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证券公司联盟

牛冠全球:A股市值突破10万亿美元 证券化率超100%

每日经济新闻2019-07-05 03:06:37


◎每经记者 刘明涛 黄修眉


新增市值5.59万亿美元,超日本股市市值总量;总市值飙涨至11.58万亿美元,首破10万亿美元——2015年的A股,注定载入全球资本市场的历史。


这一轮牛市的开启,让A股证券化率(股市总市值与GDP的比值)大幅飙升。仅从年初至今,A股总市值已经增长了93.3%,新增部分已经超过了世界第三大资本市场——日本股市。若以2015年中国GDP总值68.1万亿元人民币(预测数)计算,A股证券化率已经高达105.56%。


证券化率较高意味着虚拟经济规模较大,在国民经济中的作用较大。英美等成熟市场资产化率一般都超过100%,新兴市场大约在70%~90%。相比日韩两个邻国,他们均在证券化率突破100%以后出现了股市泡沫的破灭。A股证券化率“破百”,是否是一个预警信号?


A股市值半年接近翻倍


从500亿美元到11.58万亿美元,短短20年间,A股总市值已经产生质的飞跃,跃居全球第二大资本市场,仅次于美国市场。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A股近20年经历两次高峰,一是1999年至2001年之间的牛市,牛市破灭后进入长熊;而始于股权分置改革的2005年至2007年大牛市,让A股总市值达到第一次高峰,随之而来的熊市又让A股跌入谷底;时至今日,A股再度实现突破。


数据显示,在1995年年末,A股总市值只有522亿美元,1999年科技浪潮来袭,A股迎来一次牛市,总市值水涨船高,增至7161亿美元。而随着科技股泡沫破灭,A股又被“打回原形”,市值最低跌至2005年的4927亿美元。


2007年,牛市达到顶峰,当年A股总市值达到惊人的5.25万亿美元,一举奠定中国在全球资本市场的地位。不过疯狂之后,A股2008年惨跌一年,到当年年末,总市值回落至1.95万亿美元,缩水62.86%。


接下来5年时间,A股总市值再未超越2007年。直到2014年,新一轮牛市开启,当年末A股总市值达到5.99万亿美元。


今年以来,随着股指一路上行,A股总市值也在飞速增长。据彭博数据统计,截至上周五收盘,A股总市值突破10万亿美元,达到11.58万亿美元。较去年底增长了5.59万亿美元,新增市值部分就已经超越了日本股市总市值。A股也坐稳了全球资本市场的第二把交椅,仅次于美国的25万亿美元。


而从2008年至今,A股总市值已经增加了9.68万亿美元,涨幅高达500%;同时期的美国股市,则从11.74万亿美元上涨到25万亿美元,涨幅为113%;日本股市同期上涨幅度则为58.38%。值得一提的是,从2015年初至今,中国股市总市值涨幅已为93.3%。


A股最高证券化率123%


在总市值突飞猛进的同时,A股证券化率也在快速攀升。根据中科院年初发布的《2015年中国经济预测与展望》报告预测,2015年中国全年GDP总量为68.23亿元,而A股目前总市值为11.58万亿美元(约合71.89万亿元人民币),证券化率已经达105.4%。


股神巴菲特曾数度表示,任何时候衡量股市估值水平的最佳单一指标就是证券化率,因为总市值增长速度与国民经济增长应当基本一致。根据巴菲特的分析,过去80年,当美国上市公司总市值占GDP的比率在70%至80%时,买入股票长期持有可能会让投资者有相当不错的收益。因此他认为,这一比率的最佳范畴在70%到80%。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虽然美国股市证券化率常年维持在100%以上,但纵观美国几次股市泡沫时期,其证券化率都大大高于平均水平:美国股市的证券化率在1999年达到巅峰——近200%;2000年,美国股市的证券化率依然高达183%,随之而来的便是互联网泡沫破灭。代表高科技的纳斯达克指数随后从2000年的最高5132.52点,下跌到2002年的最低1108.49点,2年跌去近8成。而在2007年,房地产泡沫与信贷泡沫爆发之际,美股的证券化率也飙高至135%。


韩国和日本在历史上也都曾出现证券化率超过100%的情况。韩国在2007年、2010年和2012年三度超过100%,但其他年份的平均比值在80%左右;日本在2005年到2007年的三年间超过100%,2007年之后则大幅回跌至平均65%左右。


从A股自身发展历程来看,几次大牛市期间,证券化率也达到高位。2007年4季度时,A股的证券化率达到123%的历史峰值;2009年4季度,则跌到71.5%。不过与发达国家有所不同的是,我国股市的流通市值占比仍相对较小,仅为总市值的三分之一左右。当大多数股票处于不能流通状态时,股市充当经济“晴雨表”的作用难以完全体现,所以实际的证券化率并没有那么高。反观国外,大多数成熟资本市场都基本处于全流通状态。


历史上美日等国的资本市场都曾出现过证券化绿超出平均水平的暴涨,而后随之出现的却是股市泡沫的快速破灭。欲了解美国、日本以及更多国家资产证券化率走势与股市走势关系,敬请关注公众号每经投资宝(mjtzb2)。


延伸阅读:


郑眼看盘:干扰因素增加 警惕震荡宜观望


◎每经记者 郑步春


上周五A股续涨,各指数涨幅区别不大,其中沪指涨0.87%至5166.35点。当天盘面有个小插曲,这便是午间中国重工临停,这引发下午相关个股暴涨,对股指起些支撑。稍晚股指有波跳水,但其后银行股拉升,最终股指得以平稳收盘。


小票表现仍相对稍好,但不少次新股周五由涨停到打到接近跌停,追高者损失惨重。周五盘前笔者已提示了次新股风险,因该风险是相对明显的——回顾5月上旬,当时许多首次打开涨停的新股在巨量换手后又连拉十几板,如鲍斯股份、星光农机等。错过那轮机会者必扼腕长叹,这回就可能抢着坐轿。主力不可能为散户抬轿,故“使坏”的动机偏大,且极易得逞。


中车仍在下跌,只是跌势有所放缓。最近有人称中车为“中石油第二”,这种说法或会诱发些额外抛盘,从而暂加速了杀跌。笔者认为,若说中车估值过高、有调整压力也许并没有错,但若说“中石油第二”可能有些过了。


当年中石油下跌途中不断有人抄底,因无人能预见到该股居然会跌得仅剩零头,“多头不死,跌势不止”正应验在中石油身上。中车情况显然不同,“事前诸葛亮”太多,故主力也只能被迫变招。此外,中石油起跌时流通盘仅40亿,三年后才变成一千多亿,而中车不存在此问题,这一条也很关键。


笔者认为持有中车的投资者不宜因流言而恐慌杀跌,更不宜人云亦云。就股理来说,“事前诸葛亮”若多,走势反而易于反复,故“待反弹后再减损出局”应非应景空话,或许会有些现实意义。


本周投资者应警惕股指震荡,这不仅仅是因IPO将至,更是因为股市高热的负作用其实已日益明显。


笔者认为,大学生炒股倒也罢了,农民无心种地显然是个大问题,许多民企无意实业而将精力投向股市自然也是很大问题。还有,本周起不少银行将首发大额存单,这看似不太起眼,但其实也是潜在的干扰因素。