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南国的新风——潮汕文化圈县域电商调查报告

南大区域规划2021-07-22 15:40:52

2017年岁末,国土大半都沦陷在天寒地冻里等开春,而我们的潮汕第一夜,却穿着单衣坐在透敞的大排档里烫鸡丝。夜半三更,霓虹闪烁,车流不息,南风吹得柔软,腹中美食温暖熨帖。想起三月去山东调研淘宝村时,万物蛰伏、黄土漫天的肃杀,我不禁感叹起这来自低纬度的天然胜利——活色生香,不夜之城,潮汕人首先在时间的拥有量上就打败了很多地区

仿佛为了印证我对南方夜间活动丰富的艳慕,进村调研的时间定在了晚饭后。据工作人员介绍,这是淘宝村一天之中最忙碌的时刻。干淘宝这一行,忙碌是必然的,我预想了家家户户快递成堆,原材料和加工成品乱作一团的场景。然而,潮汕的乡村电商自有它的套路,这一点大大超乎我的想象。

在人多地少的潮汕地区,村庄的形态早已异化。没有农田、没有牲畜、没有平房,水泥硬化的路网纵横,村落绵延相接,多层洋楼鳞次栉比,KTV、咖啡厅、餐吧等休闲娱乐场所在暗夜里闪着灯。相比于传统认知中的中国乡村,这里更像是一个复合了生产功能的集镇中心。而走进每一扇家门,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超过6层的农民自建房里不仅住着老板一家,也有流水线、小广场、员工宿舍、健身房、办公室、会客和展厅。即使是专业人士也很难找到准确的语汇定义这种空间形态,用地分类失了效,用家庭手工作坊或者乡镇企业工厂来形容也都不合适。接触规划许多年,不曾想竟在南方的村镇里撞见这样一处职住平衡的绝佳范例,高效的空间运作和良好的职工住宿环境为电商的蓬勃发展打下了扎实基础。

“非传统”的空间形态(图为军埔村街景)

(图片来源:罗震东)


虽然已近晚上9点,形似中学教学楼的回字形工厂里依旧有序地忙碌着。同我认识中起于微末、艰难摸索的淘宝村不同,拥有30多年纺织工业历史沉淀的外砂镇,在面对新生的互联网浪潮时,体现出了长期技术积累的优越性。电商对于他们来说,不是背水一战的唯一机会,而是扩大销路、做出适应性改变的升级道路。除了传统的线下订单以外,天猫网店要求厂家提升对爆款的预测和设计能力,跨境电商则对公司业务开拓和运营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物流的大量介入、分销商订单和B2C包裹的分散化,往往让文化知识和操作能力不足的农民疲于奔命。而在这里,月销数十万件的电商老板们依旧能气定神闲地泡一壶好茶。精明细致的潮汕人早就将空间和时间做了有条不紊的切割:灯火通明的8层工厂里,打版、织布、缝纫、清洗、熨烫、包装被讲究地放置在不同楼层的不同板块,再由一台垂直升降的大货梯串联。上午接单、客服,下午生产、打包,一直工作到晚上10点,工人休息,司机装车,货品被连夜送往全国乃至全世界各地。日复一日、几班轮转、高效循环。

淘宝村彻夜不息的夜间运输

(图片来源:罗震东)


而最让人感到欣喜的,是长期“商本”文化熏陶下,这群“东方犹太人”在互联网+商服业拓展方面的敏锐嗅觉和杰出天赋。当规划师们绞尽脑汁地思考电商小镇究竟需要怎样的配套,却总不得要领时,潮汕的农村电商已经自发分化出了分工明确、专业化程度高、成效翻倍的上下游产业链和产业空间。各个村的电商协会负责举办联谊活动、维护市场价格稳定;联合职业技能培训学校建立的电子商务创业培训基地,大量输出了产品触网的前端(研发设计)和中后端(营销维护)返乡年轻人才;陈店镇的内衣采批超市、澄海的宏腾玩具展厅(会展中心甚至还设计了专门服务于穆斯林客商的礼拜室)则是创新的服务于中小网商的电商实体展销空间。设计-生产-批发-分销-摄影推广-线上运营,专业团队各司其职,专注模块内部优化,共享网络销售红利。在网购已深入人们生活细枝末节处的今天,电子商务再也不是早期一句“你好,亲”就可以获得成功的蓝海。面对日益复杂多样的网络推广销售环境,起步晚、学历低的农户几乎甫一开始就丧失了竞争的资格,而潮汕淘宝村的分工模式大大降低了“触网”的门槛,让村民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水平和需求寻找到互联网经济的切入点。 

陈店镇服装批采超市内景

(图片来源:罗震东)


联合职业技能培训学校建立的电商培训基地

(图片来源 :周思悦)




除了产业上的长期积淀和空间上的自有门道,相比于很多无中生有、或是机缘巧合之下白手起家的淘宝村1.0版本,当地农村电商的兴起更要归功于骨子里的基因使然。不同于一般中国人“家庭-家乡”的故土情感联结,潮汕人民自古重视的还有另外一层“家族”的关系维系。这一点在我们最后一天到访的中国首批14个淘宝村之一的军埔村感受尤为强烈。

军埔村在电商界的龙头老大哥的地位,从村口公路上遍布的川菜、湘菜、山陕面馆和大车店可见一斑。操着四方口音的人群在这里汇集,从成山的爆款货品中挑选出自己中意的,再匆匆告别四散而去。做淘宝爆款的生意,意味着快、更快一点。从设计到成品发货、销售往往只有一两个月的黄金时间,这对品牌商、供应商、代理商、分销商都是巨大的考验。

设计预测失误、资金流断裂、人手经验不足……每一次失败对底子薄的农村电商个体来说都是致命的,而“家族”在这场鏖战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支撑作用。在村委会门口军埔电商先行的十二罗汉展板中,许姓占了6个、黄姓4个、杨姓2个,这个简单的统计似乎昭示了农村电商能在军埔村落地生根,枝繁叶茂的奥秘——底蕴深厚的乡土社会网络。在宗族观念下,个人对宗族负责,宗族对个人拥有“所有权”,族人一荣俱荣,一辱俱辱。

早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后的1860年,潮汕成为新一批开放口岸,当地人便围绕在宗族旁侧,以家庭企业的形式激活了经商技能。潮商起步的年代,市场并不健全,缺乏稳固的信用体系,而后者乃商业之本。宗族的出现让这一难题迎刃而解。一个人的信用不足以让商业伙伴信服,但加上宗族里成百上千号人就让人安心得多。商业运作中,宗族更为潮汕人提供了必要的商业资本。当旺季来临需要增加投资扩产时,他们不会去找银行,花数月来办几十万的小额贷款,而是直接找本村宗族组织的标会渡过难关。宗族是农村内置金融服务的信用保障,而血缘为参标人吃下了定心丸。

进入到新世纪,年轻的经商一代凭借祖上积累的敏锐商业嗅觉和原始资本积累,完成了线下到线上,食品到服装产业的跨越。宗族里没有秘密,亲近的人情网络让淘宝的消息传播、经验传授、实体教学几乎是零成本地扩散开来,而原本在外经商和务工的家族子弟也为本村的业务拓展带来了更多廉价的资源和信息。传统与现代在这片土地上奇异又和谐地共生共长着,军埔村随处可见的大伯公庙、宗祠、神位、绵延不绝的香火,与在互联网时代开疆拓土的潮人电商一条街看似貌离,实际上是一对相互依傍的双生DNA。宗族不仅帮潮汕人解决了海盗问题、温饱问题,还帮他们铺就了电商经营的致富之路。

在军埔我们几乎看不到在中国其它普通乡村常见的“993861部队”(留守老人、妇女、儿童)。或父子叔侄相携、或兄弟姐妹相帮,强烈的家族维系让潮汕人走出又回归。上了年纪的传统围寨不远处,是孩童嬉闹、妯娌攀谈的小广场,另一侧则是农民自建的新村。这两年,村里房屋翻新的速度很快,宗室也集资新修了祠堂。放眼望去,脚手架后的多层小洋楼们隐隐绰绰露出轮廓,每一处新搭的脚手架都藏着一颗新希望的种子——新房意味着稳定的新人和新家,人才是乡村发展的永续动力

淘宝村内传统祠堂前嬉戏的孩童

(图片来源;罗震东)


当然,这种自下而上、宗族强权制的发展模式也不是问题全无,政府弱势的困境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村镇电商发展空间有规划却无落实、无管控:农民企业家投资的电商“商品房”七零八落且在大片农地中鹤立鸡群,私人工厂和商铺混作一处,农民自建房的“高度竞赛”愈演愈烈……乡村传统景观的丢失、公共空间的减少、污染造成的环境恶化并没有让这标杆了数年的电商村走向物质生活、精神文明、生态环境共同富裕的淘宝村新境界。在“三生”(生产、生活、生态)友好的终极目标下,军埔村的家族和家庭还要携手走一段很长的路。

农田一侧“鹤立鸡群”的“商品房” 

(图片来源:周思悦)




在潮汕看乡村电商,处处是新奇,也处处是经验。产业的积淀让这片土地在运输和传播媒介的优化下,扩大了形成淘宝村的先天优势,文化的基因则让这粒种子乘着南风开花结果。收尾之时,文章开头烫的那锅鸡丝又一次浮上眼前——将整鸡分解成数个部位料理谓之精细,活捉现杀半小时内送上餐桌谓之迅速、坚持使用上等食材谓之真诚。故土美食是潮汕人的信仰,精、速、诚大约也是潮汕乡村电商精神的执着守候。

烫鸡丝的冬日故事

(图片来源:曹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