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今天,买房的笑了,炒股的懵了!房地产税仍遥远,证券法修订提速!

干部参阅2021-11-18 12:49:51

    来源:政商参阅,干部参阅(iganbu)编辑整理

今天(3月4日)上午,全国人大新闻发言人傅莹在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透露了两个重要信息:

 

1、房地产税法已经纳入全国人大5年立法计划,但2017年没有把房地产税草案提请常委会审议的安排。

 

2、今年4月,证券法修订草案应该能够再次提请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

 

买房的笑了

 

“消息一”是什么意思,我想大家都应该明白。它意味着房地产税的开征,仍然相当遥远。虽然有知情人透露,已经有方案提交给全国人大,“不提交审议”的意思,应该是继续进一步研究讨论。

 

房地产税的确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如果开征,也是意味着对拥有“红本”的房子开征。这些房子一般来说,都缴纳了70年(住宅)或者50年、40年(商业地产)的地价。在这个基础上,即便每个家庭有免征额度,也意味着政府重复收费。

 

此外,小产权房、违法建筑本来就没有交地价,开征房地产税之后怎么办?强制收?收不上来,你无法限制其产权和交易,你甚至不知道都有哪些人买了,有多少套;法院判决、警察上门?那将出现多少冲突?一分钱不交的(小产权房),可以永远不纳税;缴纳了巨额土地使用金的,反而年年重复缴税,这种不公平如何解决?

 

所以,房地产税距离开征仍然有相当距离,有人预测是在2020年之前开征,但这仍然是比较乐观的估计。

 

相信看了这个新闻的炒房者,叫从心里笑出来,因为又少了一个利空。其实抑制房价,政府有很多招数,唯独房地产税不能算。房地产税,主要还是为地方政府解决“长期饭票”的问题。如果想真的控制房价,提高按揭利率、首付成数和交易税费就行了。比如香港对外来购房者,以及买二套房的人,加收了相当于房价30%的重税,房价马上就被管住了。

 

前两天,有全国政协委员还建议,为了去库存应该降低三四线城市的首付,从两成降低到一成。如果这样做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三四线炒楼者的杠杆率将从5倍提高到10倍,意味着房价将再次飙升。而一成首付意味着,银行将面临巨大的风险。所以,这个建议是万万不可采纳的。


但这从一个侧面告诉我们,今年三四线楼市,其金融管控或许会放松。通过让房价上涨来去库存,仍然是一些人的主流想法。

 

炒股的懵了

 

“消息二”估计很多人没有看懂,我再把傅莹的话多引用一些,傅莹还说:

 

证券法修订草案是2015年4月提交给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的,那是初次审议,之后2015年底人大常委会授权国务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现在初审过去快两年,根据目前的安排,今年4月份证券法修订草案应该能够再次提请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

 

证券法的修订关系到我们国家资本市场法律制度的顶层设计,所以它涉及的问题比较复杂,也关系到保护投资者的权益。特别是2015年大家都记得的那次证券市场的异常波动后,之后暴露出一些新的问题,需要总结经验教训,需要重新进行论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听取了各方面的意见,也会同有关部门进行了重新的研究,现在对证券法修订草案重新做了修改,所以4月份提请审议应该是有把握的。

 

从傅莹上述表态说,我们可以推断出这次证券法的修订,应该与“IPO注册制改革”有关,否则不应该说“证券法的修订关系到我们国家资本市场法律制度的顶层设计”。


但是今天下午“财新”的报道却说“此前市场曾经希望在这一轮《证券法》的修订中为新股发行注册制扫清法律障碍,但根据证监会最新监管精神,新的修订草案中没有相关内容。”


那么问题来了,不涉及注册制改革,还修订证券法做什么?还何谈顶层设计?



所谓注册制,是相对于目前的核准制(其实仍然是审批制)来说的,是把企业上市的权利交给市场和企业自己。

 

去年年底以来,证监会加快了新股IPO节奏,控制了上市公司再融资。其目的就是让“上市红利”雨露均沾,尽量多的分给更多企业,也被认为是IPO注册制“不宣而战”。其动机是:房地产入冬,国家需要股市在“去杠杆”、和增加直接融资中发挥应有作用,为稳增长做贡献。

 

如果证券法修订草案可以在4月二审,则意味着一个巨大的悬念出现了:新版证券法会不会提及“注册制”,如果提及将会使用什么样的方式。


但不管怎么说,IPO大扩容的时代已经到来,这对于中小板、创业板上绝大多数股票是个大利空,中国股市估值偏高是长期现象,也是审批制人为制造出来的,正式的和不宣而战的注册制,最终都将颠覆这种局面。在这个过程中,高市盈率个股将成为最危险资产。

 

而且我一直有一个论断:股市的高市盈率和房价的偏高是相辅相成的,如果率先打破一个泡沫,一定应该是先破股市,这样才能引导资金流入实体经济和金融类资产,对楼市产生釜底抽薪的效果。


所以,这个消息对于股市短期走势构成利空。当然,从长期看,是中国股市走向健全市场的开端。


另外,今天还有一条消息:原深交所理事长陈东征认为,当前的IPO速度并不算快,上市融资顺畅了,可以激发民营企业的活力。


雾霾、二孩、中美关系…傅莹还回应了这些热点!


除了房产税和证券法,傅莹还回应了很多跟我们息息相关的热点。


关于未成年人保护


成都商报:民法总则草案即将提交本次大会的审议,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年龄是不是要下调到6岁,民法总则草案有什么特点和重要意义?


傅莹:农村留守儿童问题、社会老龄化的趋势,在民法总则里对监护制度作了进一步完善,尤其是注意到对失能老人的保护问题。年龄的下限到底是应该放到6岁还是10岁,怎么样能更有利于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更有利于他们的健康发展,这些问题还在讨论当中。


民法总则的制定对下一步民法典各个分编的编纂有统领的作用。按照我们现在的计划,应该在2020年完成民法典编纂工作,这对于我们国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是具有重要意义的。


关于雾霾治理


人民日报:雾霾治理是近年来大家一直关心的问题,今年全国人大在环境治理方面还会有哪些动作,如何推动相关工作的解决?


傅莹:治理雾霾是我们国家面临的一个长期挑战。从人大的角度来讲,我们一是要不断完善环境保护方面的法律制度,二是监督法律的有效实施。去年对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进行了执法检查,发现的问题包括责任落实不够、执法监督不到位、配套法规不完善,人大常委会提出了整改要求,今年4月份要听取反馈报告。


关于军费开支


CNN:中国今年的军费开支会是多少,会有怎样幅度的增长?如果在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形下,军费增长的幅度较大会是出于什么样的考量?和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宣布的大幅增加美国军费的开支有没有关系?


傅莹:2017年中国国防费增长的幅度是7%左右。我们国防费在GDP中占的比重是1.3%左右。美国军费已经很大了,北约也在强调要把他们每个成员国防费占的比重都提高到2%。


中国和东盟一些国家已经回归了对话商谈的轨道,南海的局面也是趋于缓和的,未来形势如何发展要看美国的意图,美国在南海的活动具有一定的风向标意义。


从根本上讲,美国恐怕还是担心中国从能力上赶上或者超过美国。实际上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跟美国在能力上差距是很大的,但是中国的军队发展建设是要继续下去的,这是我们保卫国家主权、安全的需求。


军队跟军队之间是不是构成威胁,是不是要有戒心,关键要看他们的战略意图,这是要认真探讨的关键问题。也就是说,是要追求共同安全还是排他性的安全。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中国的理念是维护共同的安全,这也是许多亚洲国家的一个共识。


关于电信诈骗


南方都市报:网络电信诈骗案件酿成的悲剧引发高度关注,我们发现背后的源头是个人信息泄露。请问将于今年6月1日起实施的网络安全法将对个人信息的保护起到怎样的作用?多年来,一直有人大代表呼吁制定一部专门的个人信息保护法,请问有没有这方面的立法规划?


傅莹:确实挺令人震惊的。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对保护个人信息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在我们马上就要审议的民法总则草案中明确规定了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正在审议的电子商务法中也纳入了保护消费者个人信息这样的规定。今年准备对网络安全法开展执法检查,关注的重点之一就是现在社会上特别关心的问题,就是非法向他人提供个人信息和网络欺诈。


关于监察体制改革


央广网: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如何发挥职能作用,来确保监察委员会依法依规地行使权力?另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事关全局的一次重大政治改革,为了使这项改革进一步顺利开展,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是否有修改宪法的考虑?


傅莹: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凡属重大改革都要于法有据的精神,去年底做了一个授权决定,就是在北京、山西和浙江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暂时调整适用相关法律,从体制、机制、制度建设上先行先试,现在试点工作已经全面推开了。


另外,把行政监察法修改为国家监察法的工作已经开始,今年应该可以提交给人大常委会审议。修改宪法是国家的大事,要在党中央的领导下,依照宪法规定的程序进行,有关这方面的信息我们也会及时地向社会公布。


关于中美关系


中国日报: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中美关系的走向一直受到广泛关注。想请问发言人,今年中美议会之间会开展哪些进一步交往计划,议会交往将怎样加强推动中美关系发展?


傅莹:美国国会跟我们之间的交往也是比较多的,今年也有这样的安排。我们还是主张能够通过扩大贸易的方式解决贸易逆差。另外代表团有针对性地介绍,我们要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这是两国关系稳定发展的很重要的基础等等。我当时也是代表团的成员,我观察美国议员是很重视中方的意见和想法的。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记者: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的言论变化无常,在这种情况下中美关系怎么发展?


傅莹:中美关系,比较引人注目,这方面讨论比较多。一个总的看法是,中美关系合作还是主流,现在美国对内对外政策都有一些调整,你刚才也提到了美国新政府也有不少想法、一些主张。美国的政策调整具有全球性的影响,当然大家都希望这个影响是正面的,是积极的,但如果有挑战的话,中国也会坦然应对。


我对中美关系有一个观察,我认为美国社会对中国普遍不那么了解。这次美国大选,每个候选人都谈到了中国,我听下来看他们讲的关于中国都是老故事,或者是不那么真实的故事。在这样一个信息通达的社会里,其实这个现象是挺不自然的、挺不正常的。


在美国,包括在你们的报刊上、在美国的电视上,你要得到关于中国一手的资讯是比较有限的。当然,从我们的角度我们要多努力,尽量让自己的信息更多的通达国际社会、通达美国社会。我们也希望我们这么多国际媒体,这次来报道我们的“两会”,希望你们多注意中国的新故事。


关于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


光明日报: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在文化立法方面近期还有什么安排?3月1日起实施的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有何重要意义?它将为百姓带来哪些利好?


傅莹:在我们的法律体系中,文化类法律相比而言确实少一些。本届人大常委会加大了这方面的工作力度,已经通过了有电影产业促进法、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正在制定的有文化产业促进法和公共图书馆法。另外准备修改两部法律,一个是文物保护法,还有一个是著作权法。


关于中印关系


印度报业托拉斯记者:中印两国之间的关系在去年遇到了一些困难,特别是有关印度加入NSG、联合国安理会恐怖组织列名等问题,双方还存在着一些分歧。2017年刚刚开始,您如何看待今年中印关系的走向?


傅莹:关于中印战略对话,我觉得还是挺积极的,我认为看中印关系要看到树木,也要看到森林。中印这些年一方面谈问题、一方面继续不断推进合作,所以才能走向今天这一步,看问题还是要从大的方面看。


关于减税降费


新华社:减税降费是近期的一个热点话题,一方面党中央、国务院减税降费的力度很大,另一方面相关企业感受感并不强,而且有的总喊疼。您如何看待这种落差和矛盾?2017年全国人大如何监督政府部门进一步向社会公开收费清单?清理不合理的涉企收费,并压减政府行政性开支?


傅莹:到底是税的问题还是费的问题,很多人认为还是费的问题多一些。这个讨论本身就有利于寻找解决问题的路径,中国的发展,我们经济发展,首先是企业的发展,这些年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国际环境也不一样了,企业对税费更加敏感,所以这方面的议论也多一些。


总的看,减轻企业负担涉及到振兴经济,这也是最近这一段改革要重点解决的问题。按照我们目前的规划,2020年要实现税收法定,所以总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为企业健康发展提供一个好的环境。


关于全面二孩


中国青年报和中青在线:全面二孩政策实施给妈妈们造成很多困扰,比如就业的歧视、产假和职位的一些矛盾等等,请问发言人,您是如何看待包括二孩妈妈在内的女性权益保护的问题?


傅莹: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一年,应该说总的效果是好的,但是在实行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包括你说到的女性就业歧视。妇女能顶半边天,道理也可以讲得很丰满,但现实可能就会很骨干。我认为确实要转变观念,一定要尊重女性就业的权利,要看到妇女儿童关系到我们国家的未来。


另外,大家在讨论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在全面推进二孩政策实施中,相关的配套政策和服务要跟上,比如母婴和幼儿的照料,现在的服务就满足不了需要。所以无论从公共资源的角度还是从社会资源的角度,这方面的配置都应该尽快调整,能够跟上需要。从我们国家法律法规的角度讲,我们是严禁就业歧视的,而且我们的政策上也是非常重视保护妇女儿童权益的。


关于食品安全


央视记者:去年全国人大针对老百姓关心的舌尖上的食品安全、足尖上的道路交通安全这个问题都展开了专题询问和执法检查。请问发言人,在这个工作中目前取得了一些什么样的实际成效?在推进全面依法治国的进程中,全国人大如何更加有力地发挥好它的监督职能?


傅莹:感谢你问到我们人大监督的问题。过去这四年,人大常委会开展了二十次执法检查,我们的委员长和各位副委员长都多次做检查组的组长带队开展执法检查。去年就介绍过,我们形成了一个全链条的监督程度,监督的质量有了比较大的提高。今年是我们本届人大常委会的最后一年,我们也不会放松监督。今年也确定了一些重要的题目,比如药品管理法,这是大家关心的,另外产品质量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等。


关于国际秩序


意大利24小时太阳报记者:中国如何加速成为世界公民的进程,从而有能力保障一个新的国际秩序。


傅莹:这个问题真的比较大,不是三句两句能说清楚的。我理解你是关心中国成为一个世界级大国之后,对国际秩序是一个什么样的看法,要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我想,首先中国是要把自己的事办好,今后两个星期你们有机会近距离观察我们的“两会”,可以看到我们的党、我们的政府心系人民,我们要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这一路上沟沟坎坎还有很多,所以我们是凝神聚力、认认真真地去应对这些挑战,这方面我们的工作重心还是要把国内的事情办好,同时我们要继续向世界开放,继续向世界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