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近900家幼儿园被取缔!“虐童案”后,多少孩子无园可上?

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2019-06-11 14:21:51


在今年最高检工作报告披露了携程亲子园虐童案和红黄蓝虐童案的调查进展后,昨日(3月26日),最高检发布的消息显示,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对携程亲子园工作人员郑某等8名被告人提起公诉。


此前最高检工作报告还披露,红黄蓝幼儿园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去年11月相继曝出的两起幼儿园虐童事件,一度引发社会关注,虐童风波像一道阴云一样笼罩在人们心头。如何修补幼儿园虐童事件带来的“裂痕”?如何预防、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就此采访了几位幼教从业者。


虐童风波过后的新学期伊始,北京某事业单位附属幼儿园保教主任丁兰感觉比往年更加忙碌。除了像以前一样要做好新学期幼儿园的保教事务外,她还要协助园长接待来自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各类检查组。


这被业内看作是2017年的红黄蓝事件、携程幼儿园虐童事件后,主管部门的应对之策。3月16日,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记者会上指出,目前学前教育在保教过程中,管理和安全问题存在着诸多漏洞、薄弱环节。未来要通过人防、物防、技防并举,加强幼儿园的安全管理。


而与公立幼儿园相比,民办幼儿园受到的冲击大得多。


3月3日下午,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开幕会结束后,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部长通道”上接受记者提问。(网络图)


新华社在2018年1月的一篇报道中透露,截至2017年12月,北京市共取缔893所无证幼儿园。无独有偶,2018年1月底,“深圳市新型公办园建设实施方案(第二次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实施方案》)发布,消息称“340所民办幼儿园或转为公办园”。


业界认为,在幼儿园儿童伤害事件频频发生后,随着监管政策收紧,撑起幼儿教育半壁江山的民办学前教育将从靠规模盈利的“上半场”,进入以质取胜的“下半场”。然而,要打好“下半场”,却远非仅仅加强监管便能实现。


北京取缔893所无证幼儿园


“今年开学后,几乎每天都会有各个部门的检查组进行入园检查。从消防安全、饮食安全、教学场地安全,甚至抗震安全等都要定期检查。”北京某民办幼儿园园长周梅告诉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


在这场监管风暴中,不少民办幼儿园直接被关闭。


李欢开在朝阳区某社区内的家庭幼儿园便在此次整顿排查中被关停了。李欢曾是一名幼教工作者,退休后看到社区的很多孩子入园困难,便租了一个100多平方米的房子,办起了家庭幼儿园。


家庭幼儿园办起来后,李欢又招了一位幼师,和她一起带孩子们上课、活动、做游戏;还找了一个阿姨,照顾师生们的生活。孩子们则全部来自于李欢所在的社区,“最多的时候有18个孩子,一般是12-13个。”


李欢说,她搞了一辈子的幼教工作,最不喜欢把孩子们圈在屋子里,像大人一样整齐划一地活动。“三四岁的孩子,探索世界的好奇心正盛,爱跑爱闹很正常,应该让他们按照自己的兴趣活动。”


在这间人去楼空的幼儿园里,依稀还能看到往日孩子们在这里的情景:墙上挂满了孩子们的画作、照片和手工品,墙角放着孩子们种的小植物,窗台上搁着空空的鱼缸,书架上则散落着几本有些破旧的图书。


在李欢看来,自己的家庭幼儿园虽小,却五脏俱全,“普通幼儿园该有的功能,我们一个也不少。”李欢强调。她一直试图告诉记者,孩子们和家长都很喜欢她的幼儿园。


某幼儿园收到居委会通知。(网络图)


即便如此,这间幼儿园从开园之初,就没有办法取得办园资格,而只能以文化公司的名义运营。此次治理活动中,更是无法幸免地被教委以硬件不合格为由予以取缔。


周梅认为,像这样办学条件简单,但教育得法,深受孩子和家长喜爱的园所,一关了之显得有些一刀切。


但在监管过程中,类似的“误伤”恐怕难以避免。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17年12月以来,北京、深圳、河北等多地已开始加强对民办幼儿园的清查工作,并进一步加强对民办幼儿园的监管。


以北京市为例。据周梅透露,从去年12月中旬开始,她所在的民办幼教圈的社交平台上就经常可以看到民办幼儿园被取缔或者“转正”的消息。据北京市教委的信息,截至2017年12月,此次治理活动中北京取缔了893所无证幼儿园。


“这个市场太乱,应该有人管管了”


不过,多位业界人士和专家认为,总的来说,此次清查工作对于规范北京的民办幼教市场来说,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作为民办幼儿教育的参与者,周梅称加强监管是她盼望已久的事情,“这个市场太乱,应该有人管管了。”


“根据我们的了解,大多数被关停的园所确实办园条件差,硬件和软件都远远没有办法达到开园的基本线。”周梅称。


据了解情况的人士称,一些幼儿园既没有足够的场地、设备,教师也大多没有资格证书,基本的场所安全都很难保证,有的建在社区,有的租用民房,基本是“条件差、卫生差、老师差”,更不用说教育质量了。


“对于这样的园所,我们认为确实应该取缔。”周梅说。


事实上,在整顿幼教市场时,主管部门也考虑到了目前学前教育仍供不应求,“入园难”的问题。


前述北京取缔的893所无证幼儿园,大都是规模较小的园所,招生人数不过一二十人。


一位要求匿名的专家告诉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此次教育部门态度非常谨慎,关停的大多是规模小、质量差的园所,对学前教育市场的整体供应影响不大,“对大部分幼儿的入园问题都不会产生大的影响”。


红黄蓝幼儿园案件还在进一步侦查中。(网络图)


本刊记者接触到的多位业内人士和专家均称,对于幼教行业的长远发展来说,加强监管是理顺行业发展机制的机遇。


而随着监管政策的收紧,势必会引发民办幼教领域的“大洗牌”……


阅读剩余 52% 的精彩内容

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丁兰、周梅、李欢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杨溪


智库话题

你更青睐民办幼儿园还是公办幼儿园?为什么?

期待你的留言,

智库君还准备了小惊喜,

获奖名单会在第二天18:30后公布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