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佳士得2017全球市场报告,亚洲市场有哪些新动向?

古董藏品鉴定评估交易2019-05-27 06:26:07

魏蔚:2017年佳士得全球成交额同比增长26%,达芬奇的《救世主》和藤田美术馆专题等都表现出众,诸多因素推动了2017年的成交额增长,也是我们从2011年以来成绩最好的一次。不仅总成交额,亚洲艺术、印象派、战后当代、古典艺术等板块都取得了业内第一的成绩,全球成交前十大艺术品有7件来自佳士得。而且,亚洲市场占到全球的31%,成交额同比增长了39%,新增客人中22%来自亚洲,都说明了亚洲市场的卓越表现。

29.57亿元的达·芬奇《救世主》吸引全世界的目光;31件日本藤田美术馆旧藏的中国艺术精品斩获18.117亿元;全世界成交前十大艺术品中有7件来自佳士得;世界范围内佳士得在亚洲艺术、印象派、战后及当代、古典艺术板块占据业内第一......佳士得2017年的战绩斐然。

达·芬奇  《救世主》 4.503亿美元  佳士得纽约  由阿布扎比卢浮宫竞得

  在最新出炉的《佳士得2017年全球艺术市场报告》中公布:佳士得2017年成交总额高达51亿英镑(66亿美元)位居全球第一,同比增长26%,是为佳士得2011年以来的最好成绩。

  

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

  “这是我加入佳士得以来,年报发布最感轻松的一次。”佳士得拍卖亚洲区总裁魏蔚也第一时间接受雅昌艺术网的独家采访,其中特别提到亚洲藏家的购物单,在佳士得全球范围内亚洲艺术交易表现最为强劲的一年,亚洲藏家的购物单中48%是亚洲艺术,52%是非亚洲艺术品,亚洲藏家对于西方艺术的购买力和意愿不断加速,这种趋势在2018年度会进一步放大。

文森·梵高  《田野里犁地的农夫》 8131.25万美元   佳士得纽约   由亚洲藏家竞拍

  佳士得在2017年度共举行了15 场亚洲艺术网上拍卖,包括“中国艺术”系列,以拍品计算的平均成交比率达92%。亚洲客户的购买力更是不可小觑,在《佳士得2017年全球艺术市场报告》中表示,来自亚洲的客户持续扩大,带动区内成交额上升了39%,更是占据了佳士得全球成交总额的31%,其中在超过100万英镑成交的高价位拍品区间内,亚洲客户带来的成交额增加了63%。

  在佳士得纽约印象派与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中,来自文森·梵高的作品《田野里犁地的农夫》,就被亚洲藏家以5.14亿元的价格竞得。

  除此之外,在网上拍卖中,亚洲买家人数较之上年也增加了23%,其购买方向集中在亚洲艺术季奢侈品,网上拍卖中亚洲艺术板块的成交总额也上升了32%。

 

佳士得香港2017年秋拍现场

  而在亚洲范围内,佳士得香港更是在春秋两季连续刷新艺术大师赵无极作品的世界拍卖纪录,同样是在佳士得香港秋拍中,傅抱石凭借2.05亿港币成交的《琵琶行》,一举创下傅抱石人物画的最高价纪录;

  同时,佳士得香港亦积极引进西方当代艺术,2017年春拍引入西方战后当代艺术,秋拍则在亚洲范围内首次设置了“亲爱的莫奈”专场,此外还以私洽的形式进一步引入西方当代艺术,这无一不说明佳士得对于亚洲市场以及亚洲藏家的重视与布局策略。

 

宗器宝绘 — 藤田美术馆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拍卖现场

  雅昌艺术网:在收藏偏好和趋势上,亚洲藏家在这一年有哪些特点?

  魏蔚:亚洲藏家在这一年表现抢眼,买了不少“大货”。诸如藤田美术馆的专场,伦敦和纽约的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战后及当代艺术几大晚拍,还有在香港的赵无极、鱼藻罐、中国书画等,亚洲藏家在王牌拍品有很强的购买力。

  其中有个数字让我意外,“主要购买亚洲艺术”,一直是对亚洲藏家的刻板印象,而从2017年的成交数据来看,亚洲藏家的购物单里,48%是亚洲艺术品(包括现当代艺术、古董、书画等品类),特别是藤田美术馆的重器,单场就超过3亿美金。在亚洲艺术表现强劲的一年,亚洲藏家的购物单里居然有52%的非亚洲艺术品,说明亚洲藏家对于西方艺术的购买力和购买意愿上不断加速,我估计这种趋势会在今年进一步放大。

  购买西方艺术时,亚洲藏家目前首选还是一线作品。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因为起步晚,而且首先进入西方艺术领域的客人一般都是大藏家,起点很高,有实力进入高价区。第二,亚洲藏家对西方艺术的认知和研究还没有那么深入,出手晚拍甚至封面会更保险,所以亚洲藏家流行买“尖儿货”,相信亚洲客人在2017年的这个特点会在2018年延续。

赵无极 《29.01.64》  2.026亿港币   佳士得香港    刷新画家世界拍卖纪录

  雅昌艺术网:在亚洲市场,今年的现当代艺术版块中,连续两次打破赵无极的个人纪录,同时西方现当代艺术也逐渐进入亚洲拍场,您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

  魏蔚:2017年的亚洲现当代艺术中,赵无极等几位老先生的作品表现抢眼。重点还在征集上,佳士得比较幸运,拿到赵无极的两张生货,对市场产生很强的刺激作用,也让赵无极的作品在亿元级别上站稳了,将来如何建构20世纪现代艺术的市场格局,对拍卖行来说仍然是重要课题。在当代版块来说,日本当代艺术表现强劲,东南亚表现稳定,同时我们尝试引进西方当代艺术,和全球市场的战后当代版块结合。国际大拍卖行都在做类似的努力,对于藏家来说,东西方当代艺术的区隔正在逐渐淡化。

  引入西方现当代艺术方面,2017年春拍我们引进了西方战后当代艺术,秋拍则引进了莫奈的专场,没有把西方当代艺术放进拍场,而是选择了私人洽购,方式相对隐蔽一些,单价和成交额都更高。在现当代艺术方面,顶级画廊和博览会的变化更值得注意,他们对西方艺术品的吞吐会有更大的影响,对藏家的教育力度也更大。同时,还应该注意到,中国内地美术馆的西方艺术展览也在增加。这是了解、熟悉、研究再到收藏的绝佳路径。因此,西方艺术在亚洲市场中的表现,是因为美术馆、画廊、艺博会、拍卖行等各方面因素,共同推动这个潮流。

乐从堂珍藏 明嘉靖 五彩鱼藻纹盖罐   2.1385亿港币 佳士得香港

  雅昌艺术网:2017年佳士得在瓷器杂项方面似乎有独特的全球布局,在纽约、伦敦和香港都有出色的成绩,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局面?

  魏蔚:我们在纽约、伦敦、巴黎和香港四个拍场中都有瓷杂版块,比如1.3亿元的粉彩花蝶纹如意耳葫芦尊就在伦敦成交,藤田美术馆的藏品在纽约拍出,曹先生的乐从堂藏品在香港成交,几个拍场的买家大多来自亚洲。我们的策略是,市场需要什么,我们去找什么。市场表现是跟我们的营销能力息息相关,生货如何研究、熟货如何进行营销,很考验拍卖行的能力。

 傅抱石  《琵琶行》 2.05亿港币  佳士得香港  创下画家人物画最高价纪录

魏蔚:公司管理的因素发挥很大作用。2017年佳士得在全球做出很大调整,把伦敦南肯中心关掉,从“量”往“质”走;第二,对业务部门做了一次全面梳理,原来有88个门类,现在分成10个业务部,这种集中管理对于征集和出货都有非常好的疏导作用;第三,佳士得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后台数据系统,两年前上线,今年仍然在继续迭代,后台形成数据分析的清单,从众多的藏家库中精准找到需求,提取、分析数据,然后进一步推动展览、路演、专家讲解;第四,就是管理方式和团队写作的结果。以傅抱石的《琵琶行》为例,根据以往的经验,似乎估价不低,但同时有五六个新藏家关注,就有赖于团队的协作。当市场中有明星拍品出现的时候,至少有十个人要围着它转三个月,达芬奇《救世主》这样的拍品则要转半年,欧洲、美洲、亚洲区都要互相配合。

南宋陈容《六龙图》4896.75万美元  佳士得纽约

  雅昌艺术网:近年来宏观经济的波动是否会影响佳士得的业绩,又如何进行调适?

  魏蔚:宏观市场或许有波动,可既然已经在亚洲市场进行多年积累,就不能归咎于外部因素。因此拍卖公司也要做文化上的调整,区域之间、业务之间、前后台之间协作打组合拳,譬如有藏家叫了小一口,这笔预算是很有可能购买其他藏品的。拍完《救世主》之后,我们就敏感地捕捉到钱在哪儿,这个钱回到亚洲又会形成购买力,所以需要抱团作战。所以我会参加纽约、伦敦的拍卖,就是寻找机遇。极少有藏家一门心思在某一品类上,所以要注重藏家口味的改变和资金流的迁移,交叉销售等方式就非常重要。喜欢齐白石的藏家,也可能喜欢西方某个大师;喜欢赵无极的作品,也很容易喜欢西方的抽象作品,这时就可以做一些对比,后台会有专门队伍来做这样的嫁接。这样的纽带部门,有助于大家抱成团。藏家往往是跨界的,也要求拍卖公司进行横向的联结,这促使佳士得在组织结构和考核机制有更多的变化。

  雅昌艺术网:您如何评价佳士得在中国内地的市场表现?未来会如何经营在内地的市场?

  魏蔚:佳士得在中国内地的运营已经很稳定,地方政府、文物部门、拍卖协会也都非常支持。短期内在上海的拍卖规模可能不会有太大突破,毕竟经营范围有限。目前来说每年一拍,成交总额在1亿人民币左右。但未来对中国内地的投资力度也不会减缓,中国市场的经营还有“墙内开花墙外香”的作用。同时,我们在北京和上海有两个展示空间,可以开展预展、讲座、私洽等系列活动,有机会跟藏家进行深入的交流,形成平台。因此不能仅从上海拍卖的成交额来评价中国内地的业绩,我也很看好对内地的投资,有如此庞大的市场空间,对于亚洲市场也有决定性的意义。

“佳禧”私洽展览现场  佳士得北京艺术空间

  雅昌艺术网:刚刚在北京开幕的“佳禧”私洽,似乎是佳士得的一次试水,连续两年,“倾彩”都在亚洲市场被重点推介,您如何看待未来佳士得在私人洽购方面的发展?

  魏蔚:北京的“佳禧”私洽展览是我们一次新的尝试,直接从内地征集、销售,人民币结算,这也是内地团队寻求造血功能的重要举措。我们在北京和上海有自己的业务团队,无论成功与否都意味着跨出了有意义的一步。

倾彩——西方大师艺术展  佳士得香港

  在香港,“倾彩——西方大师艺术展”已经形成品牌,2016年首次引入亚洲市场,当时主要的藏家都来自于西方,2017年的成交额与2016年差不多,但藏家主要来自于亚洲,这是比较大的变化,也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在未来私洽的力度一定会加大。巴塞尔艺博会和知名画廊活跃度都在提高,可以看出以展览的形式还有很多空间,藏家也有需求,同时私洽这种形式也更加轻巧和私密,另外,亚洲的客人似乎更喜欢在价格谈判中掌握主动权,因而私洽这种形式很受藏家的欢迎。

  “倾彩”有很多过千万美元的作品,一场的威力不亚于夜拍。佳士得作为一个全球公司,不是单纯进行区域核算,那样只会“各人自扫门前雪”,而是将亚洲作为成本中心,拓展全球业务。“倾彩”就由全球总裁牵头,得益于全球市场古典艺术、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战后及当代艺术三大部门的支持,也会在亚洲会坚定不移地做下去。

  雅昌艺术网:在2018年佳士得还会有哪些重点的举措?

  魏蔚:在纽约亚洲艺术周,会有临宇山人的珍藏,在此之前,伦敦还有一场很适合亚洲藏家品味的印象派和现代艺术专场。更值得期待的是,纽约即将上拍“洛克菲勒家族”珍藏,有洛克菲勒非常喜欢的莫奈作品,还有一张作品可能打破马蒂斯个人纪录。相信全球都会关注这个传奇家族,不仅有艺术品,还有洛克菲勒家族的日常用品,借此机会窥见美国第一家族的收藏和生活,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我公司是一家整合艺术品交易模式,以推动艺术品进入金融市场为蓝图,有效运用艺术品商业模式,和海内外一二线知名拍卖行合作,参与知名大型展会、并为客户提供寄售,鉴定融资,艺术品修复,网络销售,科学检测,个人专场,会展策划,艺术品鉴赏培训等服务为一体化交易服务平台,在不远的将来,艺术品将作为真正的金融货币在市场流通,艺术品价格将不断攀升,投资者将从房地产和股票套现转移投资,而 多元化经营、拥有完整营销网络的专业艺术品投资公司将会成为未来行业中的中坚力量,受到业界的青睐。


公司本着“真、精、稀”的理念,坚持“公平、公正、专业、专注”的原则,始终将客户的需求放在首位,为每一位客户提供最优质的服务。为每一件藏品进行最全面的市场分析和最有效运作模式,同时为客户提供一个良性的互利平台,为中国乃至全球艺术品市场营造更好局面,为客户投资艺术品奠定重要基础。


公司旨在弘扬中华民族文化,提高中国艺术品在世界上的地位和影响力;为海内外客户和机构提供一个高层次、高品质的文化交流平台。 随着国内艺术品市场的蓬勃发展与多元化需求,禾源正以沉稳的步伐去开辟艺术品市场的新方向,建立了国内最先进的高端客户数据库采集系统,为高端藏品的信息传递提供了有效的保证;率先推动了艺术品整合交易和艺术品进入金融市场的崭新理念。同时公司与众多国内外知名专家、私人收藏家及艺术品相关从业机构,提供专业、优质、便捷的服务,以致力于艺术品的流通环节,全力打造真正的文化产业高效服务,为卖家和买家构建一个健康、良性、公正的流通平台。



家有藏品想出手的请联系公司征集部负责人:陈总监 13316432843  微信1738747716,手指长按下图可直接加我私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