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马斯克上天容易“入地”难 特斯拉评级下降 被指或只能再活3个月

有车智联2021-01-10 12:12:49

上天容易入地难,埃隆·马斯克完美地诠释了这句话。一边是SpaceX成功发射,人类的星际移民梦照进现实带来的无限荣光,另一边却是特斯拉的量产瓶颈、致死事故带来的破产危机。

作为一个曾进入全球50大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的知名人士,他可谓是毫无偶像包袱,每天都要刷Twitter转发感兴趣的新闻,一高兴还要和自己的粉丝互动解答。也不知道一个每周工作时间超过100小时的人是怎么做到的。

看看他这段时间的Twitter动态,推广自己的新公司,转发Model 3获得某媒体“年度最佳车”的新闻,还很有闲情逸致地评论一篇涉及Facebook的负面文章。简直生活一派祥和。

如果不是看到多个媒体曝光某辆特斯拉Model X在硅谷撞上了高速公路的中央护栏、又遭后车追尾的惨烈事故,我差点就信了他。事故中Model X的锂电池组在强烈撞击下爆燃起火,车头完全消失,38岁的华裔司机不幸身亡。车祸的肇事原因还有待查实,暂时无法得知车辆是否处在AutoPilot(自动驾驶)模式,相关机构已经就此展开调查。

你以为特斯拉自动驾驶模式的安全性遭到质疑只是个小插曲吗?纵观大大小小特斯拉汽车新闻,我只想说,怎么又双叒叕是你?

特斯拉评级下调 马斯克失宠华尔街 

本周,穆迪评级(Moody's)将特斯拉的信用评级从B2下调至B3。在其信用评级中,被评为B级就意味着企业信用程度差,偿债能力较弱,B3则是评级系统中B级最差的一档。特斯拉的股价持续大幅走低,本周已经下跌了17%,本月下跌了23%,更较去年9月的高点缩水三分之一,市值直接蒸发了超过200亿美元。一些投资者已经开始抛售持有的特斯拉债券。

穆迪估计,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里,除了正常运营所需的5亿美元的最低支出,特斯拉还想继续提升产能,可能需要维持去年20亿美元的运营支出。此外,未来12个月,特斯拉需要偿还11.5亿美元的到期债券,年底之前还需要偿还24亿美元对供应商的应付账款,而应收账款却只有1500万美元。


海外某对冲基金的基金经理Thompson 评价说,特斯拉的财务表报是他所见最糟糕的没有之一,已经到了破产的边缘,除非马斯克能够使出魔术式的绝招。

他预计称,特斯拉的账面资金只够再烧3个月,但Twitter上的马斯克依然在谈笑风生。

事实上特斯拉的资金问题一早就能看出端倪,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 在过去的5年中,曾85次要求特斯拉提供更多的信息和披露,但特斯拉方面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回应。想象一下这个被催着看报表的画面感,也能感觉到特斯拉的账目绝不是什么能骄傲地拿出手的东西。

目前SEC已对特斯拉公司展开了正式调查,这直接导致特斯拉想从公开市场筹措资金将会受到极大的阻碍。舆论的导向完全地偏向了负面,债市投资者也已经失去了信心。去年8月特斯拉发行的2025年到期、18亿美元债券目前价格已经跌到了最低点,甚至接近90美分,收益率则飙升至6.58%。而做空特斯拉更是成为了股市大热潮。

你看着马斯克不知该说个性还是潇洒的生活态度,或许还会想着“大佬就是大佬”。可你一旦看清他是怎么一步步走到这步田地……还是叹口气看戏吧。

造车还是绣花 Model 3遭遇“产能地狱”

特斯拉Model 3发售以来,产能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售价3.5万美元起的Model 3是特斯拉第四款车型,也是第一款面向大众市场的车型。得益于马斯克和特斯拉的超高人气和技术优势,Model 3在正式交付和提供试驾之前,就已经获得了超过50万辆的订单,拿到了10亿美元的定金。但这款原本意在提升特斯拉格局的车型,却面临着无车可交的尴尬境地。

按照马斯克的原先规划,Model 3的产能应当在去年第三季度达到1500辆,去年年底达到每周5000辆。但预期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实际上,去年第三季度Model 3只生产了222辆,第四季度生产了1542辆。

由于产能无法提升,交付遥遥无期,已经有数万人取消了Model 3的订单,后续的销售也受到了拖累。

早早预订了特斯拉Model 3的车主们跟厂商大眼瞪小眼的状况,想想都很尴尬。光看产量的数字对比也让人不禁想,这是造车还是绣花……

马斯克押宝自动化 正毁掉特斯拉?

券商Bernstein的分析师认为,马斯克已将特斯拉过分自动化,而这正在毁掉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与大多数汽车制造商一样,特斯拉在冲压、油漆和焊接环节上是自动化生产,但与其他企业的不同之处在于,特斯拉也在尝试用自动化设备来完成最后的组装环节。一般来说,组装环节用到自动化设备的时间不会超过总工作量的5%,特斯拉想让自动化占到50%

问题就出现在这里,“自动化在组装环节的作用有限。”分析师沃伯顿说道。

特斯拉订购了大量库卡(Kuka)公司的机械臂设备,但其组装环节自动化的结果,就是比传统车企花费更多时间才能完成相同水平的产量。

完全自动化生产也不是没有先例,菲亚特与大众都尝试过,但也都失败了。日本的大型车企在组装环节上会对自动化进行限制,不仅是因为要考虑到生产成本,更重要的是,过多的使用自动化设备反而会减低产品的质量水平。

不仅如此,高自动化工厂需要的资金投入对成本控制也是一大问题。自动化虽然节省了一线工人的工作成本,但聘用可以管理、操作与维护设备的工程师的成本也不低。最终结局还是导致了入不敷出。

有传言称马斯克寄希望于中国,但令人叹服的是在这个关口上,马斯克在Twitter上直接抨击中国政府对汽车进口关税和合资建厂的要求不合理,特斯拉在中国的前景怕是蒙上了不止一层的阴影。据了解,特斯拉在中国的合资建厂计划已经规划了三年,但都因为马斯克不愿合资而长期搁浅。

结语

写到这里,脑子里只剩下了点点点……冒险的时候总该想过最坏的结果吧,什么时候能看到对策呢?

这么能耐用你的Twitter去造车吧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