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国信证券2016年中期策略会主会场及私募论坛观点集锦

国信研究2021-11-19 14:20:25

1
经济转型与供给侧改革

刘世锦  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中国经济进入增长阶段的转换期,处于结构性减速通道,面临较大增长下行压力。中高速增长的“底”还没有探明,或者说,中高速增长的均衡点还没有找到,还将有一个探底的过程。

实现转型再平衡需要三个条件:一是高投资触底。出口、基础设施、房地产投资三只靴子落地;二是去产能到位。用政府+市场的办法加快去产能过程,是一个可考虑的方案。确定总量,分配配额,允许交易,奖励挂钩,既能实现减产能总量目标,符合市场规律,也能提高减产能积极性;三是新动力形成。制造业中的高技术领域,机器人代替人工等产业升级,新技术、新工艺的创新等。

关注中国经济未来两个底部:一是需求底,投资趋于稳定;二是效益底。关注两指标:一是PPI开始回升,工业企业利润由负转正,并保持适度增长。

供给侧改革的核心是促进要素的流动、重组、优化组合,纠正要素资源的扭曲配置,全面提高要素生产率。防止把供给侧改革泛化,重点是集中到要素市场改革。

如果供给侧改革取得实质性进展,中国经济有很大可能性在2016年下半年或2017年上半年触底,并转入新的“质量追赶型”增长平台。

 


2
土地供应、房价与中国经济竞争力


陆铭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已经出现非常严重的人的配置和土地的配置脱节,即人的城市化和土地的城市化严重脱节,一线城市人的城市化速度超过城市化的速度,而中西部城市和三四线城市,人的速度低于城市土地面积的增长速度。

需求供给的不匹配导致中国房地产市场出现冰火两重天的现象。需求是经济规律驱使的,是由收入、城市规模加城市化带来的移民流入决定的。在需求端,建设用地占比、既有建设用地中商住、工业住宅比例不合理、容积率等因素制约了供给。而在供给端是背离的,恰恰是没有需求,或者少需求的地方供给在增大,这就是当前中国的情况。

中国必须通过增加一线城市的土地供应来缓解房价目前上涨。房地产市场是供给侧改革一个方面,供给侧改革的本质是适应需求,而不是跟市场经济做反向操作。

 

对企业来说,房价被抬高,工资被抬高,利率被压低。用资本替代劳动,是一个背离中国生产要素和存量的变化,是过早的产业升级和过度的资本深化,会削弱企业竞争力。放大来看,就要审视中国经济的竞争力。

 


3
做"宽货币+紧信用”背景下的大类资产配置


董德志   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

     经济下行与通缩风险依然是2016年中国经济发展主流。

     从长期来看,在中国转型后潜在增速的估计是5%到6%之间。在今年中期工业增速水平会跌穿5.5%,全年可保持在6.5%。

    我们判断全年通胀率平均水平接近2%。

    未来政策的判断:“宽货币+紧信用”格局为主。具体体现为:货币端:降准、降息依然在路上,公开市场操作保持平稳或放松;信用端:M2、社会融资、信贷增速持续下行。

    “宽货币+紧信用”格局下,安全资产至上。



4
乌云背后的银线


郦彬   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


     股债关系由正相关转为负相关,意味着流动性的边际变化程度转弱,而经济预期和风险偏好的边际影响有所增强。

 市场运行逻辑发生两个关键变化:一是国内基本面预期——国内来看,市场逻辑由过去的经济越差市场越好(流动性宽松)已经切换到了经济越好市场越好(汇率稳定、资本外流压力减弱、风险偏好回升);二是美联储升息节奏:海外因素对A股的影响程度越来越大,A股走势很大程度上受美联储加息的影响。需要密切跟踪6月份议息会议前美国一系列经济数据、联储官员表态、全球金融市场趋势等。

 对国内经济的预期:二季度之后经济复苏变数加大,关注投资增速。

 短期调控手段和改革目标形成一致成为共识。“补短板”是稳增长与供给侧改革一致的突破口。“补短板”之下,基建投资有望成为新亮点。

政府引导资金“脱虚入实”,且资金入实现象明显。发改委加快了基建项目的批复,投资方向多元化,轨交、公路、机场成为新的投资方向。今年以来,固定资产新开工项目计划投资总额增速骤升,结构上供水、航空运输、水利管理、环境治理、公共设施等子行业投资增速较高。

 关于配置策略:

市场风格下半年重归成长,看好业绩成长 而非“概念”成长。

一类是基建和环保相关的板块,水利、环保、公共设施的管理等。另一类是关注地方政府“补短板”与长期改革实践相结的新成长板块。以浙江、贵州、广东、重庆为例,浙江做了很多小镇建设,涉及到的领域就包括环保、休闲旅游、多元金融、高端装备等等。总体来说还是以补短板为主,而且是新兴产业为主的领域。一类是事件性驱动,建议关注深港通、A股纳入MSCI等事件。还有深市独有的稀缺性板块、QFII青睐的板块等等。









私募论坛主要观点集锦:


当前市场的主要矛盾
陈宇  北京神农投资董事长


    在过去十来年的时间里,社会上可用于投资的闲散资金数量是爆增的,但是可供大家选择的投资上市企业的数量却是非常的少,形成一个很大的背离,这种背离就导致现在的股市在最近十年来的投资收益不高。

目前存量市场2850家企业估值过高,如果我们要想重新回到市场进行有安全边际的投资,就必须要等待市场充分的下跌,给予足够的空间。或者等待监管层勇敢的推动股票市场供给侧的改革,在加强监管的同时,对这个市场优秀企业增加有效供给。

所以现在市场的操作策略对我们来讲很简单,就是等待。一方面要等待整体的估值的下跌,使整个系统的风险进一步下降,一方面要等待新的增量好公司的增加。

 


   投资进化论:
误解与未来
金斌  深圳丰岭资本董事长 


     

    A股市场壳资源很值钱?因为新股供给很少,一二级市场价差非常大,因此很多人希望实现价差套利,而IPO受限制,仅剩下借壳这条路,故壳资源就变得很值钱。

随着市场上的聪明人越来越多,参与套利的投资者越来越多,套利本身的空间就越来越小,因此这类股票的估值空间会被消灭,套利难度将大了许多。个人认为,即使IPO政策没有放开,利用壳资源赚钱也变得困难。

 


从经济新常态到股市新常态
王益聪  上海名禹资产董事长



中央对股市的关注,是有史以来最高的。在4月29号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要保持股市的健康发展,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调节作用。

证券交易所的根本任务是要紧紧围绕供给侧的改革这条主线,立足“三去一降一补”,真正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切实服务实体经济的发展。相关的行动也一个接一个,首先,注册制暂缓,战略新兴板也逐步淡化;其次,是完善退市政策,第一次对违规上市公司执行退市(*ST博元);第三,中概股回归借壳收紧;第四,叫停四大行业跨界借壳。第五,证券经营机构八条底线,压缩基金子公司通道业务,降杠杆。

经历了股灾1.0、2.0、3.0以后,还有股灾4.0吗?我的答案是否定的。第一,权重股估值已经接近历史底部,系统性风险已经大幅释放。现阶段沪深300指数的估值已经非常低,大概是13.8,历史上最低是13.2,这就意味着整个权重指数的风险已经释放得差不多,基本上已经企稳。第二,去杠杆、去泡沫已经接近尾声。融资规模已经掉到8000来亿,因为没有赚钱效应,高成本的资金不可能在里面,慢慢会退出来。第三,国家有很多的筹码在手上,从政策层面来讲,虽然它不会经常性的干预,但该出手时还是会出手的。上述因素表明整个市场应该处于一个波动收窄的状态。

 

 


如何在极丑中寻找极美
简毅  深圳温莎资本执行合伙人



    “逆向投资”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选股上的逆向,大家都看好的基本上都屏蔽;一种是情绪上的逆向,当所有人都满仓时,你的仓位却很轻,而当所有人都绝望时,你的仓位在慢慢增加。

价值投资的本质就是逆向投资。价值不大可能出现在正被人群哄抢的股票中。

逆向投资A股筛选三个关键点:一是逆向并进、理解同向。前者要做好价格保护,后者重在理解趋势。二是建立在大量调研和数据分析基础上的深度研究。三是择时,不是绝望,而是遗忘。

逆向策略主要集中四种A股:第一是市场阶段性关注程度较低的,第二是由于突发事件造成影响的,第三是基于并购重组但市场存在分歧的,第四是潜在市场。

 

正确把握逆向投资的时间跨度,国内大约配置在两到三个季度方能见效。

 

 


新娱乐与旧消费
刘天君  上海泰旸资产总经理



    传统消费的结构性亮点:以白酒为代表的食品饮料领域基本面出现明显改善;家电领域出现消费升级与技术革新的新趋势——大白电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高、高端产品份额不断扩大、净水器等新品类市场潜力巨大。

 

以传媒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消费增速超过消费总额增速,新兴消费成为经济增长新动力。

 

新消费细分领域:

电影——供需两旺,国产影片市场份额不断提升,院线保持高速发展。

电视剧——整体供大于求,但精品剧受热捧,渠道网络化是大势所趋。

游戏——总体上分化明显、竞争加剧,细分可期,移动游戏精品化深挖用户价值是趋势,自研网游加速海外拓展。

社交直播——娱乐产业正式进入直播时代,代表:在线秀场、游戏直播、移动直播。

旅游——出国游仍处培育期,迪士尼成国内游新热点。

线下演艺:旅游演艺一枝独秀,33%增速拉动全行业增长。



经济和市场的各种纠结之下的九个判断
唐建伟   上海孟谷投资 投资总监


 

主要观点:

1、稳增长让位供给侧改革。

2、中国经济运行呈“L”型,其中一竖基本走完,未来一段时间或三到五年的时间经济窄幅波动,就是L型的这一横。

3、货币政策总体宽松的总基调不变,具体的节奏取决于宏观调控的需要。

4、通胀通缩概率都不大。

5、经济风险可控,股灾4.0发生概率降低。

6、汇率还要贬值,但不会爆贬。

7、房地产时代已经过去,住宅回归居住功能。

8、股市回归本源,恢复市场机制调节作用,国家干预慢慢淡出。

9、供给侧改革会造成短期阵痛,但是为经济创造长期增长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