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关于全县备春耕期间农户贷款情况的调研报告

政协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委员会2021-01-06 13:11:27

为深入了解全县备春耕期间农户贷款情况,帮助研究解决农民贷款中存在的问题,2018年3月26日至27日,县政协组成调研组先后深入他拉哈镇、胡吉吐莫镇、连环湖镇、烟筒屯镇,召开四个由镇主要领导、村级负责人、农商银行支行负责人、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种粮大户等参加的座谈会,实地走访八个农户和四家农资商店,并结合查询金融机构基础资料,初步了解了备春耕期间农户贷款情况,分析了存在的问题及原因,提出了对策建议。现将有关情况报告如下:

一、基本情况

(一)全县涉农贷款计划投放情况

据县农业局测算,2018年全县备春耕生产总需资金50700万元,其中农民可自筹30400万元。经调查,我县5家主要涉农银行机构(农行、农商行、邮储银行、龙江银行、润生村镇银行)计划投放涉农贷款115500万元。其中,备春耕期间计划投放50000万元。总体看完全能够满足我县备春耕期间的资金需求。

(二)农户贷款发放情况

截止调查日,我县涉农银行机构已发放农户贷款46596万元,占年度计划投放总量的40.34%,占备春耕贷款计划的93.19%。从调查的四个镇的情况看,农商行他拉哈支行已发放2310万元,到5月份尚可发放700万元;胡吉吐莫支行已发放771万元,基本接近尾声;连环湖支行已发放1130万元,尚可发放1000万元,如果能够全部发放,仅农商行一家即可满足该镇备春耕资金需求;烟筒屯支行已发放330万元,根据每年贷款的投放情况分析,该支行的农户贷款投放也基本完成。

二、存在的问题

(一)农民信用状况较差,导致贷款资格丧失。由于个人主观信用意识缺失,部分农户逃废债的问题时有发生。长期积累的结果,相当部分的农户成了信用不良户,难以获得贷款。如连环湖镇涉贷农户2100余户,其中信用良好农户仅500户,占涉贷农户的31%。烟筒屯镇涉贷农户2000户,信用不良农户1000余户,占涉贷农户的50%多。此外,由于历史原因造成该镇“户贷村用”的贷款就有280万元。

(二)缺少有效的抵押物和担保,使部分农户贷款条件受限。主要问题是土地承保经营权和农民住房财产权等农村资源确权颁证进展迟缓,使农户最直接、最便捷有效的资产难以发挥其贷款抵押作用。由于农户之间缺乏信任,个别乡镇还存在互保贷款找不到担保人的问题,贷款途径更趋收窄。

(三)涉农银行机构自身存在的问题对农户贷款也产生了一定影响。主要表现在:一是农贷产品的推广和应用范围有限,虽然推出了土地、农房、草原、林地等贷款品种,但还没有普遍应用;二是农户贷款利率仍然偏高,有的农贷利率接近10%;有的银行机构采取“公司+农户”的方式分摊贷款风险,但公司在提供农资过程中存在加价行为,变相增加了农户贷款成本;三是银行机构服务质量仍有待提高,在农户贷款过程中还存在着手续多、效率低、服务差的问题。

(四)新型农村经济组织辐射带动作用不强。绝大多数农民专业合作社产权不明晰,财务制度不健全,经营管理水平不高,信用资质普遍偏低,不但自身不具备相应的贷款资质,更不具备有效的担保条件,入社社员无法依托合作组织获得贷款支持。

 三、产生问题的原因

 (一)历史原因产生的废贷。一是“户贷村用”。一种是前些年在化解村级债务过程中,村委会将银行贷款分解给欠村委会债务的农户,使得这部分贷款成为废贷。另一种是村委会直接以农户名义贷款,用于村级事业支出,但还贷人还是农户,使得这部分贷款成为废贷。目前,全县“户贷村用”贷款3435万元,这些贷款早已形成呆账,但其不良记录却体现在了农户身上。二是“联保贷款”产生“后遗症”。前些年在推行三至五户联保贷款模式时,因一户到期未偿还贷款使得其他联保户即使已经偿还了自己的贷款,但受欠贷户的影响而成为贷款失信人,被列入贷款不良黑名单,使得这部分农户失去信用而无法再进行贷款。在他拉哈镇调查时了解到,2018年3月25日,县法院对邮储银行三户联保贷款形成不良的45户农户冻结了直补存折、银行卡等个人账户。三是在发展产业过程中操作不当产生不良后果。调研中了解到,连环湖镇为促进奶牛产业发展,曾由镇村协调银行机构以贷款形式为养牛农户购买奶牛,因操作方式不完善,使一部分农户对奶牛质量不认可,拒不偿还银行贷款,导致这部分银行贷款难以收回,农户也成为信用不良户。

 (二)农民收入减少,还贷能力下降。一是由于国家玉米临储政策调整为市场化收购加补贴的新机制,使得一部分农户没有跟上政策调整步伐,部分农民的种植业收入减少,进而影响了农民的还款能力。二是农资价格上涨,种田成本提高,间接导致农民融资困难。据调查,今年化肥平均每吨上涨200-400元,种子每袋上涨5-10元,农药每瓶(0.5公斤)上涨3-5元,亩均生资成本提高30-40元。并且由于多年积累的农民赊销欠账已经让农资经营户不堪重负,今年农资经营户对赊销的容忍度将大大降低。三是连年受灾导致农民欠收,贷款不能如期偿还。农民靠天吃饭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因灾致贫、因灾返贫的现象时有发生,即使有还款意愿也无力偿还,造成放、贷两难。经调查,农商行表内不良贷款余额1582万元中,因受灾而形成的不良贷款103万元,占比6.51%。

(三)农户贷款存量过大,贷款增长空间有限。从全县的农户贷款存量来看,截止2018年2月末,我县农户贷款余额121845万元,比年初增加14074万元,增长13.06%;同比增加11624万元,增长10.55%。从户均贷款情况看,按全县农户总数71886户测算,户均贷款余额1.69万元。如果考虑农商行改制时政府置换的59000万元农户贷款,户均贷款余额2.52万元。因为农户占压贷款存量过大,已有贷款的农户再想贷款变得更难。

 (四)土地、房屋、草原等农村资源确权工作滞后,导致农户贷款缺少有效的抵押物。土地、房屋确权工作虽已开展,但办证工作滞后,有的乡镇甚至还没有开展办证工作。特别是有一些农户没有房产证,据调查,他拉哈镇由于前些年政府工作人员的工作失误,导致相当一部分农户老房产证丢失,一时又无法换发新证,使得这部分农户无法进行农房抵押贷款。 

四、对策建议

(一)加强信用体系建设,营造诚信金融环境。加快建设一个结构合理、功能健全、符合我县农村生产力发展水平的农村信用体系,满足农业发展需求,切实解决农户贷款中存在的根本性问题。一是政府主导,银行机构参与,大力开展信用乡(镇)、信用村、信用户 “三信”评定。对评定出来的“三信”乡(镇)、村、户降低利率、简化流程、增加额度,提高信用乡(镇)、村、户的贷款信用度。目前,县农商行已评选出500户信用户并颁证挂牌,产生了一定的褒奖示范效果,对这些信用户进行贷款时年利率由8.5%下调为7.65%。县委、县政府要支持鼓励这种做法,提高农户的信用意识。二是针对“户贷村用”等历史原因造成的信用不良农户,在准确认定的基础上删除不良记录,理清债务关系,破解村集体、农户与银行间的债务“连环套”。

(二)盘活存量,采取灵活措施激活板结市场。对陈欠贷款一定额度以下,有意愿、有能力的农户的信用状况重新进行甄别和评定,对评定认可的农户可采取灵活方式,搁置陈贷,降低额度重新放贷,激发和提高这部分农户的信用度,促进农民增收,使其有能力偿还银行贷款,形成良性互动,变对峙为合作,让“死水”变“活水”。

(三)加快资源确权,增加农户贷款的有效抵押物。由乡镇主要领导挂帅,分管领导牵头,抽调专人负责,尽快推进农村土地和房屋确权办证工作,增加农户贷款的有效抵押物,拓宽农贷途径。

(四)综合施策,严厉打击治理逃贷、废贷行为。结合全县深化机关作风整顿、优化营商环境活动,由政府组织协调公安、司法、金融等部门在全县范围内组织开展集中打击恶意逃贷、废贷等专项整治行动,遏制和震慑逃贷、废贷行为。

(五)加大宣传力度,提高群众的金融意识。各银行机构要通过电视、宣传片、微信、宣传单等多种形式对贷款流程、信贷政策加大宣传力度,让农户充分了解信贷政策和金融产品,提高农户对信贷政策的知晓率和信贷产品的认可度。

(六)加强农民专业合作社规范化建设,切实发挥示范带动作用。加强政策引导,强化业务指导,提高农民专业合作社经营服务水平和规范管理能力,使其成为带动农民致富增收的领头雁、排头兵,使农民专业合作社和入社社员成为信用良好的农贷客户。

 (七)加强银行机构自身建设,更好服务农民。一是优化农贷产品,使银行机构的农贷产品实用性更强,应用范围更广;二是按照省委书记张庆伟在全省深化机关作风整顿、优化营商环境大会上提出的要求,各银行机构要树立服务“三农”的经营理念,加强内部成本控制,降低利率,让利于民,切实减轻农民贷款负担,形成合作共赢的良好局面;三是各银行机构要强化管理,转变作风,简化手续,便捷服务,努力建成值得农民依赖的银行。


长按识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