。在讨伐准噶尔人的战争中,雍正帝派镶黄旗贵胄傅尔丹,与汉人将领岳钟琪领军出征。岳钟琪到傅尔丹营帐中议事,看到帐中刀枪林立,就问这些是干什么用的?傅尔丹说,这是我平时练习的兵器,挂在这里激励士卒。岳钟琪出来后,对手下说,傅尔丹是大将,“为大将者不恃谋而恃勇,亡无日矣。”(做大将的人,不依靠谋略却依靠勇武,离失败也就不远了。)后来果如岳钟琪所料,傅尔丹在讨伐准部的战争中大败。

而据《开国将军轶事》一书记载,在井冈山时期,林彪曾经把一支缴获的精美手枪送给毛泽东,结果毛泽东不要,把枪直接丢到地上说:“吾用此物,红军休矣。”正是不用手枪的毛泽东,才带领红色革命武装从小到大、屡克强敌,最终建立了新中国。而刀枪剑戟挂了一墙的傅尔丹,只落得个败军之将的下场。

所以说,我们在研究企业、思考问题时,必须抓住主线、找到最关键的点,而不应该在细枝末节上纠缠不休、甚至以知道许多知识点做为炫耀的资本,这样才能把大方向搞明白,找到长期投资的落脚点。

还记得许多年前,我从学校刚毕业时,有同学去一家香港证券公司应聘,面试官问的问题是“今天恒生指数收盘多少点?小数点以后也能讲清楚更好。”当时我那位同学答出来没有我不知道(估计不可能答出来),但是即使是今天,我也几乎不可能记住这样的问题。不过,这样的问题,和对市场的理解深刻与否,又有什么真正的关系呢?

(作者系信达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研发中心执行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