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为瞒足丈夫吃12年的避.孕.药,结果..

十点搞笑2552019-12-02 09:55:26

 
 
 
001、牺牲色相
 
 
 

所有同事都在享受午休,只有自己在工作,是件无比痛苦的事情,更痛苦的是我昨晚才睡了四个小时,所以在打完计划书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我已经累的趴在键盘上面睡了过去,等到我被手机铃声吵醒,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的事情。

看见手机屏幕显示"大魔女"三个字,我背脊骨凉飕飕的,立刻接了说我马上就好。电话另一端沉默了两秒,然后才传来大魔女冰冷霸道、不容抗拒的声音:"我在后街的公交站等着,给你十分钟时间过来……"

挂断了电话,我慌乱地把手机放好,操作着电脑想打印刚写好的计划书去汇合大魔女,结果鬼使神差地碰到了电源,电脑瞬间熄灭!天啊,打完最后一个字我已经睡了过去,计划书并没有按保存下来!

我要完了,大魔女在等着、客户在等着,如果我拿不出计划书,这个案子绝对要挂,接着大魔女绝对把我大卸八块扔下白云河喂王八。大魔女的称号可不是白叫的,折磨起人来,李莫愁都得叫她师祖。

大魔女原名林影儿,是创意策划部的总监,我顶头上司,虽然才二十五岁的如花年龄,却各方面都已经非常成熟、老练,尤其善于阴谋诡计,对工作效率和质量要求非常高,喜欢国骂,稍微不如意就骂人一个狗血淋头。

最令人受不了的是,这个在公司人见人不爱,花见花不开的大魔女林影儿,竟然还是公司四大女神之一,而且位列第二。其实林影儿应该排第一,因为性格残暴被减了分而已,否则不会输第一的客户总监王诺诺。王诺诺是属于那种大众情人的类型,绰号"公交车",寓意是人人都可以上,为此投票时更多的票数流向了大众化的王诺诺,严格来说林影儿才是真正实至名归的首席女神。

都说女人在每个年龄段都有每个年龄段的美,林影儿无疑刚好处于最美的年龄段。她长着一张酷有欺骗性的瓜子脸,眼睛明亮而有神,眼珠稍微有点蓝,鼻子挺直,很立体的五官。身材自不用说,绝对魔鬼中的魔鬼,这个魔鬼在穿着方面还十分偏爱性感,这么说吧,在炎热的夏天里,和她走在一起必须要先做好某方面一直坚强的准备。

跑出了公司、跑出了大夏,随着越来越接近后街的公交站,看见了林影儿的红色奥迪,我整个人从头冰冷到脚板底,绞尽脑汁想借口解释,最终都一无所获,但是要面对的总归要面对,我还是鼓起勇气拉开车门上了车。

林影儿显然已经等的极不耐烦,我刚坐好她就冷冷道:"已经超过十分钟,你有时间观念吗?我以为你在半路上猝死了知道不知道?"

对于林影儿的嘴不留情我已经习以为常,我不生气,因为我生气反而会遭受到她的更猛烈的攻击,我道:"托林总监的鸿福,小的好得很,身体倍儿棒,顿顿都吃两大碗……"

林影儿打断我道:"住嘴,计划书呢?"

我摇头道:"没有。"

"没有?"林影儿漂亮的双眼顿时瞪起来,她眼睛本来就很大、很亮、很有神,瞪起来更别说有多恐怖,她的声音亦冷得恐怖,仿佛刚从北冰洋捞起来似的,嘴角一撇道,"怎么可能没有?不是让你加班写么?你死哪儿去了?"

我解释道:"我有加班写,原本已经写好,只是没来得及按保存电脑就死了机!"

"白痴,你不会用定时功能?"林影儿尤其激动,以至于胸部随着情绪波动而晓有节奏地跳跃起来,那弧度、那深不可测的深沟令我无比神往,"我实话告诉你,这事你自己解决,还有十分钟就到约好的时间,我看你怎么死一份计划书出来,如果生意挂掉,你给我扫半个月厕所去。"

我道:"我自己和客户说,我相信能得到应有的谅解与尊重。"

"谅解与尊重?白痴,这是生意,商场如战场,何来的谅解与尊重?"林影儿冷笑道,"行啊,既然你这么天真,我就给你施舍一个机会,如果你能搞定客户,我可以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反而还会给你奖励。"

施舍?你妈的说话敢再难听点不?我心里鄙视着她、非礼着她,嘴里道:"我们一言为定,谁反悔谁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林影儿露出一个冷得令人发慌的冷笑,随即启动车子开出去,速度很快,一副迫不及待要看我失败的模样。我则闭目养神在思考怎么和客户解释,其实我没有信心,但有希望总好过立刻被判死刑。我记忆力好,方案又是亲手所写,条条框框都记在脑里。同时我还长着一张能和吴彦祖一拼的帅气脸孔,客户是女的,必要时牺牲色相总能把这桩生意捞回来吧?


 
 
 
002、强吻女上司
 
 
 

客户的公司"天鸿集团"距离我们公司不远,所以我并没有充足的时间去想妥善的解释,心里无疑很不安。但是转而一想,还是顺其自然吧,毕竟如果林影儿要我三更死,绝对不会把我留到五更天,关键是我不觉得今天是我的末日。

下了车,我跟在林影儿屁股后面往电梯方向走,目光落在林影儿屁股上面。她的屁股真的很性感,小内内都影印了出来,这就是传说中丰满的翘……臀吧?我真想摸一摸,但前提是我必须先做好被剁手指的准备。

进了电梯,按了六楼的按钮,林影儿靠着电梯壁开始对我冷笑,我心里发虚道:"林总监,你有话直说,不需要用这样的笑容恐吓我。"

林影儿道:"我怎么笑是我的权利,与你何干?"

"行,怎么回敬你也是我的权利。"说完,我翻起白眼,但还没有翻回来脚腕就已经被踹了一脚,我顿时叫骂起来,"靠,你属相是驴么?"

"靠?"林影儿漂亮的大眼睛又瞪起来,"你敢对我说脏话?"

完了,从来都只有林影儿问候别人的家人,她家人都藏着掖着不让别人问候。不过已经说出口,无法收回,事实上我不准备收回,好歹是个爷们,怕毛?我鼓起勇气道:"林总监,你对我说的脏话还少?你没少问候我家里人,我靠你一下怎么了?"

林影儿厉声道:"你再靠一下试试。"

我退了一步道:"你别逼我,我真会靠。"

"你靠。"

"别逼我。"

"你靠。"

"我靠。"

"你找死。"

林影儿抬腿就踢,那尖尖的高跟鞋尖直奔我的腿部。开玩笑,被踢中不得好几天下不了床?我立刻快速伸手抓住林影儿的脚夹在腰部,林影儿没想到我敢抓她,失去平衡以后往左边倒。这要撞钢板啊,我下意识踏前一步扶住她,力度有点过猛,偏偏电梯还突然卡了一下,所以最终结果是林影儿被我逼到了贴着电梯壁,我和她的正面距离就三两寸左右,一只手还抓着她的一条腿,那副神情在外人看来就是我准备要对她做无耻之事似的。

偏偏在我们愣神的时候,电梯叮一声,门在四楼打开,有人要进来,只是看见那样一副吓人状态又不敢进。我反应过来,以最快速度关上电梯门,正准备开口解释,林影儿发飙起来用力推开我,继续抬腿就踹,嘴里骂道:"我踹死你个死流氓,竟然敢非礼我。"

慌乱中我再度抓住林影儿的脚,嘴里解释道:"我那是救你,什么叫我非礼你?"

林影儿那听得进去,挣扎着道:"你给我放手。"

"这是电梯间,我真是救你,别动粗行不行?"

"我不动粗,对着个流氓我能不动粗吗?"林影儿一巴掌抽过来,"我抽死你。"

速度太快,距离太近,我没有完全闪开,面部被锋利的指甲刮到,痛的我想撞墙。

我知道和流血流七天还不死的动物讲道理从来都是白费劲的事情,我直接伸手抓向林影儿的衣襟,把林影儿整个拉过来贴近自己道:"小女人,给老子睁大眼睛看好,这才叫非礼。"说完,我的嘴巴随即印上去,吻住林影儿两片性感的嘴唇……

林影儿彻底老实下来,等我吻完放开她她还是愣愣的。刚好那会电梯叮一声响到达六楼天鸿集团的总部,我随即奔出电梯间,感觉很怪,既惊亦喜。我竟然强吻了林影儿,天啊,我真是吃了豹子胆。


 
 
 
003、等会好杀了他
 
 
 

天鸿集团是个大集团,电梯口有个霸气的接待台,里面站着两位气质极佳的美女,其中一位看了一眼稍微有点惊慌失措的我,礼貌的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我随即道:"电梯间还有位美女,好像需要帮忙。"

前台美女不敢怠慢,立刻从前台走出来,电梯门那时候还没有关上,因为被我按住了按键,前台美女直接走进去,见到站在角落里的林影儿,正准备说话,林影儿先说了,说不需要帮助,前台美女回头看了我一眼,目光中充满疑惑。

我淡淡道:"我们是劲霸广告的人,约了你们总经理。"

前台美女随即回工作岗位翻记录,然后又走出来,对我和已经走出电梯间的林影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不敢看林影儿什么表情,立刻跟着前台美女走,我没有防备林影儿从后攻击,毕竟这是客户的公司,林影儿不敢胡闹,但等会离开就不知道了,到了外面林影儿拿刀砍都敢。不过那是等会的事情,等会再算吧,反正已经吻了,回味起来还不错,林影儿两片嘴唇冰冷冰冷的,和她的人一样让人颤抖,记在心里,不可磨灭。

前台美女把我和林影儿带进一个豪华会议室,倒了两杯茶说了一声请稍等就离开了!会议室环境不错,两片大大的落地窗可以看见外面的风景。但是我有心情看风景吗?前台美女一走我就坐到角落里,时刻防备着被林影儿攻击。然而很奇怪,林影儿竟然无动于衷,脑袋瞥向窗外,看都不看我一眼。这是什么情况?暴风雨的前奏?得了,反正暂时无处可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就这样,我忐忑着和林影儿坐在会议室里,遥遥相望,等待着被接见。

天鸿集团是个大型生产制造公司,主要生产制造洗发水、牙膏、沐浴露之类的家庭用品,旗下掌管着多个响当当的品牌,基本在白云市随便挑一个家庭,都能发现这个公司的产品。而天鸿集团和我所在的劲霸广告公司存在着合作关系,是劲霸的一级客户,广告公关市场推广都是劲霸在做,一年劲霸在天鸿集团赚的钱就占公司总营业额的百份之五十。

这次牙膏广告的策划案,我写的非常好,只是没想到会那么悲剧。其实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公司换了高层,带没带计划书都不算问题,毕竟是老合作伙伴,好说话。林影儿刚刚那么暴躁就因为这个原因,第一次见新高层就掉链子,弄不好生意要黄,毕竟白云市还有两家比劲霸更牛的广告公司,如果生意真的黄了,公司将损失巨大,这责任谁都承担不起。

十多分钟过去,新任总经理还没有来见,不免让我感到烦躁,令我感到奇怪的是,林影儿竟然不着急,反而很休闲在喝茶。奶奶的,这可不像林影儿的性格,等这么久她应该发飙才对,至少对我发飙,如此安静在想些什么阴谋诡计?为了自身安全,我问林影儿:"林总监,你看一点都不着急,是不是已经心有成足?"

林影儿露出一个假笑:"我急什么?我在想别的事情,有个王八蛋得罪了我,我在想我车里有什么能杀人的工具,等会好杀了他。"

我镇定道:"林总监,你不该说,让那个王八蛋听见才不坐你的车。"

林影儿脸上的假笑变成了冰冷的冷笑:"没关系,我们天天见面,我肯定能找到机会整死他,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来到白云市,来到劲霸广告。"

我勉强笑了笑道:"我祝你心想事成,同时我有必要提醒你,人生无常,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谁整谁还说不准。"

林影儿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甚至目光转开,望向外面。她不说话,自然我不会贱得主动去招惹她,况且我还得趁有空想想办法怎么和客户解释呢!


 
 
 
004、口水溅流
 
 
 

无聊地等了差不多一小时,会议室的门终于从外面打开,走进来一个女人,或者说少妇比较合适,看上去二十六七岁的年纪,穿着灰色的纯色裙子,身段曼妙得犹如画中走下的女子一般。只见她胸部高耸、小腹平坦,曲线绝对玲珑,拥有一切棒身材所具备的所有条件。她下身穿丝袜,黑色纹条显得尤其性感和霸气,她双腿非常直,比例尤佳,我虽然不是丝袜控,但这样的腿显然已经让我口水溅流、难以自抑,某个部位瞬间产生反应。

必须承认,我震精了,毕竟如此精致的少妇很稀罕,她比过去我所见到过的任何一个、甚至全加起来都要妩媚许多。她的穿着配搭或许很简约,却和她的气质绝佳地融合在一起。她的秀发长长的披洒在双肩,虽然间隔一米多的距离,我却能嗅到一种足以陶醉的芬芳,而且这种芬芳,来自一个我很熟识的洗头水,这个洗发水广告还是我写的。

就在我愣神间,她和先站起来的林影儿握了手,接着和我握手,脸上露着足可以温柔地杀死我一百次的笑容道:"我是李溪灵,刚接手天鸿没几天,所以比较忙,让你们久等了,非常抱歉……"

虽然她在笑,但语调与笑容完全不搭,给人一种绝对公事公办的性子!弄不好这生意真要黄啊,我该如何是好?我心里叫惨不已,嘴里道:"其实等了不久,况且我们应该等。"

"请坐。"李溪灵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等我和林影儿坐下,她才坐下道,"先做个自我介绍吧,好让我进一步认识自己的合作对象。"

"林影儿,劲霸创意策划部总监。"介绍完自己,林影儿转而介绍我,"我助手杨祖然,策划组长,我们合作的好几个方案都是他写的……"

李溪灵的注意力转到我身上,专注而淡若的神态几乎要把我整个吸进她的世界里,我的内心在激烈地咆哮,稍微定了定神才道:"这次我也会努力做好的,请李总放一万个心。"

李溪灵点了点头道:"计划书带来没有?"

我连忙道:"没带来,但整个计划都在我的脑海里面。"

李溪灵稍微愣了愣,语调忽地变冰冷起来道:"是忘记带的意思?"

我忐忑道:"带了,不过在半路上撕烂了,不怕李总笑话,我和林总监之间发生了小摩擦,不过你放心,内容全部都印在我脑海里,我可以说给你听,你如果觉得不满意,我可以进一步修改,或者我们明天再谈,我晚上加班加到吐饭也要写出来。"

说完,我看了林影儿一眼,发现林影儿剐着我,立刻目光转回到李溪灵身上,等待判刑。我猜这刑会很重,因为李溪灵脸上的微笑消失了,屁股离开椅子,走了两步打开会议室的门对外面的办公厅吼道:"哪谁,去把我的秘书叫过来……"

叫秘书?这要干嘛?送客?我心里那个苦逼,正要好话,李溪灵的秘书来了,是一个短发的女孩,长的很小清新,声音很细腻:"李总有吩咐吗?"

李溪灵道:"去拿笔记本电脑进来,要干净的。"

小清新秘书随即跑了,李溪灵坐回原来的位置不说话,那副神情明显亦不愿意别人和她说话,我哪敢乱开口,林影儿更不开口。这事很悲剧,我有处理方法吗?没有,我只想小清新秘书赶紧来,看下一步李溪灵的动向再做打算,我就不相信方案够好李溪灵会放弃,反正无论如何我对自己充满信心,广告策划是我与生俱来的强项。


 
 
 
005、大丈夫能屈能伸
 
 
 

五分钟后,小清新秘书抱来一台苹果笔记本,连充电器都带上,虽然效率不怎么着,但是质量真不错,是一整套带来的。李溪灵指了指我,让小清新秘书把笔记本电脑放到我面前。我一惊,看了林影儿一眼,发现林影儿脸上的神情和我一样,写满了惊讶。

小清新秘书倒是很平静,匆忙把笔记本电脑摆在我的面前,然后打开。李溪灵随即对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杨组长,我明天要出差,现在是下午四点,距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你应该能写出一个方案吧?"

李溪灵的意思是今天下班前不写出来就不合作?老实说,我都不知道该给什么样的反应。林影儿倒是很干脆,抢着道:"没问题,请李总对我们的工作效率放一万个心。"

"那好,我们下班见。"李溪灵从座椅里起来,往会议室外面走,不过刚走出几步又返回来对小清新秘书道,"现在开始到下班谁都不能进会议室,以免打扰了客人。"

李溪灵又走了,小清新秘书对我笑了笑,亦飘然而去。我随即对林影儿道:"林总监你没疯吧?即便真的全部都记得,一个多小时你认为我能写出来?整个计划书包括市场调查报告总共两万多字,你见过打字速度一万多一小时的没有?"

林影儿道:"你说有问题,合作直接取消,我是在帮你,难道你要承担这个责任?你要知道天鸿集团对我们劲霸的重要性,一级客户。"

我道:"这本身就有问题好吧?你答应下来也是苟且残存,完成不了一样要取消这个合作,甚至是全部合作。"

林影儿冷笑道:"所以别说我不帮你,调查报告我有存底,我回公司发到你邮箱,你自己整理加进去能省不少时间。"

"我一个人在这儿?"

"我可以不走,你同意吗?"林影儿还是那副冷笑,"扫厕所,你可以直接去跟李总说你干不了,随便你。"

扫厕所多丢人,虽然只是创意策划部的厕所,但公司所在的大夏内部系统很发达,不用一个小时就会整座大夏都知道,我怎么着都拿过最佳员工称号的人,上过公布栏,有点知名度,绝对丢不起这个人,我道:"我干,你马上回去给我发市场调查报告。"

林影儿哼了一声道:"我凭什么帮你?"

"你自己说的,这叫帮我?这是工作,你是总监,比我更知道这个生意的重要性。"

"你叫我一声妈,我就帮你,否则我哪儿也不去。"

太逗了吧?我叫林影儿做妈?这报复会不会来的太快?这个卑鄙的女人,这是工作,非常非常重要的工作,她倒好,落井下石、过桥抽板。

"怎么样?叫不叫?"林影儿抱着双臂,笑的很邪恶。

权衡左右,我还是觉得丢不起这个人,叫吧,大丈夫能屈能伸,今天叫她当妈,改天让她叫我祖宗。暗暗在心里发了誓,我挤出一丝笑容道:"行,我叫,妈,帮个忙回去给我发市场调查报告,谢谢。"

"嗯,儿子乖。"林影儿拉开会议室的门却没有立刻走,想了想又道,"乖儿子,别以为刚刚的事情已经一笔勾销,你死定了,即便这个生意没有黄,你也一样是苟且残存。"

我保持着迷人的笑容,等林影儿关上了门,我才骂了出来:你个介乎于傻A和傻C之间的女人,让你先得意一阵,老子要是不逆袭你,老子这辈子都把裤衩反过来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